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8.秋日蒙牛

祖母唱着秋天的歌谣,她微笑着跟我说落叶知道花朵的舞姿十分的动人。

在寒冷的屋里,我们二人盼望着春姑娘的到来。

我的祖母跟我说过春姑娘喜欢爱笑的孩子,她能够带来的是快乐的笑声。

我会在河边笑着望着祖母,希望可以加快春的脚步。

春天里,我可以和祖母在温暖的阳光下玩耍,也可以一起为鸟儿歌唱。

“喀索拉。”

祖母会温柔的呼唤我的名字。

我们躲在屋檐下,盼望着,希望有一天河岸上的冰可以融化掉。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温暖的春天正向我走来。

“祖母,祖母?春天来了,您快睁开眼睛看看吧,河里的鱼儿,树上的鸟儿,祖母。”

但是,我的祖母却来不及看到春天的风景。

“祖母,我不要春天了,您醒醒吧。”

喀索拉走向了春天,耀眼的金发绽放于此。

寒冷从此再也无法停留在喀索拉的身边,这是春的关怀。

喀索拉,再听我唱首歌吧,我即将走向远方,要去那山石之间,或化为泉水。

祖母难以留下你独自前进,但祖母却只能停留下来。

这首歌将给予你勇气,将不会再畏惧未知,这是祖母最后能为你做的。

喀索拉,不要再哭泣。

祖母不能继续陪你了。

风车依旧在不停地转。

祖母愿化做一阵风陪伴在你身边。

喀索拉,不要再哭泣了。

祖母愿化作一阵风陪伴在你的身边。

奶奶变成风在自己身边待着还怪恐怖的。

“c号,我这儿也抓到一个。”

“行,咱们一块儿走,别让这俩人再跑了。”

莫帕拉和喀索拉的相遇任务达成。

“赶快把我放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喀索拉。”

“阁下一看就不是本地的,等一会儿他们把我们放了,我再跟你解释。”

“他们要是不放人怎么办?”

“凡是被迫进入这里的,监管者有五十步放逐的规矩。”

“小眼睛,我看你不是第一次被抓了吧?知道的那么详细。”

“听说过而已。”

二人望着大门。

莫帕拉笑着说道:“英文城牌啊。”

喀索拉道:“翻译过来是地底之城的意思。”

“阁下还懂英文?”

“我母语。”

莫帕拉拉着喀索拉的手说道:“我第一次见到阁下时就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如今听说阁下是烟斗国人后就更高兴了!”

喀索拉将莫帕拉的手撇开后道:“你在高兴什么?”

“这是一种缘分,你是烟斗国的人,家父也曾在烟斗国被人所助,所以我一定要带着你一块儿离开迷宫。”

什么烂逻辑。

喀索拉见逃离有戏。

“好,不如你我二人在此结为金兰如何?”

喀索拉点燃了三根树枝,并将它们立在了地上,然后正跪拜在前面。

“啊?行吧。”

莫帕拉配合的说。

二人道:“今草木在上,迷宫在下,莫帕拉,喀索拉二人正式结为金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一拜,二人从此不分离,齐心从迷宫逃离,此间不抛也不弃,至此终章序言立。

“你年龄比我大点,我叫你莫大仙怎么样?”

莫帕拉无心再去搭理她,随口道:“那我叫你二虎如何?”

“行,我是二虎,你是莫大仙。”

迷宫中大多都是迷失者,失败者几乎都已经被消散了。

“都是如此的懦弱啊,他们难道不想离开这个迷宫吗?”喀索拉问。

“嘘,小点声,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监管者发现。”

从街巷中穿过后,莫帕拉转头看向身后依旧平静的迷失者们。

眼神没有在谁的身上停留,几秒后便又将头扭了回来。

“喀索拉,跑!”

莫帕拉猛的拍了一下喀索拉然后喊道。

是监管者。

是监管者来了。

莫帕拉的脑袋正在疯狂的思考着对应方法。

喀索拉边跑边问:“咱们为什么要跑啊?”

“你要是不想变得和刚才那些人一样的话,就跑。要是再被监管者抓到,你就等着消散吧。”莫帕拉又说到:“分开跑。”

说完,莫帕拉果断拐弯跑向了旁边的街中。

“停下来!”

监管者x号怒吼着说。

完了。

那个监管者追的我。

他*的,太戏剧,怎么前面又是死路啊。

监管者x号死死的将莫帕拉拦住。

莫帕拉的心跳直接漏了一拍。

“迷宫里知道秘密的人都要死!”

说完他拿刀砍向了莫帕拉。

莫帕拉吓得向后一退,侥幸躲过一击,顾不上被划到的伤口,转身想要从左方突围出去。

x号抓住了莫帕拉的脖子,下一秒狠狠地将整个人拍到了地上。

然后将刀架在了脖子上。

本书第一个监管者正式攻击人类的场面,记录一下。

“刀下留人!”

喀索拉一树枝插入了x号的腿中。

只听x号监管者啊的一声惨叫便松开了莫帕拉。

二人趁机逃离了这里。

“没想到二虎你还是个仁义之士。”

莫帕拉边清理着伤口边说道。

“得了吧,小眼睛,上午刚结完拜,下午你要是就凉了那我可就亏惨了。”

喀索拉斜靠在一旁休息。

今天,两个家伙过得很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