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国虽大,好战必亡……

只见,大殿中,大臣正在低声讨论之时,一个峨冠博带,戴着紫色绶带,一副大儒模样的老臣,站了出来。

“臣,御史大夫,韩安国请奏!”

这个御史大夫韩安国,自幼博览群书,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成为了闻名的辩士、学问家。

此人深得汉景帝的信任,到了武帝,更是官至御史大夫,位列三公。

“陛下,王大人所言,有一定道理,这匈奴却是可恶!”

“可我大汉进攻匈奴,也实属心有余,而力不足。”

年轻的汉武帝,依旧是面似秋水,问道。

“韩大夫,这心有余,而力不足,何解?”

韩安国语气平缓,继续说道。

“陛下,臣有三点,请陛下试听之。”

“你说吧。”

“是,这第一,秦王施暴政多年,天下疲敝,百姓们温饱都很困难。自陈胜吴广大泽乡反秦,到我高祖灭项羽,大汉一统,华夏之地,又经历近八年的天下大乱。”

“这八年的大乱,在各路杀伐之下,华夏人口锐减,农田荒芜。”

“直到我文、景皇帝,实行与民休息的制度,减轻税负,鼓励生产之策,华夏之地才刚有了生机。”

“若此时发动战争,定然是钱粮消耗无数,即便打赢匈奴,也无所获。”

“而国力,很可能因此会急转直下。如是战败了,那更是难以复起,请陛下慎重!”

一段话说完,殿上寂静一片。

年轻的汉武帝,目光如炬。

“好,你继续说。”

韩安国继续说道。

“第二点,这匈奴人是狩猎游牧,据说,他们三岁能骑马,五岁能挽弓,各个都深谙骑射。”

“狩猎生活,又让匈奴人养成了残暴好杀,争强斗狠的性格。”

“而我们汉人,务农定居,读书种田,从来都是以礼待人,作战上,我们就已经处于下风。”

“匈奴袭扰边疆,汉军已经是难以抵挡。若我方放弃长城的防御,与匈奴野战的话,何以致胜?”

韩安国说完这段话,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大行令。

眼神中,尽是:不懂就别瞎哔哔。

汉武帝问道:“那第三点呢?”

“陛下,第三点,那就是若我们主动出击,茫茫瀚海沙漠,那匈奴人骑着马,来去如风,我们去哪里找他们?”

“依臣之见,此事还需慎重。”

朝堂上,众人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讨论着御史大夫韩安国的话。

不时还有人点头,似乎是认可韩安国的话。

汉武帝没有表态,也没有阻止大殿中百官的讨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此时又有弹幕出现。

“费那么多话干什么!皇帝下圣旨,反对者一律干掉!”

“打匈奴!不废话!”

“没错!谁不听话,就拿下,换听话的人!”

“同意!还有,这个节目真的是直播吗?”

看到几条弹幕,大殿中的唐锋解说道。

“我看到观众的弹幕发言,他们认为,皇帝下圣旨,可以乾纲独断,简单粗暴,甚至是君要臣死,臣也必须受死。”

“而真实的情况是,自古君臣之间,就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

“就拿现在大殿中,年轻的武帝来说。若他以强势让大臣们同意北征,那么,大臣们就会对他的旨意阳奉阴违,如此一来,势必导致战略的失败。”

“此为,汉武帝必须要说服所有的大臣,和他同心同德,如此,才是真正的领袖。”

唐锋的解释非常及时。

首先,他是修正了一下,人们对皇权至高无上的误解。

更重要的是,在不留痕迹中,唐锋也已经说明了,他是在直播中。

台长办公室内,李肃拍着手对宋刚说道。

“老宋!这个唐锋真是人才呀!主持风格,和你的节目,真是相得益彰!”

“老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以前你的节目,透着一种老气横秋,今天,哈哈,真实!有文化!身临其境!”

李肃是一脸激动,可宋刚的脑袋上,又加了几个问号。

直播的场面和演员,这两点已经很惊艳了,而这台词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刚才两个所谓的演员说的,涉及到了很多历史方面的知识。

可不是一个编辑,用一个下午,就能写的出来的。

就是能写出来,可只有一个下午,演员哪有时间去对台词啊!

想到这里,宋刚突然又意识到。

不对!现在可是直播!

难道这些台词,是演员自己发挥的?

难道唐锋请来了专业的历史研究人员,扮演历史人物吗?

现在直播中的几个人,情绪自然,动作沉稳,没有一点表演痕迹,真可谓是演技炸裂。

可这些人,作为自身电视媒体人,宋刚是一个都没见过。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屏幕上,青年汉武帝抬手,示意大臣们先不要议论。

“大家先静一静,朕想先问一下韩爱卿。若不战,那以何策略对匈奴呢?”

韩安国说道。

“陛下,当年高祖与冒顿单于战于白登山后,我大汉就一直以和亲政策,为安边方略。”

“匈奴贪图财货,不如我们准备一些金银布帛,继续以民家女孩,冒充公主,送与匈奴单于,化干戈为玉帛,以安天下。”

“不用我大汉一兵一卒,这也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虽然如此做,有些失仪,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望陛下三思。”

“另外,我大汉一向信奉黄老之术。《道德经》有云,治大国如烹小鲜,一动不如一静,无为而治,方是上策。”

“陛下现血气方刚,不可意气用事,臣冒死谏言。”

“《司马法》又云,国虽大,好战必亡,请陛下三思。”

韩安国说完,深施一礼,一副高深的模样。

汉武帝脸上依旧是阴晴不定,问道。

“韩大夫所言,引经据典,鞭辟入里,可谓止战名篇,大家同意吗?”

听汉武帝这么问,大臣们纷纷表示。

“臣附议!”

“臣附议!”

“臣也附议!”

朝堂上,一众官员随声附和。

一阵弹幕。

“多年管理经验:汉武帝压力不小!”

“那也要打!”

“大汉打不过匈奴吗?”

“打是打了,如何反驳?”

“这帮家伙,真是没胆量!”

只听宝座上的汉武帝一阵冷笑。

“呵呵……”

那笑声不大。

可就是这么一阵笑,大殿中,所有的大臣都看着汉武帝,不知道这位年轻的皇帝,会有什么话要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