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茶杯甘为赴华牛

“你们对于聚打是一种什么概念,或者说你们怎么理解聚打?”

我惋惜于我对聚打的无视以至于最后使他们无药可治。

我从没有想过聚打会发生在我身上,也确实没有发生。

“中鹄!你看到了吧?你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要走!”

她几乎崩溃,抓着我的腿不断重复着说道。

我嘲笑般的看着她,然后将她一脚踢开。

转身向走廊的尽头走去,留下她一个人。

她没有再挽留,坐在那里哭得泣不成声。

我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后来听说是已经离开学院了。

或许在某一个瞬间我会后悔那时没有帮她。

“这间教室为嘛是空的?”

超牛疑惑。

面包某某邦邦给了莱德茵两拳:“现眼包,那门上分明写着同好会呢。”

“这教室里什么也没有,哪能算是同好会啊?”

超牛不服。

莫帕拉也从后窗望了望:“说不定是研究什么灵异事件的。”

“我们进去看看。”喀索拉首当其冲直接推门而入。

蔡子秦和面包某某也跟着她一块进去了。

拉胯的莱德茵却畏缩不前。

“怕什么啊,反正他们都进去了。”莫帕拉推着莱德茵也进入了教室同好会。

教室里边除了一张破课桌其它的什么也没有。

“这同好会也忒穷了。”喀索拉环顾四周。

莫帕拉看着门后面的椅子说道:“不算穷,这儿还藏了个椅子。”

面包某某坐在超牛背上说:“快点走吧,我不想再惹麻烦了。”

晓雾浓睡。

“缺德。”

在本不宽敞的通道中走着,却不料井口被一堆石头堵住。

我将石头一块块挖开,大致花了很长时间才从井中出来,身上沾满了灰土,很狼狈。

将一切报告给坛主后,我便回到了那间教室。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看了看那只牛,大概是他们从草舍那边偷来的:“偷牛违反校规,你们最好早点归还。”

刚刚坐在牛背上的那个人一脸呆样的看着我。

那只牛驮着她往后退了退,并反问道我:“你来这儿干嘛?”

所闻话,吾叹息。

“这是我的同好会,我可是会长。”

“你的?”莫帕拉边问边把椅子搬到了中鹄对面然后坐了下去。

“对,名字就叫中鹄同好会。”

“没有其他成员?”

“没有。”

“噗,那还算什么同好会啊,你赶快走吧,这里以后就是喀索拉同好会了。”

可恶啊,旁边那个头发黄不拉几的人好烦。

中鹄拍了拍喀索拉的头,然后说道:“以前这里是有很多成员的,后来有三个毕业了,两个转学走了还有一个消散了,走着走着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听后,喀索拉略有同情的说道:“那你也太惨了吧,要不咱们六个结拜吧?”

下一秒中鹄重重的往喀索拉的头上拍了一巴掌。

“搞什么啊,你们现在给我出去。”

407号围成一圈。

“能不能占领这间教室可就靠你了。”

“靠我的什么?”

“你宣战就行了。”

一个转身。

喀索拉指着中鹄大声说道:“自恋大白鸟,我们人很多,这间教室你需要贡献一下。”

今天真是小猪吃大粪,邪了门了。

“都给我出去。”

中鹄将四人一牛全部踢出。

“在井里挖石头一定很累吧?”

蔡子秦说完后将门缓缓关上。

未完。

今天,407号过得很开心。

算了,他们每天过得开不开心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把他们写的开心就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