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这也太真实了吧

镜头再次转换,只见唐锋站在了一段城墙上,

“各位观众,如今我们就是在500多年前,BJ的城墙之上。”

刚刚还趴在电视前面,研究明朝紫禁城的梁教授,一下子就被BJ城墙吸引了。

“这青色的砖,还有这敌楼的样式,这真的是明朝的城墙吗!?”

梁教授本来已经被电视里,明朝的故宫,惊个目瞪口呆了。

当他看到唐锋所矗立的城墙,他也是惊讶万分。

从这城墙砖的颜色,堆砌手法,绝非是什么景点,或者是人造景观,可以做得出来的。

镜头中,一块砖上还写上,还刻着一段文字。

电视机前的观众,是不会注意到这段文字的。

但是梁教授很明白,这段文字就是记载的,正是砖石生产和施工单位的名字,以及建造时期。

“没错!就在前几天,我还发现了和这砖,一模一样的一块明代城墙砖!”

梁教授赶紧拿出手机,找到之前的照片。

这时候,梁教授的老婆,林夫人正端着咖啡走了出来。

虽然两人都已经是白发苍苍,可以前受过的教育,让他们一直保持着年轻的心态。

“梁哥,过来喝杯咖啡吧。”

梁教授没有说话,继续聚精会神地,查看着自己手机上的照片。

“一模一样,真是一模一样啊!”

林夫人道:“你又疯了?又看到什么好东西了?”

原来,这个梁教授是业内有名的学术痴。

只要是他发现了什么学术问题,保证是通宵达旦的研究。

作为一个古建筑研究专家,他的信条就是,要让华夏古建筑中,那些失传的技艺,全部重现在当代。

为了这个理念,梁教授便有了一个怪异的行为,那就是,只要看到中国的古建筑,就要多看几眼。

如果看到神奇之处,便会仔细研究。

今天,唐锋将大明的城墙,展现在了世人面前,梁教授怎么可能不犯病?

尤其是梁教授看到城墙上的文字,那笔画、大小、纹、路完全就是一模一样。

“这道具组是从哪里请来的?”

“我的天哪!这款明初的城砖,可是最新发现!怎么会出现在这个节目里?”

“这一块砖,对BJ城的研究,都是极其珍贵的,可这一城的砖……”

梁教授已经彻底晕了。

林夫人看着梁教授,那如醉如痴的样子,心中不免些担心起来。

“梁哥,你没事儿吧?”

“我、我没事,快,快给社科院历史系的齐忠平打电话,让他看这个节目!”

其实,根本不用他说,齐忠平一样是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个节目。

这个唐锋,已经让他们吃惊太多次了!

唐锋继续在进节目中,进行的解说。

“由于朱祁钰没有南迁,并且誓死守卫BJ,这让BJ城中的居民,安定了下来。”

“同时,士兵的士气,也随着训练的开始,慢慢的稳定了起来。”

唐锋一转身,又到了土木堡,那一片潇肃的场景之中。

此时,瓦剌人已经撤回了北方。

土木堡的郊外,尸体被埋放、堆积,一片荒凉。

唐锋捡起身边的一把,好像铜管似的东西,说道。

“瓦剌人胜利之后,将可以用的盔甲,马匹,刀剑都取走了,可是,他们却忘了一件事情。”

“忘了当年成祖朱棣与他们的祖辈,在忽兰忽失温的决战中,制胜的兵种,并不是骑兵或者是步兵。”

唐锋深情地摸索着手中的铜管,就好像在把玩什么珍贵的艺术品。

“我手中拿的,是一把普通洪武火铳。”

“华夏不仅农耕发达,战争工具在世界也是一直领先的。”

“是南宋末年,火铳就已经被使用。明军,更是以使用火器为世界第一。”

“不仅是我手中的洪武火铳,还永乐手铳,以及最著名的三眼火铳,这些都是骑兵的噩梦。”

“在打扫战场时,瓦剌骑兵把他们能用的武器,都带走了,可把这些最要命、最可怕的东西留给了明朝。”

“当年9月份,居庸关与宣府两地上报,在土木堡明军留下的武器中,虽然刀剑、甲胄也就几千,但火铳留下了将近三万四千多,神机箭四十四万只。”

“尤其是大炮,史料记载,大炮留下了八百个。”

“虽然这种炮,与后世的红衣大炮无法相比。但若这八百门炮放在了BJ城墙上,那也是也挺难受的。”

唐锋突然语气一转,开始戏虐了起来。

“呵呵,如果也先知道,这些东西将成为他在BJ城下,要面对的死亡代言,恐怕此时,他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接着,镜头又在明军的火器,上做了几处特写。

让唐锋没有想到的是,此时,某个华夏古兵器讨论群,炸锅了。

某个古代兵器专业群里,那些经常给历史剧做道具的专家,聊得更是不亦乐乎。

“这炮是真的!这洪武火铳也是真的!”

“同意!炮复原,我不说什么,居然连炮身的铭文都复原?!”

“卧槽!这三眼铳是新造的吗?这东西居然能仿照出来?”

“这么多仿照品?这节目组也太用心了吧!”

“你们快看那个菱形的盒子,那是神机箭吗?”

“你们说实话,是谁去做的顾问?!”

“是不是有点太真实了……”

“道具组的大神,我给他跪了!”

群主这时发言。

“这个节目什么时候播,什么时候看!看完了,截屏讨论!”

“不看的,就不要在这个群里了!”

此时的群主非常激动,因为他有一个预感,他即将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那就是在接下来,BJ保卫战中,那些神机营,会如何使用的这些火器。

“收到!”

“一定看,老大!”

“不仅看,我还要录屏!”

“……”

镜头再次回到了皇宫,宫中,一个美丽的妇人,身穿白色的衣服,看着一封信,正在啼哭。

唐锋这时,出现在了妇人的身边,说道。

“这个身穿素服的女人,正是朱祁镇的皇后。此时的她,已经得知,明朝不会用金银或是土地,换回皇帝。”

“自此,她每天都在读她丈夫给她写的信,终日以泪洗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