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unique

子秦,子秦,常把月吟,某某,某某不归山林。

至于莱德茵,它不过于此。

“我现在身心疲惫,很想去开一场派对。”

蔡子秦想不明白了,自己不过是守这儿的规矩就已经很累了,而宿舍里那两个喂牛的却天天开怀大笑。

“世遇不同,及时行乐而已。”

“我现在很想去开一场派对,不,我现在想要离开这里。”

“为什么?这里多好啊,这里有树有花,有很多积极向上的人,他们没有任何的欺骗。”

面包某某转移话题:“去看看那两个人吧。”

蔡子秦拒绝道:“不去,三人友谊万岁。”

都把结拜当儿戏是吧。

漆黑的羽翼尚未丰满,它们隐藏在心底,开口却讲述着道理。

妄与神明共注,在午夜十分去往那口孤独的井,那里有许多愚蠢的人错过。

我将邀请他们与我共舞。

虚无的世界伴随着无聊又可悲的一切,希望得到理解而不是原谅。

念响这句话吧,愿他们还可以保留一丝理智,虽然即将被夺走一切。

暗洋的过渡人不会从天而降。

“你们迷宫里的那些人是怎么想的!?要人还要到我坛主头上了!”

坛主将信封撕得粉碎,然后望着台下的监管者。

监管者b号将飘落到他衣服上的碎纸片拿了下来。

b号笑着说道“坛主息怒,这信是a号写给您的,还望笑纳。”

坛主瞥了眼地上的纸片:“都撕了,还笑纳什么?你给我滚回去告诉那个a号,他要是再想要人,我就把他连人带迷宫全给端了。”

“你再好好想想,监管者a号当年可是称霸深海一方的存在,岂是你华通南达可比拟的。”

b号逐渐提高了音量。

坛主怒声回道:“我也未曾有败绩!”

“糊涂!”

监管者b号摔门而出。

坛主笑了笑,对身旁的人说道:“你找几个人去迷宫,盯着点他们。”

“是。”

抬头时阳光正好照在我身上,犹如见到曙光,我们坚信着,它就在不远处。

产生羁绊吧,它束缚着太多的过往,使他们不得不放弃自由。

紫罗兰永远都是紫罗兰,无论别株与它多么相似。

蔡子秦邦的给了莱德茵一拳。

莱德茵气急败坏:“其他人打就打吧,最少还能给理由,你走着走着突然邦我一拳是什么意思!?”

脑海中总有声音在回响着,它焦急的渴望着,等待着一个人的降临。

“我心烦啊!我总觉得你跟我们一块上学会有后患发生,我要想办法保护你,可又想不出合适的主意。”

蔡子秦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蔡子秦大预言家。

莱德茵向面包某某大声道:“喵喵喵!喵喵。”

“莱德茵,不可以爆粗口。”

面包某某安抚道。

三人行,必有得与失,三人行,何必分成与过。

高空中飞翔的是什么?

是失去梦想的燕。

高空中飞翔的是什么?

或许是看不见的星星。

不被特殊所困,不被流言打乱。

不受现有定义,不受他人置疑。

今天,面包某某和超牛以及蔡子秦幸福的生活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