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谁说书生不好杀?

不用看,只是用耳朵听,那宽厚、沉稳嗓音,并知道这话是于谦所说。

诸位官员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于谦会选择主动出击这一方式。

接着,众多官员开始提出疑问。

“于大人,凭城据守,我方尚不能制胜,怎可与瓦剌骑兵野战?”

“就是啊,我们现在的士兵,虽然经过训练,大多还是老弱病残,不可与瓦剌争锋啊!”

“还是凭城据守稳妥些,我们手中有炮、有火铳,还有不少弓箭,神机箭也有很多,为何要与敌军肉搏?”

“还请于大人三思!”

“请大人三思!”

“……”

于谦一脸正色说道:“也先率领瓦剌大军到来,凭的,就是一股嚣张的气焰。”

“如果我们坚守不出,那么他们的嚣张气焰就会更盛!”

“我大明开国将近百年,昔日高祖,布衣出身,驱逐暴元!”

“成祖也是御驾亲征,横扫漠北。怎么到了吾辈,居然会害怕一个小小的瓦剌?”

于谦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却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

文武百官都用惊讶的表情,看着于谦。

于谦环视了一下众人,目光森冷,面色严峻道。

“军令:大军全部开出九门之外,列阵,迎敌!”

一道军令下达,文武官员呆若木鸡,大厅之中,鸦雀无声。

谁会想到,于谦会下如此将令。

惊讶还在继续。

于谦继续说道:“锦衣卫巡查城内,但凡查到有盔甲军事不出城作战者,立斩当场!格杀勿论!”

震惊!

几个胆小的官员,吓得差点跪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杀人如麻的武将,也是面露惊恐神色。

两人还相互看了一眼,眼神除了惊恐,还有一丝质疑。

眼前这个杀气腾腾的家伙,还是昨天的,不,还是刚才那个,温文尔雅的兵部侍郎于谦吗?

弹幕中,观众们对于谦的表现,也是称赞。

“牛!霸气!”

“好强的杀伐之气!”

“这股气,就是再给也先十万,他也攻不下京城!”

“这才叫君子!君子怀德,也拿刀!”

“真君子!”

“……”

还没等这些人缓过神来,于谦那沉稳又富含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九门为京城门户,必须有能兵强将,重点守护!”

“如有丢失者,立斩!”

接着,于谦用手指着沙盘,开始分配任务。

唐锋这时解说道:“BJ的城墙,和大体布局,是在成祖建都的时候,就定下的。”

“其中,京城的九门,是整个BJ城防的重中之重。”

“在布置任务之时,于谦将东、西、南方向,及北边压力稍弱的城门,分给了其他守将。”

“而这北门的德胜门,正对着也先的大营。大战一开,此地必然是主战场。”

“于谦会把德胜门交给谁来防守呢?”

镜头中,于谦将几座城分配好了之后,指着沙盘上的德胜门。

“德胜门守将,于谦!”

此言一出,堂上的官员,尤其是武将,是睁大了眼睛,用仰慕的眼神看着于谦。

唐锋解说道:“起初,朝廷中的众多武将,对科举出身的于谦,并不很信任。”

“不是信任他的忠诚,而是武将们不相信,一个文官懂打仗。”

“可当于谦展示出了自己的决心,同时,将最难防御的城门,留给了自己。”

“这就让武将们,对于谦另眼相看。”

“而接下来,于谦将发布了震慑全军的军阵连坐法。”

“这个连坐法,被后来的明代大将经常使用。”

只见于谦深吸一口气,说道。

“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

“战端一开,即为死战之时!”

“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

“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

“敢违军令状,格杀勿论!”

弹幕中,观众也感受到了于谦,那凶狠的杀意。

“这个命令我听过!没想到是于谦第一个说出来的!”

“牛!威武!霸气!”

“这还谁敢逃跑?!”

“打死也不能跑!都是死路一条!”

“死在阵前,还有抚恤,落下一个英名。”

“没错,后退被杀,什么都没有。”

“……”

再看堂上的文官们,各个是脸色苍白,冷汗直冒。

反倒是武将,满眼放光,似是迫不及待,要与这也先在京城外,拼杀个痛快。

于谦这时转身,看向了一位官员,厉声说道。

“兵部侍郎,吴宁,听令!”

“是!”

“传将领,大军开战之日,众将率军出城后,立即关闭九门,有胆敢擅自放入城者,立斩!”

这下,就连刚才还是要誓死一战的武将们,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唐锋解说道:“当夜,于谦发布的每一天军令,必有立斩二字!”

“其实,这是对的。”

“当下一战,已无退路。若败了,不仅自己的身家不保,就是华夏北方,也是必遭沦陷。”

“这场战斗,于谦输不起,大明输不起。”

“换句话说,那就是,不胜,必死!”

在众人的脸色,稍稍安稳一些后,于谦对所有人说道。

“土木堡,数十万大军毁于一旦,太上皇被俘,瓦剌兵临城下,国家到了如此的地步,难道,我们还有什么顾虑吗?”

“若此战失败,大明必蹈前宋之覆辙!”

“到时候,诸位有何面目去见天下之人!”

“拼死一战,只在此时!”

众人被于谦的话感染了,他们也是振臂一呼。

“拼死一战,只在此时!”

“……”

华夏某部,家属院中,一个老人正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唐锋的节目。

“爷爷,你看什么呢?”

老人的孙女上前问道,可是,这老人似乎没有听到,举行看着电视中,于谦那气壮山河的威武气势。

看老人不说话,一向受宠的孙女又问道。

“瞧你这架势,我还是在您参加阅军的时候,看您这么认真。”

看女儿有些淘气,妈妈走了过来。

“晓丽,你看什么呢?快去休息吧。”

接着,女人又对老人说道。

“爸,太晚了,您去休息吧。”

这老人一抬手,示意不去,而他的眼神,则是继续盯着电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