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台灵山
  • 凡人修仙
  • 月澜
  • 2077字
  • 2021-12-24 19:44:16

许木早早醒来,他是被钟声吵醒的。

钟声在山谷里不停地回荡着,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

山林间的鸟兽似乎早已对此习以为常,并没有任何骚动,一条趴在村口的大黄狗还吵钟声传来的方向吠了两声,然后就趴在地上继续睡了。

此山名唤台灵山,虽然不是镜州最高的山峰,但绝对是最神秘的一座。

这台灵山常年有云雾缭绕,周围的村民只能在山峰外围活动,也有人试过深入山林,但很快就会迷迷糊糊又走出来。

不过村民对此倒是并不奇怪,山中有仙人,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甚至于整个村子,都是依附于台灵山中的仙门而存在的。

毕竟虽说是靠山吃山,但靠着仙山,人家不让你吃你怎么办?

但修仙者毕竟不是真正的仙人,他们还做不到餐风饮露,不是那种喝露水就能活的小仙女,平时还是需要吃饭的。

尤其是筑基期以下的修仙者,就算是练气十三层大圆满的存在,也需要每一个月进食一次。

只有突破至筑基期,道基天成,从此脱离凡俗之躯,才能做到辟谷。

因此,小山村的人们平时基本都会仙门打交道,虽然对方多半也是个仙门派出来采购各种用品的凡人,但毕竟是背靠仙门的家伙,不能以等闲人视之。

许木倒是认识台灵山负责采购的家伙,这个人姓赵,十年前也是一个村民,因为机灵,才被台灵山看重,进入山门之后,很快坐上了一个叫外门管事的职位。

他离开的时候,还是个瘦的皮包骨的瘦猴,没几年下来,胖得连自己家的大门都进不去了。

只有村长家那扇高大的木门,才能容纳这家伙的身躯。

和仙门居住在一起,山村的生活倒是平静,且没有任何马贼强盗之类的困扰。

而且据说为了回报山村的供养,台灵山每年还允许让村里的适龄孩童去参加仙门的入门试炼,据说只要成功入门,那就算是半个仙人了。

而且就算失败了,也有机会成为像赵管事一样的人,替仙门办事,风光无比。

许木虽然不想变成一个大胖子,但对于成为仙人还是很期待的,因此对于所谓的仙门试炼十分看重。

当然了,看重这次试炼的不止他一个,可惜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十个去参加试炼的人,有九个半都失败了。

尽管如此,孩子们对于失败仍然没有太深的概念,每年年后,当年年满十三岁的孩子们都会兴高采烈地等在家中。

等到熟悉的钟声敲响,那就说明赵管事已经从山上动身了。

在孩子们的心中,只要等他挪动着肥胖的身躯来到自家门口,带自己上山之后,自己就也是一名仙人了。

因此,听到钟声的许木醒了之后,马上就到院子里打了桶水开始擦洗自己,不一会儿,就打理完毕了。

“五娃,你人呢?你赵伯来了!”屋外传来父亲的喊声。

父亲名叫许宝山,今年四十多岁,一辈子到目前为止生了三女三男。

大女儿和二女儿早已出家,一个嫁给了村东头的老张家,一个嫁给了村北边的老王家。

女孩也可以送去参加仙门试炼,但男孩女孩都不是必须要去参加的,所以按照传统观念,女孩去参加试炼的少之又少。

许木的大姐和二姐便是如此。

大哥许山和二哥许林早就参加过仙门的试炼,但却失败下山,去城里找了个铁匠铺当学徒去了。

许木在家排行老五,在他后边还有个妹妹叫许灵,算是家里最宠爱的对象。

没办法,在许灵出生之前,许木也是最受宠的那个。

可惜的是,许木今年十三岁,许灵十一岁,他受宠的时间也就只有短短两年而已,而且他还都忘干净了。

“来了!”许木应了一声,擦了把脸,信誓旦旦地走了出去。

可一出门,看到赵管事那庞大的身躯之后,许木还是显得十分紧张。

“哈哈,老许,这就是你那小儿子吧?我看着挺机灵的,说不定这次能成呢!”赵胖子笑嘻嘻地说道。

他笑得时候,眼睛都被脸上的肥肉挤成了一条缝,声音倒是中气十足,看上去像是一只发福的狐狸。

许宝山闻言没好气道:“得了吧你,每次你都这样说,我耳朵都快听起茧子了!上次我在老张家听你也是这么说的吧?”

赵胖子被人戳穿了,也不恼怒,笑道:“你懂什么,这叫祝福,我听说仙师们会用法术祝福别人,我这不是学一下吗?”

二人聊了几句,赵胖子就离开了,说是要去通知隔壁的另一家,让许木爷俩好好聊聊,省得日后没机会了。

许宝山对此倒是没当回事,他都送去过两个儿子了,不都第二天就回来了吗?

倒是爷俩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气氛变得很是尴尬。

半晌之后,还是许宝山嘱咐道:“待会儿你出门了,什么事都小心一点,多听多看,少做少问,知道了吗?”

“知道了,爹。”许木点点头,乖巧地说道。

许宝山见状摸了摸胡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小儿子一向都比较懂事,倒是挺让他省心的。

不一会儿,母亲陈秀也从里屋出来了,手中拿着一个包裹,递给许木道:“五娃,你带着,待会儿路上饿了就吃,可别饿坏了。”

许木接过热气腾腾的包裹,看到里边放着的正是几张糖饼,顿时笑嘻嘻地道:“娘,你真好!”

平日里的时候,家里吃的大多都是没味的饼,陈秀一次性给许木烙三张糖饼,已经足够让这个十三岁的少年开心半天了。

陈秀看着开心的许木,眼中充满了宠溺的笑意,但也充满了无奈。

这三个糖饼,应该算是许木在家里吃的最后几顿饭了,等许木从山上下来,他就得走上和自己哥哥一样的道路,去城里当学徒。

光是做庄稼汉,是很难养活一家人的,更别说成家立业。

就算许宝山生活在这个台灵山庇护的山村,养活自己一家人也很艰难。

然而十三岁的许木并不知道这一点,正小块小块地把糖饼撕下来放进嘴里,眼中满是幸福的神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