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这个皇帝就你了

听到朱祁钰的后顾之忧,于谦也是安慰。

“殿下勿忧,如今,王振党羽已除,文武百官定然会认可殿下。”

“只要殿下可以下定决心,百官定然前仆后继。”

“再者,这一个月以来,城中防守,已经完成。”

“京城防御,城高池深,兵精粮足,也先要是来了,想要攻下京城,无异于痴人说梦。”

“只要殿下黄袍加身,守在京城,天下必然安定!”

朱祁钰听了于谦的话,眉头并没有舒展。

唐锋在此处进行了解说:“现在的朱祁钰,实属是骑虎难下。”

“这皇帝的位置,可是谁都想坐一坐的。虽然朱祁钰,在以前,从没有想过和哥哥争这个皇位。”

“可现在有机会了,而且是名正言顺。试问,权力的诱惑谁能抵挡?”

“但是,太平天子好坐,现在的京城,乃至于大明,都是岌岌可危。”

“真坐下了这个皇帝,那也是要负责任的!”

朱祁钰继续皱着眉,低着头。

于谦则是恭敬的站着,也不说话,只等朱祁钰同意。

此时此刻,也由不得他不同意了。

突然,朱祁钰站起身,一脸正色道。

“为了祖宗江山,孤就继承皇帝位!”

于谦立刻躬身行礼。

“陛下有此决心,天下必安!”

唐锋这时走出了文渊阁,一边走一边解说。

“不久之后,朱祁钰登基,年号景泰。而朱祁镇,则被尊为了太上皇。”

“在这两月左右的时间里,于谦真正做到了力挽狂澜!”

“不仅解决了殿内殴斗事件,朱祁钰登基。”

“他每天还要视察城防,修补城墙,安排训练,调兵遣将。他每天都在忙碌,只为多争取一时间,多做一些事情,只有这样,才能多一分胜算!”

“而他每天出现的身影,就是一杆旗,激励着所有人。”

“就这样,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只等也先和瓦剌大军来了。”

说到这里,唐锋已经走到了BJ城的城墙之上。

镜头处,城墙外的远方,突然一阵黄尘四起,还伴随着隆隆声。

马蹄声,喊杀声,当声音临近,这才看清,是十万瓦剌铁骑。

此时,城墙上还有很多的士兵。

这些士兵既不恐惧,也不激动,反倒是一脸轻松的表情。

好像他们在说,你们终于来了。

镜头中,一个蒙古大帐里面,几个瓦剌将领,正在围着一只烤羊,一边喝酒一边谈笑。

但眼尖的观众,已经看到这群人里面,有一个人,身穿明朝官员的衣服。

他们叽里呱啦说的语言,唐锋并没有给翻译出来。

其实也不用翻译。

唐锋站在他们身边解说道。

“这次,也先带来了十三万瓦拉精锐,已经到达了BJ。”

“也先是在土木堡之战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消灭的,正是明军二十万的主力。”

“一时之间,大元重兴的梦想,自己将成为第二个忽必烈可能,都让他忘乎所以。”

“而他身边的那些将领们,更是垂涎着,BJ城里的金银珠宝。”

“于是,瓦剌大军,倾巢而出,誓将大都夺回!”

唐锋又指着,那个穿着大明官服的人说道。

“这个人叫做喜宁,曾经是朱祁镇的贴身太监,朱祁镇被俘后,这个太监便投靠了也先。”

“他为也先制定了进军路线,那就是绕过大同、宣府,两个军事重镇。”

“突破紫荆关,直扑京城。当然,这个行军路线,于谦也是预判到了。”

镜头里,瓦拉将领们,大块儿吃肉,大口喝酒,颇有胜利者的感觉。

“在他们眼中,大明的国都,就像一个没有上锁的房子,自己踹上一脚,便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那二十万精锐,一夜之间都被杀的干干净净,这BJ城里还有什么人能抵抗,什么人敢抵抗?”

唐锋解说完毕,鄙视地看了喜宁一眼。

弹幕中,观众对这个叛徒也十分厌恶。

“这叛徒真的比敌人更可恨!”

“带着瓦剌大军入侵,千刀万剐他都不解恨!”

“这瓦剌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不着急,于大人分分钟教他做人!”

“……”

电视上唐锋迈着大步,从瓦剌的帅帐中,走了出来。

一转身便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大明兵部衙门。

这里没有了烧烤的气氛,更没有摆什么酒宴,甚至连茶点都没有。

于谦坐在堂上,下面一众官员。

在屋子中间,BJ城的沙盘。沙盘的外面围,密密麻麻插着很多黑色小旗子。

官员们正围着沙盘指指点点,他们都在积极开动脑筋,想着破敌之策。

唐锋也站在了沙盘的一旁,仿佛是他也参与到了,这场BJ保卫战的计划之中。

这时,坐在堂上的于谦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问。

“瓦剌大军就在城外,我们下一步应当怎么做?”

这时候,一个武将模样的人,也是当仁不让,大声说道。

“瓦剌大军气势汹汹,携土木堡之胜的余勇,我们应当避其锋芒,紧守城门。”

“另外,我们应当坚壁清野。这十几万人,一天耗费的粮食,也是不少。”

“等他们粮食吃尽,军中出现疲惫状态,自然就会退兵。”

“到时候,我们再追击不迟。”

唐锋在一旁解说的:“这个武将,名叫石亨,也是一员敢打敢拼的人物,也参与了土木堡之战。”

“只不过,在土木堡一战,此人逃回了京城未死。”

“现在是用人之际,于谦也并没有责罚他,还给他机会,让他继续领兵作战,一雪前耻。”

“只可惜后来,这个时候也加入到徐有贞一伙。”

“不过这是后话,我们先来看一看,BJ保卫战中于谦的表现。”

石亨将自己的观点说完,身边一众官员都是点头,甚至有人对着石亨,挑起了大指。

屋里的人,似乎都同意他的意见。

但只有一人,摆手说道。

“石将军说的,确实是一个办法,也非常可行。但是,这瓦剌大军来到京城之下,我们当以迎头痛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