第53章 53.牧羊人比钅昔

整日的躲在宿舍中。

蔚曼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是不会说出去的。

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凡瓜花钱请中鹄几人吃饭,他说是为了庆祝几人初次登台。

“还开庆祝会呢,还没唱完就被主持人赶下来了,倒不如改成反省会。”

那时候甚至所有人都把这场演出当成一个逗他们乐的玩笑。

一半在笑,一半在抱怨。

真丢脸,而且还浪费了我那么多宝贵的时间。

凡瓜将满杯的饮料递给了恩。

凡瓜知道恩的梦想,就同禾一样,他的梦想也是想当一名音乐家。

他甚至在演出的前给凡瓜换了一架新鼓。

“那就叫纪念会吧,以后每年的今天都举办一次。”凡瓜说。

“算了吧,你不是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吗。”中鹄说。

想了想,还是叫庆祝会好。

恩不再说话,凡瓜也不再说话。

蔚曼和久还没到,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到,菜点的不算多,不知道等他们到了,还能剩下些什么。

禾点了点头。

她应该是记下来了。

应该不会忘吧。

蔚曼和久是一块赶来的。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们,你们想先听哪个?”蔚曼坐了下去。

“好的。”

凡瓜皱了皱眉头。

“好消息是咱们可以以“有点儿难听”乐队的名义参加各种活动了,名字是由坛主亲自决定的,它从四个名字里脱颖而出。”

蔚曼说着,夹了一筷子牛肉吃。

“那坏的呢?”禾问。

“我们以前练习的地方被一群画画的给占了。”

久也坐了下去。

这不都是坏消息吗,反正同好会已经叫中鹄同好会了,为什么乐队就不能叫“中鹄乐队”呢,中鹄吃着菜想道。

我们就应该等他们吃完了再说的,久见其他人都默不作声,便这样想到。

蔚曼又夹了一筷子牛肉,边吃边看着久,心里想到:别带着我们啊,坏消息可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算了算了,没地方可以再找嘛。

“干杯干杯,为了庆祝我们的初次正式登台。”

凡瓜举起了杯子。

其他人也跟着举起了杯子。

然后碰杯。

然后便继续吃菜,没有再说话。

以后还是决定每年都举办一次纪念会。

.......

庆祝会前。

一张纸上写的:

台下时,他们练习摆大烂,台上时,他们装葱又装蒜。

他们知道他们是生活在污水旁的青蛙,当然,青蛙堆里边也混有癞蛤蟆。

不要去猜,不用去猜。

癞蛤蟆们总有一天会自己主动站出来。

不用去猜,不要去猜。

上锁的木箱总有一天会被打开。

青蛙活该,癞蛤蟆也活该?

我们生活在污水旁。

让我来猜,用右手指向癞蛤蟆,伸不出右手的那只就是青蛙!

呱呱呱。

作词人:蔚曼。

“这就是你花了一周时间所写出来的歌词吗,蔚曼?”久看完这张纸后问道。

“是的,请不要惊讶,写诗作词一直是我最拿手的。”

说着,蔚曼又动笔写了起来:

鸿鹄当有高远志,何必安居蜂鸟世。

鼓琴又蹉跎时日,蔚曼动笔提此诗。

河畔多有痴情事,常见却不知凡几。

久居蜂鸟时遇恩,感于相聚华通南。

感谢生于世,感于.......

久一把将纸夺走:“别写了,我有事要通知你。”

“行,你先把纸还给我,这诗我还打算一会儿再庆祝会上念呢。”蔚曼将纸又抢了回来。

......

快走吧,再快点。

好了,今天“有点儿难听”乐队的成员们过得都很开心,可惜他们的练习室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