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虚空,郭琳不甘被人控制,强行与空间解除契约,跌入虚空之中。

身体在虚空风暴被毁,不知何缘故,灵魂却并未消散,意外来到了这一片陌生的沙漠地带。

实力在一天天的消散,灵魂虚落的即将要消亡。但是,郭琳不成后悔之前的决定,对她而言,即便是错了,她也会一如既往的走下去,用自己的手段将错误扭转成正确。

此刻,郭琳身态悠闲,凝视着西边慢慢沉下的夕阳,或许自己的灵魂撑不过今天,就要彻底的消散于这个时空。

原本死寂一片,空无一物的沙漠之中,突然间出现一步履蹒跚青衣女子。

手捂住腹部,衣裳之上斑斑血迹,满脸倔强的前行者。

“云不负,你逃不的!”两个身着土黄色衣物之人,紧追不舍的朝着女子追击而来。高举手中宝剑男子,向着云不负攻击而去。

云不负身子一闪,避开两人杀招,再次牵动了腹部的伤口。身体欲要向地上倒去,宝剑插入沙中,生生稳住了。抬起头,目光倔强,“云青,云蓝,你我皆是云氏子弟,今日为何要赶紧杀绝!”

“别废话,快快将储物宝囊交出来!”走在前面的云青目光贪狼。

“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你这落魄的云家小姐,身上也有不少的好货。”云蓝眼冒精光,贼眉鼠眼的描向云不负腰间的储物宝囊。

云不负知道自己今天逃脱不了,咬着血牙吐出两个字,“休想!”

一脸决绝,朝天大喊:“我云不负,即便奉上灵魂与躯体,永世堕入黄泉,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无巧不成书,云不负脸朝的方向正是,郭琳躺坐悠闲看戏之处。郭琳此时还想着,难不成贼老天,见自己灵魂即将要消散了,在这鸟不拉屎的沙漠,送个人给自己消遣消遣。

但,就在云不负话音刚落之际,郭琳的身体不受控制,被拉进青衣女子身体里面。

郭琳有片刻的慌神,捏了捏手,真实的存在,不再是灵魂状态的。双眼看看的左右,自己是拥有了青衣女子的身体。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了,本以为今天是自己末日,何曾想到自己会再次复活,重生为人。郭琳艰难的站起身来的,仰天长啸,“哈!哈!哈哈!”

对面两人被郭琳的疯狂弄得一头雾水,云青疑惑的目光,瞥向一边的云蓝,“哥,她不会知道逃脱不了,装疯吧!”

“疯了又如何!照杀不误!动手!”云蓝交代道,两人小心翼翼,向着狂魔状态的郭琳靠近。

郭琳双手一摆,神情恢复如常。将手中不知何材料的剑朝前扔去,一把摘下腰间的储物宝囊,“想要它吗?”

在两人的贪婪的目光之中,很是爽快的将它扔了过去。昂起脖子,神情骄傲的说道:“给!我不止有储物宝囊,甚至还有一笔父母留下的财富。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们一起去找那笔财富,一分为三。今后大家都不缺修炼资源。”

要知道云不负父母在世之际,可都是家族中的长老。一想到此,云青、云蓝双目一对视,精光大盛,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协议。

“好!只要宝藏是真的,那我们两兄弟,今日就留你一条命!要是敢骗我们兄弟两。”说到此处,云蓝脸上一派弑杀,“必定不会让你死的痛快。”

由于郭琳的示弱,妥协,云蓝直接上前捡起储物宝囊。

要知道这东西在风沙城可是要价1000紫金币,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够买得起的。至于那把宝剑,也值几百紫金币。

他们拼死拼活,冒着生命危险,九死一生之下,猎取通灵兽,也只不过几十枚紫金币。由不得,他们会嫉妒,并冒着犯族规的危险,去抢杀云不负。

就在云蓝手触碰到俩物之际,原本身受重伤的郭琳,身体矫如兔子。直接窜起,一脚踹向云蓝的腿。

在他毫无防备跌倒在地之际的,郭琳双手紧扣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拧!右脚灵活的将地面之上的宝剑挑起,左手接住,眼也不眨的插进云蓝的腹部,剑尖穿透他的身体,从后背露出。

对面的云青被郭琳这残冷的手段吓破了胆,太快了,只是一个眨眼之间,云蓝就被杀害了,死得不能再死!

兄弟死去,云青目眦尽裂,“云不负,你残害同族子弟!云家不会放过你的!”

郭琳将剑拔出,云蓝的尸体失去支撑,砰然向后倒去。

宝剑握在手上,鲜血滴落在沙中,瞬间便被吸收了进去。

“杀了你们,谁又知道!”郭琳浑不在意的说道:“这招还是跟你们学的,放心,不会让你们兄弟分开太久的,不用太感谢我!”

