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inutility

本来我只是想送她紫罗兰,但后来我发现杜鹃花更适合她。

“这里除了我们三个以外没有其他人,是一种令人值得回忆的场景。”超牛说。

可怜的莱德茵,可怜的超牛。

就如同雏鸟一样,一直被困在鸟笼里,镶着镀金的豪华鸟笼。

在莱德茵的视角中,到底什么才是值得回忆的?

是最初的相遇还是如今的重逢,仔细想想,我才是那个打破鸟笼的人。

她和那只牛之所以可以在永无止境的孤独的迷宫中长久生存,都是因为曾经没有人可以打破平衡。

这么说来,曾经真的没有人可以打破平衡吗?

倘若我不是第一个,那么我所站的那一方,究竟是哪一方。

我深信我的出现是因为某神的指引。

那么如果我抹杀其中一位,是否就可以替代它了。

“这次逃跑,我们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所以莱德茵,你要有随时面临成为食物的思想准备。”

蔡子秦晃了晃手中的一把短刀,然后看着莱德茵。

莱德茵瑟瑟发抖:“人类的本质是冲动,冲多的本质来自于认知。”

面包某某安抚着莱德茵,她一边说她坚信蔡子秦不会那样做,一边摸了摸口袋中藏着的玻璃碎片。

“这把刀,你从哪里弄来的?”面包某某小心的问道。

“入学那天从坛主桌上拿的,以防某天遇到像这样的情况。”

蔡子秦将短刀别在腰间。

“那样很危险。”面包某某说。

“不这样更危险。”蔡子秦说。

一只青虫在叶上偷吃时,被一只鸟儿一口吞下,野猫见状一爪将鸟逮住并迅速叼走。

养鸟人悲痛不已,他后悔开启鸟笼的门,但他把更多的责任归于野猫身上,他将野猫一脚踹开,然后迎接他的,是他人的指点。

“真是的,一点也不懂爱惜动物!”

“就是,它招你惹你了?”

他试图辩解:“不是的,如果那只猫没有将我的鸟吃掉的话,我也不会踹它啊。”

“它只是饿了而已,捕食是它的本性。你养鸟不就是为了开心嘛,它可是为了生存啊。”

最后那位养鸟人被关进了鸟笼,日日夜夜被家猫观赏。

“其实我以前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自由自在。”

“我知道。”

一路向东走,最后会到达一个叫做“狂东”的国家,那是东方最大的国家。

经过几分钟的时间凝固后,面包某某将衣袋中的玻璃片拿了出来。

“是这样的”面包某某说:“我选择信任你们,毕竟都是一起逃出来的。”

说完,她把玻璃片扔了出去。

蔡子秦拍了拍超牛,他说:“我知道你这家伙是不可能伤害我们的。”

莱德茵反问:“那你呢?”

这是一场狂热的变动,除了不安以外的人都可以享受到。

“loser7627号!听着,我从来不对朋友出手,即使它们和我不是同一个物种。”蔡子秦笑着说。

这是一场无益的比赛,谁先发现,谁就输了。

问题解决后,三人一路向东走。

今天,面包某某和莱德茵还有蔡子秦过得开心。

面包某某邦邦给了莱德茵两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