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6.牛唇不对马嘴之歌

一梦西洲,涟漪。

走过烽烟似雾之路。

隐退的骑士今天到达极地了吗?

失忆者错别清川。

离别者为离别者歌唱。

清风如雪,吟者应知天命。

勇敢的花可以梦见猫。

勇敢的猫可以遇见花。

永远究竟有多远,雨落到我身上究竟花了多长时间。

要花很多很多的时间。

悠悠的开花声,悠悠的漫长。

他们一般都将疯子默认。

但我的名字却叫恩。

母亲教会我不能去恨。

父亲告诉我凡事先学会忍。

他们都说世界白黑两分,一时间,我也想做自己的守护神。

他们都说那万斤铁块被白羽压倒。

他们都说那是为疯子在做告祷。

花落花坠,下次究竟谁吹。

传来传去,下次究竟谁追。

疯子的人生开头为什么写悲。

站在昏暗棋盘,作为棋子何处落泪。

他们究竟如何分配。

人们究竟为何要被分类。

他们一般都会将疯子默认。

但我的名字却叫做恩。

人们为什么一定要被分类。

人生明明有千万种类。

人生活着就要经历千万种累。

人生总要独自抹眼泪。

父母希望我可以形容的隐晦。

树叶积攒太多所以我难以理会。

街道路上人来人往又有谁会去在意种类。

在灯光的照耀下我们不惧吻泪。

没有人理会。

没有人羞愧。

没有人不对。

开头没有悲,中端没有泪。

就这样主张写下他人的结尾。

这是好的结尾,为此抹杀掉了全部他存在过得痕迹。

他引爆的前一刻,在十秒后。

“满脑子豆腐的人,就算被切成粉末也无所谓吧。”

爆炸吧!

让我们站在人群反复掀的起浪波的道路上。

让我们站在色彩灰暗的人群中成为彩色的。

“让我们.....”

“让我们.....”

让我们逃离这个鸟笼,让我们不再被别人愚弄。

让我们掀起一阵真正的浪潮,那是可以让时间改变的。

“让我们......”

“让我们。”

“让我们。”

“让我们。”

“就让我们,去做掀起海浪的第一人吧!”

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海浪,所以我们不惧前进。

我们始终是我们。

今天,他们过得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