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29.怀念秋天的牛

至高无上的坛主哦,他究竟会以怎样的姿态面对失败而归的光荣的卫士们呢。

“听着,坛主先生,这件事情不能够全怪我们,我们追了一个晚上,但我们没有想到他们那边会有会飞的牛。”

另一个人抢着说道:“不仅如此,那三个人从悬崖跳下去竟然毫发无损!这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可能,那你说他们是怎么逃的?”坛主说。

那个人想了想,然后说:“如果是您亲自出马的话,他们绝对不会逃走的。”

其他人附和道:“是啊,如果您亲自出马他们就不会逃走了。”

“倘若事事都要我亲自出马,那还要你们干什么?”

“这......”那个人突然反问道:“其实我一直有点怀疑,我在先生这儿工作也有段时间了,但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发挥真正的实力。”

坛主大笑:“你想说什么?”

“其实你根本就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牛吧?”

“我是旧民之主。”坛主说。

“旧的.....”那个人说。

“是旧时代深海沙民统治者,你个蠢货,深海沙民早就在几年前就灭绝了。”坛主大声说道。

“久,把他还有刚才那几个附和的人带走,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他们了。”坛主又说道:“你懂我的意思,对吗?”

其实在坛主见到这几个人的瞬间,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被固定了。

“明白。”

那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坛主的后方传来,是久。他是坛主最信任的人也是故交的一个儿子。

久命令着几人站好,然后将他们带出了这里。

坛主站在高处悠悠的看望着。

相比起面包某某他们,中鹄这边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可怜的喀索拉一边攀爬着危险的高崖一边低声祈祷着。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希望你不要再念了,专心爬,好吗?”莫帕拉咽了下唾沫。

“你怕什么啊,区区一座小山。”喀索拉说:“而且下面还是水,你掉下去最多也就是要重花时间再爬上来。”

“你用从迷宫那儿偷来的绳子把我的右腿和你的左腿绑在一起到底居心何在?”莫帕拉说。

“如果你不小心摔下去了,最起码我还能跟着一起下去。”喀索拉说。

“你也下去干什么?”莫帕拉问。

“关键时刻聪明的人总是容易犯错,你要是一个人掉下去了,还能游出来?”喀索拉嘲笑:“我知道你不会游泳。”

“我下海捕鱼的时候你还只会撕书折纸飞机呢。”莫帕拉说。

“我只撕过书,可从来没折过纸飞机。”喀索拉说。

“好了!你们两个真是太烦了。赶快让我爬上去吧。”中鹄突然大声说道。

这可把莫帕拉吓了一跳,脚下踩了个空,险些掉下去。

莫帕拉惊魂未定的贴着石面:“保佑保佑。”突然灵机一动:“喀索拉,你力气很大,要不你拖着我继续往上爬吧?”

喀索拉无语:“看我直接把你甩下去。”

“上来吧你。”喀索拉一把将莫帕拉㩐了上来。

望着眼前一座座高峰,根本看不到尽头。

“我可一点也不想再爬山涉水了。”莫帕拉说道:“让我们向北跑这究竟是谁出的馊主意?”

“中鹄出的主意。”喀索拉说。

喀索拉和莫帕拉二人都看向了中鹄,中鹄不以为然。

“听着,你们两个只会吵架的家伙,要是没有我的帮助,你们俩在刚才就已经被抓走了。”

未完。

今天,过得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