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华通南达牛炖

一则笑话。

11月7日,晴。

该死,我今天又看到她了,真令人恶心,这里真是太疯狂了!她散发着一种腐臭的味道。我想我快要疯了。

11月9日,多云。

天呐!她跟我打招呼了,以前她从不这样干!她看得到我!她是真实存在的!

11月20日,晴。

我刻意的观察被她发现了,她现在跟着我,寸步不离!我要离开这所学院!

11月29日,小雨。

她的面容开始变得腐烂,跟在我身后喃喃低语,我受不了了!我要离开这所学院!!

1月3日,大雪。

她死了,死在了一个冬天。

那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尸体:四肢被拉的修长,整个人瘦成了一根铅笔,脸部被烧的血肉模糊。

是谁干的呢?是谁干的!

发疯似的,她追着我!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

“迷宫里出来的,我可不好收啊。”

坛主望着二人一牛。

“我们脑子聪明着呢,我们是靠智谋光明正大的走出迷宫的,意义上来讲并不算逃饭。”

莱德茵意义上也是永远的神。

监管者严守迷宫不惜付出一切,迷失者行走于圈圈轮回之中,失败者称其为乐园。

华通南达学院作为知晓者却甘愿沦为枷锁,禁锢着的,是旧时的深海。

不被旧时的深海之主所支配,知晓者独自在战前歌唱!

他们痛恨一切放弃者!

坛主的名字究竟是谁取的?

他不知道在悠长的历史中,坛主二字会成为深海沙民最忌惮的话语。

“loser也会惧怕迷宫里的东西?真废物,我在迷宫里时,不管有没有监管者可都是照常开派对的。”

可怜,可悲,可笑,可歌。

“把他们送到407号吧。”

知晓者,不惧深海沙民,不惧深渊潮汐,不惧深临辰星,不惧孤单者一意独行。

笑罢,笑吧。

“面包某某.....没问题。”

“蔡子秦.......没问题。”

“莱德茵”那人推了推眼镜:“性别不详,年龄不详,种族......坛主这人是越来越怪了,竟然已经开始邀请家畜入学了。”

“欢迎新人大驾光临407!”

进入宿舍内,先到的二人如是说道。

左边那个叫莫帕拉,五星级法师,眼睛长得很小,看着像个骗子。

右边内个人是喀索拉,就看那大鼻子,不是烟斗国的人也得是个串儿。

“这位兄台,我看你面相不佳,怕是要倒大霉。”

对牛弹琴。

“看你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怕不是属虾的。”

莫帕拉邦邦给了莱德茵两拳。

莱德茵第一次被别人邦邦,纪念一下。

面包某某抱着莱德茵痛哭流涕。

“呜呜呜,莱德茵,明明咱们约好的,除了我谁都不能邦邦你的!呜呜呜。”

莱德茵非常愤怒!

“喵喵喵!蔡子秦说的你,关我莱德茵何事?!”

莫帕拉摊了摊手。

“蔡桑!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我干了,你随意!”

“喀索君,派对之魂,人人尽存!”

未完待续。

今天,407号五人过的很快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