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璀璨金牛星

他演奏着美妙的琴声,那是多么的动听,如同夜空中流过的群星。

啊!如果他在花坛边演奏,那么花朵一定会为他绽放,最美的琴声,也是世间最美的景色。

无论是什么,在他身边也都只能衬托其美。

在这种虚无的环境下群星闪烁,那是夜空便成为了他的舞台。

音符围绕着星,音乐使月沉醉,一切都无比闪耀。

他是深林中的夜色琴师,以音乐释意着山河星辰。

在无数掌声下,他再次登上舞台。

乐章是最有效的回击。

歌咏起,歌散去,台上只有你自己。

歌散去,又咏起,台上一人多孤寂。

歌咏起,歌散去,此刻不止你自己。

歌散去,会咏起,立将此歌视契机。

台阶每走一步,就可以看到更远的风景。

不是的,骗人的,湖底是根根藻,草原是青青草。

送你的纸飞机,说明目的,你将它扔进垃圾桶里。

它会伤心,使感情沉浸。

为你写过一首歌,名字叫做《再见》。

再见又或感谢遇过,希望以后无话不说。

太阳升又落,让我躲躲,时间不多,悄悄地躲起,在床底,在柜里,在黑暗角落独自哭泣。

纸飞机不愿呆在垃圾里。

它愿翱于空中征服万里。

从舞台跌落,好面子自信堕落。

从此不愿上台,正式从舞台落幕。

歌咏起,人散去,咄咄逼人毁自己。

人涌起,歌散去,幻想来日得希翼。

歌咏起,人散尽,错将琴海绘千金。

人散尽,歌声去,悠悠万事留名机。

你曾经送过我三只玫瑰。

我也曾将你视为梦想来绘。

我究竟是什么。

我是咖啡壶,我是垃圾桶,我是高高的围墙。

我是一张照片,我是橘子皮。

你是咖啡。你是垃圾,你是围墙下渺小的人,你是照片纸,你是唯一的谁?

再见。

再见。

面包某某绕着操场跑啊跑啊。

一圈又一圈的跑,换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只得追着自己的影子,不停的奔跑。

“莱德茵,莱德茵。”

我呼唤着,我呼唤着它的名字,企图在日落时与它相见。

当我遥望着天空时,蔡子秦打着伞来到了我身边。

下雨天很冷,我们需要快点回去。

蔡子秦将伞给了我,然后又一次的消失。

面包某某追了上去。

为蔡子秦撑起了伞。

玻璃映射着二人的身影。

莱德茵出现在了不远的前方。

莫帕拉和喀索拉在它后面追赶着。

“f**k,莫帕拉你个胡骗子,把我淋病了,药费你全出。”

“谁能料到今天会下那么大的雨啊?诶,前面有带伞的!”

喀索拉顺着莫帕拉的目光看去,随后说道:“别管那头牛了,走!去抢他们的伞。”

蔡子秦瞅着二人一牛的身影,默默感叹道:“怎么就是甩不掉这仨呢。”

走近后二人才认出面包某某和蔡子秦。

喀索拉立马钻进伞下:“咱们三个挤一挤,一块儿走。”

莫帕拉慢喀索拉一步,但也跟着她一块进了伞里。

然后对着面包某某说:“咱们四个人挤一挤,走的更快。”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莱德茵也跟着挤了挤。

面包某某邦邦给了莱德茵两拳。

“别挤了,你驮着我走得了。”

“要不你们仨还是走吧,反正草舍也能避雨,咱们这么走够怪的。”

“子秦,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今天,407号过得比较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