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28.牛啊,你很牛吗?

预告,一晚回到解放前。

“我就说这个华通南达不行吧?你看,他们居然会和监管者有联系。”

莫帕拉指着视频中的那两个人对喀索拉说道。

喀索拉将谈话视频又回放了几遍,大脑飞速运转:“说不定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咱们呢?”

“拉倒吧,他俩都打起来了,目的不可能是保护咱们。”莱德茵嚼着萝卜含糊的说。

“所以我们应该趁着今晚月黑风高,把他们全刀了?”喀索拉提出了一个建议。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们先跑路,等时机成熟再卷土重来。”

莫帕拉反驳道。

然后喀索拉与莫帕拉扭打在了一起。

“莫帕拉,我在迷宫里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是个那么怂的人啊?”

“我给你起名叫二虎就是对的,现在不跑等会就没得跑了。”

“你们俩上去邦邦给他们两拳不就解决了嘛。”莱德茵把胡萝卜皮吐了出去。

.....

“只有打破蛋壳的的鸟才可以降临于世,但是不能急于求成。”

面包某某将摄像机关掉。

以下为蔡子秦独白。

如果是他们,啊,看来我已经习惯用“如果是他们”来想这件事了。

我距离上次沉醉在花坛中开派对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

天空暗淡,好似被分成了两半,半黑半白,就同阴阳般。

我那天跟随着中鹄来到了井中,发现这里竟然可以直通那个难以兼容的迷宫,接着走到了尽头,中鹄卸去了伪装。

我蔡子秦在那天就将内容熟记,这些事情无所谓,所以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枯花败落,残枝堕落。

与曙光擦肩而过。

“我们可以再去观察观察那两人。”

蔡子秦建议今晚行动.

“这是你第三次找我谈判了,不过我拒绝,大概再过一个月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中鹄背对着坛主说道。

“你要我放一个知道我所有底细的人走吗?简直异想天开。”

坛主将身旁的箱子打开,那里边装着许多精致的怀表。

“你最好回头看看,我知道你喜欢这种东西。”坛主对中鹄说道。

“是的,我很喜欢收集它们。”

中鹄走了过去,从箱子中挑了一个棕色的,然后放入口袋。

“做为交易,我们可以.....”

中鹄打断道:“你很有把握对吗?你放心,我既然决定要走,那么就肯定不会停留。”

坛主将箱子一把掀翻。

中鹄向后退了退:“你干什么!这箱子里的东西可要比这整个学院都值钱!”

“为什么不同意留下!”

“疯子!”中鹄说完便向门外走去。

“来人,来人!把她还有门外面那几个全都给我杀了然后带过来!不,给我活捉,我亲自动手。”

“是!”

灭口是最好的决定,可惜他们遇到的人是我坛主。

“看来我的计划要提前了。”

中鹄将门迅速推开然后提醒道旁边的面包某某等人:“你们几个,不想死的就跟上我。”

中鹄边说边向大门跑去。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莫帕拉,听完后拽着喀索拉就跟了上去。

蔡子秦也马上骑到了超牛的背上。

莱德茵这次不拉胯了,直接一牛当先跑到了最前面。

“莫帕拉,这是我从认识你到现在,第一次见你跑的那么快。”

“废话,喀索拉我跟你说,我要是被抓了,你也跑不了。”

蔡子秦对中鹄说道:“大门那边肯定有更多的人,我们不能往那边跑。”

中鹄拉住牛角一个急刹车。

“那就让这只牛把墙撞倒。”

“你疯了吗?”

“我没疯,这个学院建的时候就没花多少钱,墙一撞就倒。”

“撞吧。”

莱德茵一个猛冲便冲出了学院。

“跟上他们!”

坛主派来的人很快就追了上来。

“现在怎么办?”

“分开跑。”

蔡子秦和中鹄异口同声。

“小眼睛和黄头发的,跟我往北跑,你们俩骑着牛往东跑。”中鹄这样说道。

“北边是哪边?”

“就你前边。”

“好。”

喀索拉㩐着莫帕拉全速前进。

晚间跑步容易迷失方向。

“老大你看,那只牛在飞!”

其中一个追兵停下了脚步,指着天上的三人,震惊的说道。

旁边那个人邦的一拳打在了他脑袋上。

“我难道看不见吗?别管他们了,刚才还有三个往那边跑了,追。”

“是!”

二人转身向莫帕拉那边追去。

“呜呜呜,超牛,我让你提前吃萝卜果然是一个正确选择。”

面包某某拥抱莱德茵。

蔡子秦望着身后的陆地:“希望上帝保佑那三个人可以平安无事,我在说什么啊,恶心的玩笑。”

蔡子秦转了过去,对面包某某说道:“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着陆,然后一路向东走。”

面包某某问道:“我们应该去找那三个人,不是吗?”

“沿着那三个人逃跑的方向计算,最后的终点会是一个临海悬崖,然后那三个人就会被抓到坛主那里,而我们可以远离那里。”

蔡子秦笑了笑,他也确实庆幸自己选对了方向。

不然的话,结果难以想象。

“我们结拜时不是承诺过吗?”

“对,承诺一起毕业,我们确实是在同一天逃出来的。”蔡子秦拍了拍超牛:“来吧,再飞快点。”

面包某某摇了摇头,低声道:“愿德繁女神保佑。”

清晨的景色总是那么美丽,它照亮一切。

太阳升空,它也暗示着新的一天开始了,道理是需要珍惜如同金钱般的时间。

“跑了一晚上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喀索拉边跑边说。

莫帕拉一把拉住了喀索拉:“已经到头了,再跑,就掉水里了。”

喀索拉低头一看,大致再走一步就可以掉入深不见底的海里了。

喀索拉连忙往后缩了缩。

“完了,咱们现在只能跟他们拼了。”

喀索拉摆出了拳姿。

“要再过十年,我也就上了,可现在我选择投降。”

喀索拉向莫帕拉啐了一口:“怂。”

追兵中一个队长似的人示意让其他人停下,然后自己站到了最前面。

那个人笑着说道:“你们,让老子跑了一个晚上,跑的腿都要断掉了,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只要我把你们抓回去交给坛主,我就可以得到一大批奖金。”

那个人突然咳嗽了两下,然后继续说道:“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反抗!”

中鹄将口袋中的那枚怀表拿了出来,将它挂在了脖子上。

中鹄笑着对那个人说道:“那可真是大功一件啊,可惜你们抓不到中鹄了。”

说完中鹄从百米高崖一跃而下,几秒后落入水中。

“她难道没有撞上礁石吗?”

那个人略显惊讶。

“你先跳!”

“喀索拉,咱俩一块跳。”

“拦住!快过去把剩下那俩拦住!”

那个人话刚说完,莫帕拉二人就跳了下去,幸运的是应该没有撞到礁石。

“现在怎么办?”

“往对面游。”

莫帕拉拉住了喀索拉:“等会儿,让我缓解一下我紧张的心情。”

“你缓解吧,一会儿他们下来先抓你。”说完后喀索拉跟着中鹄向对面游了过去。

莫帕拉扑腾了几下:“我不会游泳。”

“我就是个怨种。”

喀索拉折返回来拽着莫帕拉缓慢前进。

行,今天过得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