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风
  • 甲骨魂
  • 喜欢雨天发呆
  • 2170字
  • 2022-01-05 15:48:49

在锯削、刮磨、凿钻、刀刻、烧灼、爆裂、破碎、掩埋、出土之前,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曾经是一片十分完整的雌龟腹甲。

或许,是由于,从质地来说,我的甲壳,要比雄龟更为圆大、厚实且平整的缘故,我才被南域方国的朝拜礼官挑选为进献给商王武丁的卜材吧。

至于,我的背甲,去了哪里,尚在何处?

也许,还在那一片未发掘的殷墟地府之下;也许,早已经被挫骨扬灰、撵成粉末、熬成汤药,如果,它曾经用来治病救人,我想,那也算是一份“死得其所”的安慰和成全。当然,也许,它,根本就没有一同随我前来过……

三千多年了,关于自己的那些既往,很多的记忆,早就已然错乱不清了;甚至,可以说,那些过去,都不再重要。

就如同,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一只金钱龟、还是一只石金钱龟了,亦或,只是被南境某方国进贡给商王武丁的、众多卜材之中最为普通的龙爪陆龟之一。

然而,我仍然记得,在自己抵达商朝殷都的那一天,风很大……

被礼官毕恭毕敬地双手托举过头着、平稳地卧躺在捧盒里的我,不时地可以“听”到,甚至,我的甲壳还可以感受到一种有节奏的波动,那是外面的沙尘,正在狂虐地敲打在盒壁的飒飒声。

听掌管我的卜官说,殷都的气候,和我出生的南域故乡不一样。这里,春季干旱风沙大,夏季炎热雨水丰,秋季晴和日照足,冬季苦寒冰雪少。

在我的身上,被问卜到最多的两件事情,除了“风”,就是“雨”。

正如,那时,殷人们相信的,所谓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

通常,卜风的问题,就是某段时间里有没有风,风从八方的哪个向来、要吹多久、往哪边去啊?

那个朝代,“风”字,虽有两三种变形,都约有十六、七,到二十多笔画的样子。远超过了现代简化成只有四笔“风”的四、五倍之多。

由于,风本属气流,无影无形无色。因此,最初的“风”字,更像天空之下,一只头戴高冠、长翼双展、珠羽修尾的“凤”鸟。

意象之义,大概就是说,神鸟展翼飞翔,引领着周遭气流变化,山林草木沙尘随之驿动摇曳生姿,即为“风”。

毕竟,商朝的图腾,是玄鸟。以鸟的象形、指事、形声、转注、会意或假借的“六书”法,来创造和解读文字,是很容易被当时人理解和传承的。

三千年前出类拔萃的卜官,不仅是占卜专家,同时还得是书法绘画艺术家。当然,更得是辨物、识人、懂心、尊天道的智者。

我的卜官巫子,他最擅长使用的,那把一头为平口、另一头为斜口的双刃玉刻刀,据说是武丁王的叔父盘庚迁都于殷之时,御赐给他爷爷之宝物,就那样一代一代世袭传承了下来。

不过,平时,巫子的学徒们更多使用的,还是青铜刻刀。

但是,就单单只是刻这一个象形文的“风”字,相对于,目前21世纪中国人掌握的世界最先进的量子技术、光刻技术能够秒成的工艺来说,让三千年前商朝手活儿最快最好的卜官来做,至少,也得半盏茶的功夫。这还不算,有时需要再涂上朱墨填色的时间。

想来,毕竟,这些卜辞,大多是呈现给王过目的,从“颜值”外观上,高端大气上档次,那是必须的。故而,风,形同假借“凤”字,或许,也是蕴含了“高贵”之寓意。

每次,殷都的大风季节一过,便是我的卜官心情最好的时候。

因为,终于,他可以刻上“今日不风”。

王阅后,兴,大赏。

每次,巫子获得了王、后或是皇族贵胄、大臣们的赏赐,都会将其中最好的,送给师弟争子。

三十六年前。

争子还在襁褓时,被人遗弃北塞荒野地带,其父母不详,或已经在乱世中亡故。

不日后,正好,巫子的父亲觋仲在随大获全胜的杞家军兵马班师回营,他在途中例行占卜时,意外卜得的。当时,贞辞说,东边,有子,吉兆。

果然,在驻地东方半里的一片戈壁乱石中,觋仲捡到了一名饿得啼哭不已的男婴,便心生悲悯、收养在身边,为他起名为觋争。

原本,争子是土方族后裔。觋仲为了保护争子,不得不一直对他隐匿着自己真实的种族身份。如果觋仲不说,没有人知道。争子学习言语时,就已经开始在商殷生活了,因此,无论是口音还是生活习性,早都已经同化了。

从北塞回到殷都之后,觋仲就直接将争子留在了觋邸,和自己的大儿子觋贤、二儿子觋彦也就是后来的巫子,一起生活。但是,觋贤不幸早夭。巫子便和争子相依作伴,从小就如同亲兄弟一般。六岁起,二人便进入巫馆,跟随觋仲学习巫术和占卜。

【本章附:】

八面来风,何意?

《说文》:东方曰明庶风,东南曰清明风,南方曰景风,西南曰凉风,西方曰阊阖风,西北曰不周风,北方曰广莫风,东北曰融风。风动虫生。故虫八日而化。

《吕氏春秋·有始》:东北曰炎风,东方曰滔风,东南曰熏风,南方曰巨风,西南曰凄风,西方曰飂风,西北曰厉风,北方曰寒风。

《淮南子·天文训》:距日冬至四十五日,条风;条风至四十五日,明庶风;明庶至四十五日,清明风;清明至四十五日,景风;景风至四十五日,凉风至;凉风至四十五日,阊阖风至;阊阖至四十五日,不周风至;不周至四十五日,广莫风至。八风从东北到北顺时针排列。

每种风来时,要采取相应的举措,以顺应风势。

“条风至,则出轻系,去稽留。”立春要释放轻犯。

“明庶风至,则正封疆,修田畴。”春分要准备播种。

“清明风至,则出币帛,使诸侯。”立夏要聘问诸侯。

“景风至,则爵有位,赏有功。”夏至要封爵赏赐。

“凉风至,则报地德,祀四郊。”立秋祭祀四方之神。

“阊阖风至,则收悬垂,琴瑟不张。”秋分收起乐器,不能作乐。

“不周风至,则修宫室,缮边城。”立冬要修缮宫室边城,防止边侵。

“广莫风至,则闭关梁,决刑罚。”严冬闭关口桥梁,执行重刑死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