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这个皇帝我不想当

弹幕中,观众们也发出了对于谦的赞叹。

“于谦可真厉害!大胆!冷静!”

“他就BJ城这是第二次了!”

“这要是内乱了,也先也就不用攻打BJ城了。”

“了不起!了不起!”

“……”

站在一旁的唐锋说道。

“的确,如果不是于谦力挽狂澜,恐怕京城已经内乱开始了。”

“大胆推测,如果这次殿中的殴斗引发事端,那么,朱祁镇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成化皇帝,很有可能,会在南京登基。”

“更糟的,则是也先拿下BJ,将这个成化皇帝也掳走。”

“攘外必先安内,于谦当日所做的,相信没有谁会比他做的更好。”

镜头再次聚焦于谦,只见大殿中,所有的大臣都是面带敬重之色,看着于谦。

等下了朝,于谦如众星捧月一般,被文武百官团团围住。

“于大人,多亏由你!”

“我们差点就忘乎所以了,多谢于大人!”

“今后,于大人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面对众人的夸赞和恭维,于谦微笑,抱拳感谢。

这时,一个大臣说道:“于大人,如今敌人会随时南下。倘若他以陛下为人质,我等该怎么办?”

于谦道:“此事,谦也是一直再想。自土木堡之战,已过月余,也先并未伤害陛下。”

“起目的就是要以陛下,要挟朝廷。”

另一个大臣说道:“之前,摄政说,要让徐大人解决此事,我们可以问问徐大人啊。”

正说着,就看一个人,一转身,向着东华门快步走去。

只见他越走越快,突然,一个大臣喊了一声。

“徐大人,你去哪里?”

话音刚落,那人居然飞快地跑了起来。

此人正是那徐大人!

看到徐大人犹如狼奔豸突,午门广场上,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唐锋站在东华门处,这徐大人从他身旁跑了过去。

“这个徐大人,就是后来的徐有贞。他此时听到众人的哄笑,并没有心生惭愧。”

“相反,此时的他,心生怨恨,他很这些人,尤其是恨于谦。”

观众们也是十分鄙视这种人。

“这种人也配读圣贤书?”

“小人!和我们单位的那个傻逼有一拼!”

“真不要脸!”

“就是这个徐有贞,后来害死了于谦!”

“小人!小人!”

“……”

从弹幕上看得出,所有的人都是痛恨小人,同样的,小人真的是到处都是。

于谦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徐有贞。

于谦道:“各位大人,陛下在也先手中,断然不会轻易返还。”

“为保大明江山,为抵御瓦剌之时,军士们不会投鼠忌器,我们当再立新君。”

众人听了于谦的话,也都是点头认可。

不过,也有人提出了疑问。

“于大人,若是陛下后来回来,我等会不会……”

于谦道:“大人不要担心,如今,天下悬于一线,危如累卵。”

“若大明丢了半壁江山,我等有何脸面,见天下的百姓?”

“我等诚忧天下,非是为了私计。”

这时,齐忠平和齐婉两人也在看电视。

当看到这一幕,齐婉也是非常感动。

“爸,这个节目太棒了!你看这午门修整的,绝对是有历史考量。”

“这些官员的衣服,也是绝非是普通的道具,一定是花了大功夫的。”

“尤其是这个于谦的演员,我觉得,那股子气质,可是演不出来的。”

齐忠平一边听齐婉的话,一边不住点头。

“嗯,你说的,也是很有道理。这个唐锋,确实不简单……”

听到齐忠平对唐锋的看法,有了一些改变,齐婉也是心中窃笑。

“老爸,你说这个唐锋哪里不简单?”

齐婉似乎是要乘胜追击。

老学究齐忠平果然上当了。

“嗯,我觉得,这个唐锋,不仅是对历史研究很到位。”

“最重要的,就是他的三观也很正。”

齐婉听了一愣,老爹这么说,可是有点玄学了。

“您怎么看出他的三观正了?”

齐忠平一副思考的样子。

“我第一次看他的节目,我看到汉武帝的雄才大略。”

“我也看过不少,关于汉武帝的电视剧、纪录片,可是,从没有那个片子,会像唐锋制作的这么考究。”

“你要知道,华夏的后人,对于先人是格外敬重。”

“唐锋把节目拍的这么好,那就是对祖先的尊敬。”

齐婉听了,也觉得有道理。

齐忠平继续说道:“除了他专业、用心之外,他的题材选的非常好。”

“这于谦,真可谓是挽狂澜于既倒的英雄!”

“还记得你小时候,我带你去杭州吗?”

齐婉点点头。

“嗯,那你应该记得,我带你去的三个人的墓吧。”

齐婉当然记得。

“是岳飞、于谦和张煌言。”

齐忠平点点头,说道。

“我华夏,在最危机的时候,总是能够有人站出来。”

“即便是没有成功,但这些人却能够激励华夏的后人。”

“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唐锋,应该也是有几分热血的。”

齐婉听了,只觉得自己的爸爸,可是比她更了解这个唐锋。

这个姑娘不仅脸上突然一红,紧紧抱着靠枕,继续观看节目。

此时的镜头,又到皇宫内。

不过,不是在金銮殿上,而是一旁的文渊阁。

阁中,只有朱祁钰和于谦。

“给于大人看座。”

当朱祁钰看到了于谦,脸上的表情有些紧张,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大人物一般。

“于大人,这皇位,孤真真是做不来啊!”

于谦刚坐下,朱祁钰便开始给自己求情。

“不如,让太子朱常洛做皇帝吧,孤继续摄政,如何?”

于谦立刻起身,正色道。

“殿下,你有什么疑虑吗?”

朱祁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唉,这皇位,孤是在是不想坐啊……”

“那天大殿的事情,你也看见了,这文武大臣,有哪个会听我的?”

“孤现在想想,还是心有余悸啊!”

“说句心里话,孤也不怕你笑话。”

“瓦剌大军也好,也先也好,孤绝对不怕。可是,说到这文武百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