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冤有头债有主

看到如此情景,观众们也是各自抒发着感慨。

“这皇后一看就是真心的。”

“她是哭皇帝,还是哭自己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还是蛮可怜的……”

“土木堡五十万将士,他们可怜不?”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

唐锋缓步走出了皇后的寝宫,每迈一步,场景就跟着转变,一边走还一边说。

“虽然已经决定要死守BJ,但是,有些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其中一个,那就是王振已死,他的党派,该如何处置?”

唐锋龙行虎步,几步便走到了大殿之中。

只见满朝文武,跪拜在朱祁钰的身前,一个大臣站班说道。

“臣有本!”

唐锋解说道:“这个人叫陈镒,十人督查院右都御史。为人清廉,对王振可谓是深恶痛绝。”

“前一段时间,一直忙着备战,那么接下来就要处理一下王振的身后事了。”

朱祁钰看到有大臣启奏,便以为只是普通的奏报,看着那个陈镒,轻轻说道:“陈大人,你说吧。”

陈镒说道:“王振祸国殃民,作恶多端,害的皇帝身陷敌营,如此恶行,不灭族,不足以安人心,平民愤!”

朱祁钰听了陈镒的话,当时就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平时看着温文尔雅的陈镒,怎么说出如此凶狠的话?

陈镒接下来的举动,更让他惊讶。

只听这个陈镒真可谓是义愤填膺,列数王振的种种恶行。

只见他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最后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臣们见陈镒如此表现,平日里对王振及其党羽的愤恨,便也一股脑的宣泄出来。

瞬间,大殿之上,怒骂声,痛哭声,此起彼伏,一片混乱。

朱祁钰只见堂堂的金銮宝殿,一下子变成了菜市场,眉头立刻紧皱了起来。

本以为陈镒说完就算完了,可没想到的是,这个大臣不停的说,似乎今天要是不解决掉王振的党羽,他今天就不会走了。

不仅是他,朝堂内所有的大臣,也是情绪越来越激动。

朱祁钰现在还不是皇帝,还是第一次登上宝座,这样的场景着实吓了他一跳。

这个时候,唐锋出现在已经出现在,一头冷汗的朱祁钰身旁。

“朱祁钰心想,这个王振是什么人,那是陪着皇帝长大的人,是皇帝最信任的人。”

“如果这个时候,我处理了王振的党羽,那万一皇帝回来,自己还会有好果子吃吗?”

“再退一步来讲,现在朱祁钰最需要朝廷的各方势力,都来帮助他。”

“换句话说那就是,在政治局面不明朗的情况下,越是安定,就对朱祁钰越是有利。”

朱祁钰颤颤巍巍的说道:“各位大人,此事要不要先等等,等陛下回来再议?”

“你们先出宫吧,今天就散朝了。”

此言一出,朝廷上下,大神们的情绪更加激烈了起来。

他们纷纷议论着。

“陛下不回来,就不处理吗?”

“再议?什么时候议?怎么议?”

“今天不议,此事定然如石沉大海,王振的当遇是要将我等碎尸万段!”

“为国为己,只能拼了!死也要死在今天!”

“没错!死也要死在这里!”

朱祁钰的一句话,就像是催化剂,让大臣们的情绪到了爆发的顶点。

所有的大臣,没有一个人像门外走去,都是站直的腰板。

他们或是泪目,或是怒目,齐刷刷的盯着自己,朱祁钰背后一阵发凉。

他意识到今天要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恐怕这帮大臣会连他一起收拾了。

而他身边的管事太监,也不停地用手绢擦着冷汗,这种局面,从来都没有见过。

唐锋继续解说道:“这些大臣如此激动,无非两点。”

“第一点,这些人都是寒窗苦读的学士,怎么可能会看得起太监?再加上这些年,太监嚣张跋扈,这让读书人更加咬牙切齿。”

“第二点,那就是在土木堡之战中,死去的几十万人中,有自己的朋友,亲戚,甚至是骨肉。”

“一腔愤恨,情仇旧恨,不杀王振,怎可罢休?”

唐锋的语气中也饱含着激愤,接着,唐锋用手指向门外,说道。

“就在大殿已经成为火药桶的时候,引信,被人点燃了。”

“有趣的是,点燃引信的人,竟然是王振的党羽,锦衣卫指挥使,马顺。”

只见马顺穿着紫红色的飞鱼服,戴着绣春刀,颐指气使,一副霸道模样。

“你们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无礼!”

“监国让你们下去,你们怎么还如此大胆,是要抗命不成吗!?”

不仅是这个马顺,他身后的几个锦衣卫,也是大声呵斥着殿中的官员。

哪怕是一二品的大员,他们也是用手指着,嘴里骂着。

弹幕中,观众也感到非常气愤。

“这么豪横,怎么不去上战场啊?”

“这朝廷真的是没人了吗?”

“不能忍呀!这个朱祁钰怎么不动手啊?”

“这帮大臣就只会这样吗?”

“……”

正当马顺趾高气扬,洋洋得意之时,突然,一个大臣冲到了他的面前,上去就是一拳。

马顺吃痛,哎哟一声,帽子也掉到了地上。

“祸国殃民的狗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完,这位大人上前,一手抓住了马顺的头发,另外一只手,拿着上朝用的木质笏板,抽在了马顺的脸上。

马顺虽然被抓住了头发,但气势上毫不减弱。

大声骂道:“哎呀!该死的!找死!你看我不活剥了你的皮!”

同时,身旁一个锦衣卫上前,抓住了大臣的衣角,就向后面扯。

可这位大臣,已经愤恨到了极点,眼睛都已经红了,大声骂道。

“你死到临头!还敢嚣张!”

说完,这位大臣居然抱住了马顺,张开嘴,紧紧咬在了马顺的脸颊上。

马顺登时惨叫连连,鲜血也顺着大臣的嘴角,流了下来。

那锦衣卫刚要再拉,只见他身体向前一扑,倒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