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是于谦救了我们!

原来,他是被身后的一个大臣推倒的。

十几个大臣,跨过了倒下的锦衣卫,扑向马顺。

接着,拳头、朝靴还有笏板,像下雨一样打在了马顺的身上。

咬下马顺脸上肉的大臣,站起身来,大口咀嚼。

这一幕,把朱祁钰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

朱祁钰双手颤抖,他从没有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大臣,居然也会如此凶残。

在这些动手的大臣们里,还有很多已经白发苍苍,行动不便。

看着这些老者嘴里嘟囔着,举着拳头,颤颤巍巍,走向马顺。

弹幕中,观众也是惊讶。

“真动手啊!”

“卧槽!够狠!第一次见到被咬下一块肉的人……”

“打死他!打死他!”

“早点送他去见王振吧!祸国殃民的东西!”

“……”

一阵拳打脚踢后,马顺已经不再惨叫了。

众人让开后,只见马顺已经被打死了。

唐锋又解说道:“此时的大臣已经失控了,愤怒占领了他们的情绪。”

“再加上刚才,朱祁钰想要早点走,这就让大臣以为朱祁钰在袒护王振的党羽。”

一个大臣站在殿中,满脸的怒容。

“殿下!马顺已死,但王振的党羽依然很多!”

“为保大明江山,臣请殿下交出其党羽!”

大臣话音刚落,大殿之中,文武百官立刻响应,甚至已经有人,指着朱祁钰的鼻子,大喊大叫。

“交出王振党羽!”

“请殿下不要袒护他们!”

“我要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

朱祁钰吓得脸色苍白,身体都在颤栗之中。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纵观大明王朝二百七十六年,哪个皇帝,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孤、孤不会袒护他们!”

“金英何在?”

朱祁钰呼唤他身边的太监。

那金英平时与王振也是一向交好,毕竟都是太监。

可这个时候,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

金英道:“殿下,我这就去带王振的党羽来。”

说完,一路小跑,走出了大殿。

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太监,这些太监知道,如果现在不走,很有可能,今天会被这些大臣打死。

果然没过多久,这个叫金英的太监,带着两个身穿紫袍的太监走了进来。

这两个人似乎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让他们走进大殿,看到一地的乌纱帽、玉带、血迹,还有马顺的尸体,立刻傻眼。

互相看了一眼,正在惊恐之中,只听大殿的门哐当一声,被金英从外面关上了。

虽然还没有闹明白怎么回事,但两人已经知道,自己被暗算了。

再看殿中的大臣,犹如恶虎看到了绵羊。眼神充满了杀意,两人被看的浑身发抖,后背一阵寒意。

不由分说,两人转身就要跑,可就在此时,听到身后一声大喊。

“毛贵、王长随,你们两人助纣为虐,今天,你们两人的死期到了!”

说话间,一群已经扯破了衣服,凶神恶煞的大臣,便冲向了两人。

两人连救命都没来得及喊,便淹没在了一片拳脚之下。

没过半炷香的时间,两人已经被打断气了。

两人打死之后,大神们似乎平静了一些。

虽然有人还在怒斥、叫骂,但气氛有所缓和。总之,出了心中的恶气,自然就痛快了一些。

大殿中已经没有了太监,只剩下朱祁钰和这帮刚刚打死人的。

朱祁钰恢复了一些神智,就想逃回后宫。

毕竟远离危险,是人类的第一本能。

朱祁钰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可是这帮大臣,只图打的痛快,却不知道危险正在靠近他们。

唐锋解说道:“在这次殿内殴斗事件中,打死两个太监,就像踩死两个蚂蚁,并没有什么可怕。”

“可是,他们打死的那个马顺的身份,是锦衣卫指挥使。”

“这些大臣,将自己的领导活活打死,一旦日后,锦衣卫展开报复,那么,绝对会是冤狱四起。”

“到时候,恐怕其血腥程度,远远超过今天。”

“毕竟这马顺之死,并非是皇帝下的令,大臣当着皇帝的面,打死朝廷命官,与谋反无异!”

“如果朱祁钰,在这个时候离开。恐怕朝廷的这些大臣必死无疑,甚至锦衣卫血洗大殿,都有可能!”

的确,现在大殿中的一些锦衣卫,冷着眼睛,注视着这些大臣。同时,手开始摩挲绣春刀的刀柄。

他们似乎是要把今天,大殿之上的大臣的所作所为,记在心里。

记录他们到底是谁打了马顺,用什么打的,打了多少下。

此时,朱祁钰已经起身,马上就要转身,退出大殿。

只听一声大喊!

“殿下!马顺等人是王振的余党,其罪该死,请陛下下令,百官无罪!”

朱祁钰一回头,金銮宝座之下,站着的正是于谦。

此时的于谦,衣衫褴褛,帽子也歪了。

原来,于谦在赶过来的时候,被大臣拥挤。他也是奋力摆脱人群,才走到了朱祁钰的身前。

唐锋说道:“这句话,可以说是点醒了在场所有的人。”

果然,朱祁钰下令。

“马顺等三人,为王振一伙,死有余辜,百官无罪。”

“传锦衣卫,迅速缉拿王振的侄子王山,将其凌迟处死,以平天下人之怒。”

大殿之上,百官这才开始整理衣装,收拾起妆容。

甚至有人发出了尴尬的笑声。

唐锋解说。

“之所以要杀王山,也是朱祁钰自保的办法。天下人怒不怒,朱祁钰并不关心。”

“现在这些大臣要是发怒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就这样,马顺三个人的尸体,被吊在了东华门。这三个人的尸体,不仅被悬吊示众,百姓们也没闲着。”

“老幼妇孺,拿着石头,往这三具尸体上打去,以解心头之恨。”

“而王振的侄子王山,被千刀万剐了。”

“虽然这几个罪魁祸首被被处死了,可朱祁钰的心头,却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第一次感受到,政治活动的可怕。”

镜头再次转到大殿中,包括朱祁钰在内,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于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