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手
  • 世道乾坤
  • 茅山掌教
  • 2187字
  • 2021-12-22 19:53:35

首都体育学院的借调函到达东华大学康校长手上的时候,雷克南还在禁闭室里面闭门思过呢!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有点没转过弯来,老子分明是做好事,怎么就成了犯错误了呢?

事情要从上周日说起,那天雷克南陪铁哥们江峰去时尚地下步行街,江峰要给校花方俏买生日礼物。方俏是东华大学大一三班的新生,长的那叫一漂亮,据说家里还是地地道道的富三代,谁要是娶了她,等于是娶了一座金山一样。因此,整个东华大学里面的学生,只要是个男的,都对方俏有那么点意思,女神嘛,暗恋不丢人。

江峰是广大女神追求者里面希望比较大的,起码按位次排的话也能排在第一第二顺位,当然这是同学们自己排的名,在方俏面前,对每一个同学都一个样,对江峰也没什么特别照顾。不过江峰私下倒是和雷克南讲过,他和方俏是发小,住在一个大院,从爷爷那辈就是老战友,俩老爷子一块参加革命,一块提干,战场上互相救助,私底下胡较长短,等生了儿子又比儿子,生了孙子还要比孙子。没想到的是,到了江峰这一辈,方家老大方俏是个女孩,俩老爷子一时就比不下去了,在经过一通吵骂戏谑过后,俩老头倒是有了嘎娃娃亲的想法,不过后来江峰父亲工作调动,从大院里搬走了,就再没见过面。直到在东华大学的新生入学仪式上,江峰这才发现,小时候那个拖着两行鼻涕,好像有总也流不完的眼泪的跟屁虫,居然出落成这样一个绝色美女了!这这着实震了江峰一把,不过雷克南对江峰的幸福回忆嗤之以鼻,说江峰也就只能和校花保持纯洁的童年友谊了,江峰不解,雷克南道:“我们看美女全是美好,你看美女,全是小时候甩鼻涕打滚撒尿和泥,还有什么美好可言?美女一看你满脑袋都是惨痛回忆,你觉得你有多大机会?”,一番话把江峰说的哑口无言,倒真觉得发小这事不那么美好了,不过死党韩雪岩和彭旭一致认为这是雷克南觊觎校花美色,恶意打击江峰的脆弱小心脏,搞得雷克南对这两个人一个中指比过去。

还有几天方俏过生日,好多同学已经在暗做准备跃跃欲试了,江峰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所以把雷克南强拉了来,准备选点特别的东西送给方俏。结果两个大老爷们在地下步行街走了大半天,也没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搞得雷克南嚷着不走了,说江峰你真他特么是个选择困难症晚期患者,这也不行那也不合适,早知道不和你出来了。两个人正在互喷,忽然前边不远处乱了起来,俩人往前面一看,只见在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年轻人,剃着寸头,身上是格子体恤牛仔裤,正往这边跑。人群后面一个白衬衫年轻人追出来,大喊着:“抓小偷!”

一听这话,雷克南眼睛就是一亮,他把刚买的内裤和袜子往江峰的手里一塞,迎着那寸头小青年就过去了。那寸头一看,别的人都是纷纷避让,只有这个小伙迎上来,知道是管闲事的,边跑边用手一指雷克南,吼道:“管什么闲事?活腻了你个小兔崽子?”

雷克南一看,卧槽,这小偷手缝里还有亮晶晶的一片东西呢,不用说,手术刀尖,知道遇到老手了,雷克南停都没停,跑到距离小偷五六步远的地方,一个转身虎尾腿,就踹到寸头的小腹上。这可是雷克南的成名绝技,学校里好多格斗高手倒在他这一腿下,这腿法隐蔽性高,爆发力强,速度快,是雷克南老爹传给他的绝活,据老爹说,当年他爷爷用这腿法踹过美国鬼子,他老爹用这腿法踹过越南鬼子,那叫一个百发百中。

寸头被雷克南一脚踹的“噔噔噔”一连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刀片也扔了,再想站起来,就觉得整个肚子钻心的疼痛,马上又蹲下去了,汗珠子直接就淌下来了。雷克南拍拍手走过来,用手一扒拉寸头的脑袋,“偷的东西呢?交出来!”寸头也不答话,用手一抓雷克南的手腕子,另一只手竟然抓着明晃晃一把小刀,当胸就刺了过来。

雷克南伸手格开寸头的匕首,右手一拧腕子,拜托寸头的手,一拳就砸在寸头的面门,这一下把寸头打的躺倒在地,雷克南上前一步踩住寸头抓着匕首的手腕,另一只脚抬腿就是一脚把匕首踢飞,寸头一缩手,雷克南又是一拳,又把寸头打趴下了,这下可把寸头打疼了,寸头左右一看,跑不掉了,把头一抱身子一蜷缩,躺在那就不动了,但是眼睛依然在四处乱看,伺机逃掉。

这时身后忽然有人吼道:“住手!”雷克南回头一看,原来是几个联防队员,手里边都拎着警棍。为首的一个队员戴着眼镜,穿着夏装警服,指着雷克南问道:“你住手,怎么回事?”雷克南道:“这是个小偷,被我抓住了,他还用刀捅我!”几个队员过来看了鼻孔嘴角都是血的寸头,眼镜问寸头道:“你是小偷?偷的东西呢?你的刀呢?”

寸头一看马上说道:“同志你来的正好,我不是小偷,我就是路过,这小子上来就打我,无缘无故的,你看看他给我打的!”雷克南怒道:“我操,你敢睁眼说瞎话?刀,刀呢?谁看到了?”再往四周看去,别说那把匕首,连那手术刀片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几个队员把寸头拉起来,浑身上下搜了下,除了几十块钱零钱,别的什么都没有。眼镜看向雷克南,“你说他是小偷?他偷什么了?”

这下雷克南头大了,匕首也不见了,刀片也不见了,身上还没有赃物。雷克南四下一望,忽然看到了那个白衬衫年轻人,连忙说道:“偷的是他的东西!”几个人一起看向那白衬衫,白衬衫本来是想往后退,悄悄走掉的,不料被雷克南这样一喊,身边的人自动的让开了,把他露了出来。白衬衫看着寸头的眼神,喏喏道:“没有没有,我没丢东西,你看错了!”

眼睛看了看雷克南,说道:“打架斗殴,都跟我回去!”雷克南真是气疯了,他指着白衬衫喊道:“我特么替你捉小偷,现在你拍拍屁股说没有?就你这熊样的,早晚还得招贼,没人帮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