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浑厚的声音响过,武将站班的队伍中,有三个魁梧身形,站了出来。

镜头在三个人面庞上一扫,观众又是一阵弹幕。

“两个老头一个帅哥!”

“那个青年,不是就是片头的那个,白马红甲将军吗?”

“这个青年一定是卫青!”

“剧透:兵出四路,只有卫青得胜。”

“不要剧透!显你能!”

“剧透者不得好死!”

汉武帝身心一口气,说道。

“四位将军听好,朕已经下定决心北驱匈奴!”

“这次作战,不同以往,朕要你们各率一万骑兵,从上谷、代郡、云中、雁门出击匈奴!”

“你们全部轻装简从,深入大漠,主动出击,朕要你们,打一场声势之战!”

“是!”

四个武将,异口同声。

身为武将,哪个想被说成胆小鬼?!

他们本来就想着有机会,与匈奴决一死战。

在听了御史大夫韩安国的话之后,更是下决心,扫平匈奴。

就连汉武帝都没想到,这个韩安国拉的这一波仇恨,无意间,帮他施了一次激将法。

文官听皇帝如此说,也就明白了他的心意。

说完话之后,汉武帝发现,在他提到卫青的时候,所有的大臣,包括李广,眼神中,都有些轻慢。

汉武帝明白,文武百官是对于皇帝重用自己的小舅子,有些不满。

于此同时,韩安国一脸凝重,身体向前微微前倾了一下后,然后,又马上正了回来。

汉武帝看出,韩安国这是有话要说。

“韩大夫,你还有建议,对吧?”

“呃……,陛下,臣斗胆,只是这大漠茫茫,若我军兵出四路,难以支援,如此行军,是不是很容易被匈奴各个击破呢?”

在场的大臣又是一阵交头接耳。

韩安国所言,有理有据,也是符合兵法的,这让汉武帝有些语塞,不过,正好……

汉武帝喊道:“卫青!”

“臣在!”

“韩大夫所言,你觉得,如何?”

卫青低着头,说道:“陛下,青是晚辈,尚未经历过什么大阵仗,不过,臣知道,陛下指向哪里,青就打向哪里!”

听了卫青的话,韩安国和一干反对作战的大臣,脸上都有些不好看。

皇帝指哪里,他就打哪里,那这意思就是说,他们反对皇帝出兵,是不对了?

汉武帝一笑。

“卫青,你真是滑头!”

“不许敷衍!朕说过了,今天,所有人都要表态,你就说说吧,没关系的。”

“是!”

卫青直起身,说道。

“陛下,臣以为,此次作战,我军要以骑制骑,以快打快,寻找机会,打击匈奴!”

“这样的战法,对我军来说,固然是全新的。而对匈奴来说,也是全新。”

“匈奴定然想不到,我大汉天兵敢于深入大漠,更想不到,我们居然敢与他们骑兵对冲!”

“臣料定,匈奴定然是猝不及防,不可能集中兵力,包围我军!”

听了卫青的话,李广等人都将惊讶的目光,投向了卫青。

而汉武帝,则是赞赏的点了点头。

这时,汉武帝突然站了起来,说道。

“看来,卫青知道朕的想法呀!”

“此次作战,朕不在乎一军一卒的伤亡,也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

“大汉建立七十年了,对匈奴屡战屡败,以至于国威沦丧,真乃奇耻大辱!”

“朕此战,就是要雪耻!”

“这是作战,胜负重要,昭示天下我大汉的态度更加重要!”

“朕就是要告诉大汉的军民,还有匈奴人,从此之后,攻守之势异也!”

说话间,汉武帝拔出了腰中的佩剑。

剑光寒芒,透彻大殿。

“可有臣公认得此剑?”

“此剑,乃是朕登基之时,自己锻造的天子剑!”

“今日,朕以此剑明誓!”

“自此,寇可往,我亦可往!”

说完,汉武帝右臂一甩。

咔嚓!

汉武帝身前的书桌,居然被一剑砍断!

文武百官,皆被震撼!未央宫内,大臣高呼万岁!

而弹幕也如洪水一般喷涌。

“泪目!泪目!”

“太感动了!”

“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麻了!麻了!”

“真想应该宋朝皇帝看看这个!”

“寇可往,我亦可往!”

“大汉天威!天佑华夏!”

“这是华夏第一次露出獠牙!”

“咬死他们!”

镜头下移,唐锋已经站在了汉武帝宝座的一侧,开始了解说。

“廷议之后,王恢献上了马邑之谋,可惜未能成功。王恢也因怯战入狱,最后自杀。”

“其原因,就是王恢虽主战,但不了解汉武帝的心思,而不能力战。倘若力战,哪怕是死了,其功绩也会让他入麒麟阁。”

“说到麒麟阁,不得不说封狼居胥、冠军侯,霍去病,霍去病没有参与未央宫的廷议,也就没有了出镜的机会。”

“但他的功绩,名垂史册!那一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话,激励着所有为华夏而战的男儿!”

“酒泉之名,更让他的传奇,千古流传!”

“少年将军,横绝大漠,如入无人之境!斩杀匈奴岂止十万!”

“霍去病死后,配祀武帝的茂陵。汉武帝特意将他的坟茔,修成了祁连山的形状,用以将其功业彪炳史册。”

“还有苏武,为抗击匈奴,他历尽艰辛,持节不屈,可谓是忠贞爱国!”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一共进行了四十四年。除了卫青大破龙城外,还有一战,值得一提,那就是漠北之战。”

“此役是汉朝反击匈奴规模最大,战场距中原最远,最为艰巨的一次战役,也是大汉与匈奴的决战。”

“此战进行之时,有天文官报告,夜空中,有五星连珠的吉像,汉武帝听后大喜,说道‘五星出东方利中一国’。”

“果然,此战汉军大胜,从此奠定了汉朝对匈奴的优势。”

“为了纪念五星联珠这一祥瑞之兆,汉朝专门做了织锦护臂,上面绣着“五星出东方利中一国”,并发给前线将领佩戴。”

“公元1995年10月,在XJ尼雅遗址一处古墓中,有考古队在一座古墓中,发现一具尸体的右臂上,绑着一个色彩鲜艳的织锦,织锦上八个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一国。”

“这件汉代蜀地织锦护臂,后来成为国家一级文物,中一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被誉为20世纪中一国考古学最伟大的发现之一!”

弹幕中,众人惊呼。

“这是巧合吗?!”

“五星出东方,利中一国!”

“不是巧合,是必然!”

“天道轮回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