杀人夺物什么的,末世而来的郭琳见过的不要太多。

今天,云青、云蓝两人想要自己身上之物,铁定留自己不得。

既然双方,必有一死,那就他们去死好了!

兄弟被杀,听着面前郭琳如此狂妄之话,云青暴怒,双目血红,“云不负,我要杀了你!”说着拔剑而起,对着郭琳冲击过来,欲要将她碎尸万段,都不够!

郭琳随意一抹嘴角鲜血,“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眼下自己的身体受到了重创,不管修为如何,光是体力都不及面前健壮的云青。

看着冲击过来的云青,郭琳眼眸狡黠之色一闪而过,伸脚在面前地上一划,面前扬起一片沙海。

云青没有想到郭琳竟然耍阴招,一时不备,沙子困扰于眼前,挥手一翩,分开眼前的沙子。

但就是这片刻耽误的工夫,郭琳提剑对着面前之人胸膛刺去。机会只有一次,郭琳此举用了十二分里力道。

被刺中的云青双目瞪大,一脸不可置信。随着郭琳的力道,身体连连向后的退去。鲜血溢出,憎恨的看着郭琳,“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你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的,在云家是活不下去的!哈,哈......”

云青身子再次颤抖,笑声戛然而止!郭琳将手上的宝剑又刺进半寸,只见云青脑袋一歪,直接死去。

郭琳对着云青一踹,直接将剑拔出。身体虚落的跌倒在地,这具身体本就已经重伤累累,又经过自己这番算计、折腾。此时,再也支撑不住了。

躺在沙上的郭琳,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脑袋里面属于原主的记忆,一波又一波的向着她砸来。

这具身体的过往的种种如同电影一样,一帧又一帧。熟悉是因为这具身体的缘故,陌生是对于的郭琳而言。

这具身体,名叫云不负,父母皆是云家长老,修为大灵师,但五年前意外身亡。

未婚夫叶坤,叶家族长之子,资质绝佳九星通灵师。但是,就在昨天两人解除婚约。也正是因为伤心难过之下,原主为了躲避流言蜚语,从风沙城来到大漠之地历练。没成想,被族人嫉妒上,尾随身后,欲要杀人夺宝!

“还真是没用!”郭琳接受完记忆,眼露不满。

被人欺压,剥削,只想着息事宁人,呵呵,这样不断的助长他人的气势。下一次,只会被欺凌的更加厉害。

怪不得,天赋出众,现在实力才四星通灵师。修炼资源都被抢的被骗的差不多了,还修炼个毛啊!

按照郭琳霸道的性子,谁要是敢在自己口中夺食物,她就能够送他见上帝。

看着血迹斑斑的身体,郭琳根据记忆,熟练的从储物宝囊里面取出药粉上药。除了一把宝剑与一个储物宝囊,还真的穷的连一颗丹药都没有。

要知道,云家每一个月都会发送物资,用来给云家子弟修炼。花钱大手大脚是败家,但是守不住自己的财富,在郭琳的眼中同样是败家!

郭琳随意的撒了点药粉,从一立方米的空间宝囊里面取出干净的衣物换上。拔起宝剑,直接收进一空间宝囊里面。

不得不说的,这简陋的空间宝囊虽然比不上自己原先的空间,但是即便是云家子弟,能够用得上它的,也不超过十人。足以见,它的珍贵。

斜眼盯着不远之处的两具尸体,要是在末世,自己直接用火系异能烧的一干二净,什么痕迹也不留下。

但是,眼下郭琳只能够放弃。此处血腥之味浓郁,到了晚上,即便是尸体,也会被寻味而来的沙漠群狼给啃食的一丝不剩。

此时,西边的太阳已经彻底的落下了,天一黑风沙城之外就格外的危险。各色野兽尽出,要是实力平庸者,被挠的骨头都不剩下。

郭琳身体还受着重伤,必须要赶在天黑,城门落下之前,回去风沙城。

脚下步子飞快,连飞带走急速的朝着风沙城回去。

额头渗出汗水,当郭琳到达风沙城门口时候,只见大门正缓缓的关上,郭琳脸色一变,高声大喊道:“等等!”

右手向前伸去,身子一纵,连连跳起。

在门还没有彻底关上之际,人从门缝之中挤了进去。

看见这一幕,就连身边之人,都提起了提拔冷汗。

风沙城之门,可是阵法大师特意绘制的。并不会因为有人,就停止运行。一切阻碍它运行的障碍物,都将会祭出阵法大门的攻击模式。一个不慎,就要命亡与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