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1.玻璃牛

接18章。

莫要取笑,莫要取笑。

莫要笑前方无路,莫看他人忙碌,休闲茫顾。

莫帕拉笑你不能兼容宽恕。

可笑。

莫要看他如此落魄,寂寞,寂寞。

不过一酒徒。

带上云霞欲游走四方,算命学卦欲补贴家当。

我将梦幻抛向天空,带来的,是白色的浪花。

近乎疯狂,但更多的却是荒唐。

我像一本页数会增长的书,内容却是一张张的白纸。

字与字之间的情感是不互通的,若让我亲口说出,我会说四个字:“去**的。”

因为毫无意义,笑吧,任你们随意取笑。

他们究竟在用何许目光看我?

笑吧,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我莫帕拉要做。

收起笑脸吧。

噩梦,都是真实的噩梦。

莫帕拉敲醒了喀索拉。

“喀索拉,今天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喀索拉不感兴趣的说:“你要去就自己去吧,我要去找出口。”

“你知道的,我腿不好,自己出去容易被监管者发现。”

“对啊,我也发现了,你走路的姿势挺怪的,是不爱运动造成的吧?”

莫帕拉做了几个伸展的动作:“你看我像是不爱运动的人吗?”

“那为啥腿不好?”

“你去不去吧。”

“行,我去。”

二人随后便离开了这个暂时安全的地方。

二人在迷宫中逛了半天,将前两天去过的和没去过的地方都逛了一遍。

“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带你去看场话剧,已报救命之恩。”

莫帕拉笑着说。

“啊?”

喀索拉邦邦给了莫帕拉亿拳。

“你要是想报答我就快点找到出口然后让我出去,看话剧有什么用?难不成话剧还能告诉你出口在哪儿吗?”

莫帕拉道:“他们要花很多时间才可以完成。”

喀索拉还是和莫帕拉进入了会场。

可惜二人看的并不是《莱德茵与面包某》。

“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欢迎你们来观赏迷宫著名话剧《悠》!”主持人说罢现场一片漆黑。

没有人说话,只有风的声音。

“这个世界是很残酷的!但是我们不曾有过任何的错误。”

“他们就像牛奶和豆浆,看似融为一体,却始终不能共存,它们的味道融在一起十分难闻!”

“那我们呢?”

“也同牛奶与豆浆一样,不能长久共存。”

“我从未想过放弃!”

“我很早之前就已经放弃了。”

中场。

话剧观至一半,喀索拉突然紧紧的抓住了莫帕拉的右手。

这把莫帕拉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起初莫帕拉认为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害怕话剧的情节。

但随后喀索拉小声说道:“你可千万别回头,咱俩现在出去。”

喀索拉松开手后又重新握紧了莫帕拉,直到走出了会场才肯松开。

然后抬起莫帕拉直接猛冲十条街。

她边跑边说:“好么!你是要害我逃不出去这个迷宫是吧!”

放下莫帕拉后。

喀索拉比划着:“刚才,咱们身边围着一圈儿,全都是监管者。”

“过几天,咱们再去几次那里。”莫帕拉无视了她所说的。

“还去?”

“去,就一定能找到出口。”

牛奶配牛奶,豆浆配豆浆。

今天,俩个家伙过得很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