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英雄本色

听着这老臣的话,众人的议论之声更加嘈杂。

“这个老徐的建议还靠谱,这个老冯的话,一听就是暗藏鬼胎。”

“那你说怎么办,他说的都有道理啊,难道就不跟瓦剌人谈判了?就不理陛下了?”

座上的朱祁钰,假装思考,但实际上认真听着大神们的议论声。

这议论刚开始的声音不大,快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

更关键的,内容也越来越露骨。

“没错,按他这么说,皇帝9成9是要被也先杀死的。到时候他老冯靠这个建议,保着王爷在应天称帝,弄一个拥立之功,那也是水到渠成……”

“说到底,这个老冯还是想迁都,这家伙在应天有好多的门生故吏,到时候,他还不成了朝中第一重臣?”

每一句话,朱祁钰听着都很清楚。

兵力尽失,皇帝被俘,京城空虚,人心惶惶,朝中众臣惜命,都想跑路。

这真是一片亡国之象!

这一幕何等相似!简直就是靖康之耻的翻版!

朱祁钰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向外面的天空,心中默默祈祷。

“这些官员,直到现在还是以私心办国事,大明的列祖列宗啊!能不能帮帮你的不孝子孙一把!”

正说话间,门口人影一闪,一个身材高大,鼻直口阔,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上了金銮殿。

“陛下,臣于谦有本启奏!”

这一声,犹如洪钟大吕,震慑了殿中所有的人。

就是离他最远,高高坐在宝座上的朱祁钰,也感到了这喊声中的正气。

朱祁钰赶紧问道:“于大人,你有什么看法?”

与以往不同,这次于谦没有跪下,而是一声怒吼。

“建议南迁之人,该杀!”

朱祁钰以及殿中所有人,都被这么一句气壮山河的话正经了。

弹幕中,观众也是佩服。

“该杀!大明不是大宋!”

“要是那时候南迁了,大明最多再加50年。”

“于谦了不起!”

“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有胆有谋!无私无惧!”

“……”

瞬间,对于谦的赞美之词,充满了屏幕。

唐锋在殿外说道:“于谦保卫BJ城的历史,我们都知道结果,但过程中的危机,非英雄者,不能面对。”

宝座上的朱祁钰期待地问道。

“于大人,你说说,该怎么办?”

于谦道:“土木堡兵败,瓦拉大军定然南下。此时南撤,且不说大同、河北、山东等地,将无人防守,被瓦剌趁机横扫。”

“就是朝廷百官,也定然难逃瓦剌那风的铁蹄。”

“到时候,恐怕王爷和我等,也都将于陛下,在瓦剌的大营中相遇了。”

“到时候,王爷与臣公,还有何脸面与陛下相见?”

听了于谦的话,朱祁钰倒吸了一口凉气。

“于大人,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跑不过瓦剌骑兵吗?”

于谦沉稳的说道:“正是,瓦剌骑兵来去如风,倘若我们放弃城池高阔,粮草充足的BJ,背向瓦剌南撤。”

“瓦剌骑兵定然会在黄河以北,将我们堵截住。王爷、各位大人,陛下所率50万大军,尚不能逃脱,况且我们呢?”

于谦说完,朱祁钰轻轻皱眉,同时他也是微微点头。

朱祁钰知道,于谦说的对,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死守BJ!

可是底下的大臣却是议论纷纷。

有的点头,有的摇头,有的开始比划着地图,而有的则是指着于谦,一脸愤怒。

看到此情此景,朱祁钰鼓起了勇气,说道。

“各位大人,稍安勿躁,有什么意见可以说。”

由于刚才于谦说,建议南迁者斩,此时徐大人和冯大人脸上最为难看。

徐大人上前一步,绷着铁青色的脸,说道。

“请问于大人,如今,京城三大营已经全军覆没,我们当如何守城?”

于谦面色平和,胸有成竹。

“现在经常空虚,当以朝廷名义,调集山东,河北,河南等地的备倭军。”

“另外,由浙江押运粮草,入京的护粮军,也编入京畿守备。”

“简单算一下,一个月内,可集结大军至少20万。”

满头白发的冯大人,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

“于大人你可不要忘了,这些人都非精锐,其中甚至有不少老幼病残,这样的人如何上得了战场?”

于谦不慌不忙,说道。

“若正面与瓦剌士兵对冲,别说预备队,就是明军三大营,也无必胜的把握。”

“但若是凭借BJ城的城墙,再加上神机营留下的火铳,大炮,定能守住BJ城。”

“只要守住京城三个月,待冬日一到,瓦剌大军必然不战而退。”

徐、冯二人虽然不懂军事,但于谦的话,符合实际情况,两人也无法辩驳。

这时,一个有些军事头脑的大臣,皱着眉,轻声问道。

“我同意于大人所言,BJ城池包括,加上神机营留下的大炮、火铳,定然可以守得住。”

“这火铳的使用方法也不难,即便是备倭军、护粮队,这样的老幼病弱,稍加练习一样可以上战场。”

“只是,若聚集20万人的军队,那粮食该如何……”

于谦道:“大人不用担心,谦已经安排好了。现在通州存有大量的粮食,谦已经以兵部的名义,让所有入京士兵全部经过通州。”

“在他们住过通州之时,单人携带粮食,多人押运粮车。”

“等这些人来到京城之后,通州的粮自然也都运到了。”

朱祁钰听了,有兵有粮,一颗悬着的心便放下了。

正要说话,就听着徐大人问道。

“于大人,若是也先押着陛下来到京城,你是开炮啊,还是开枪啊?”

朱祁钰这个时候说道:“这个事情就不是于大人可以不说的了,徐大人你来想想办法。”

这个徐大人的脸上,当时冷汗直流。

这时候,唐锋出现,站在了徐大人的身边。

“此时的朝廷非常微妙,皇帝已经被抓,他的弟弟带长皇帝之职。”

“换句话说,此时的朱祁钰,已经坐在了皇帝宝座上。”

“他会下来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