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51.人前人后把牛惊呆

曾经有七个学生,他们是学院的一个奇迹。

他们总是聚在一起,也没有其他人去理会他们。

他们是谁啊。

我在申请表上看到过他们的名字。

他们是中鹄,姜绊绿,久和禾,还有其他年级的凡瓜,恩和蔚曼。

不过呢,这个同好会的名字起的很有趣。

是中鹄取的还是久取的呢?

同好会的名字是由禾取的。

禾是谁呢?

禾是一个丑陋的学生,她平日里不说话。

她会遮住脸,试图加速时间。

她希望夜晚能变得长些,再长一些。

她希望自己在白日里可以隐于布袋中。

藏在布袋中的感受禾从来都是不愿意回忆的,诉说时,她也只是说感觉那时就像沉于深海中一般令人窒息。

她也愿意与人交往,但交往的对象更能衬托她的难看。

禾很难看,不将布袋套在头上会让她感觉难堪。

禾遮住容貌,别人是无法窥探的。

禾走在街上,行人们都要远离她五米。

禾会趴在桌上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事,偶尔她也会对自己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

他们会说禾是一个令人厌恶的人,他们会说禾是一个不与他人融合的人。

禾就连在走廊中靠着墙站一下都变成了一种罪大恶极的错误。

禾也会有所失落,她遮住脸试图让时间加速,但她追逐着她的梦想,从不止步。

尽管她被各种人拒绝,但她的容貌绝对隐藏不住歌唱的天赋。

后来她认识了中鹄,同好会的成立也是因为她的加入。

她的面上依然遮住布,她初次登台眼神依然有些无助。

但同好会的成员都为她指路。

凡瓜说禾与曾经的他有些相似,他对她说大胆点吧,一口气跑完这条充满希望的路。

禾取下来布,看清了路,初次的演出展现了惊人的天赋。

可惜的是那次演出并没有多少人观看,寥寥无几。

是这些人给予了禾勇气。

但是禾的自卑感没有减少,在同好会中她永远是说话最少的。

嗨嗨嗨。

算了,话少就话少吧,中鹄同好会又不举办辩论赛。

无可救药的是对爱好的执着。

初次登台后,禾将音乐从梦想改为了爱好。

你不能总是希望一块石头开口说话吧?

“怎么还老不乐意上台呢,你的歌唱的绝对比咱同好会的任何一个人都好,以后你可就是c位了。”

“我丑。”

禾说海报要把她放在最边上,舞台站位也一定要安排的靠后。

“你怎么会这么想啊,有歌唱的天赋就去唱,听你唱歌的人又不用眼睛去听。”

凡瓜建议接下来的演唱会都让禾当c位。

“哥,要不这样,咱开演唱会的时候给每个同学都发个眼罩让他们带上,然后咱再唱给他们听,让他们不知道是谁唱的又是谁弹的,让他们去猜。”蔚曼说。

“对,到时候,他们眼罩一摘消息一传,让你去猜是谁先传的。”中鹄说。

“停停停,我宣传图都做好了。怎么,你想让我再P七个头套上去是吗?”

知道吗,人要尝试,结局失败那就从头再来,尝试一千遍一万遍,或者换条路再去尝试。

一定要试,不自信也去试,总比站在原地后悔要强。

失败远比不试强吧,不能总去害怕结果吧。

这话是说给禾的。

你看我现在难道不失败吗?

试了我会失败,不试我也会失败啊。

那你就笑,高兴的笑不高兴也笑,在别人看来你就是在为自己骄傲。

嗨害,今天过得高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