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行我们跑了吧!

打死了一个白衣太监,樊忠张口骂道。

“没有尾巴的狗!祸国殃民!”

这些太监都转过身,看到了樊忠那一身鲜血,面目狰狞。

那些穿白衣服的太监年纪轻,转身便做鸟兽散,只剩下那个穿着紫衣龙纹者,浑身哆嗦地站在原地。

此人正是王振!

“樊将军啊,你这是干什么!你应当去保护皇帝?你快去吧,皇帝就在那里!”

正说着,王振伸出手,胡乱地指向一侧。

樊忠当然不会相信他,此时的樊忠,牙呲欲裂,眼睛甚至能喷出火来。

“误国的东西!今天,我就要为死去的将士们讨个公道!”

樊忠上前,一脚正踹在王振的肚子上。

王振只觉一股剧痛,一脸痛苦,躺在了地下。

“樊将军,请你不要杀我!我给你钱,封你侯爵,只要你不杀我!”

可他的哀嚎,根本无法打动樊忠,更不可能浇灭樊忠心中的怒火。

樊忠举起铁锤,对着王振的额头,就砸了下去。

瞬间,血肉模糊。

这一锤还不够,樊忠将心中的怒火,全部宣泄了出来,对着王振一通乱砸,直到把这个家伙,打得没有了人形。

樊忠满头大汗,大口喘气,看似精疲力尽,但脸上却有如释重负的样子。

只听他高喊一声:“哈哈!吾为天下除此贼已!”

弹幕中,观众们也是激动万分。

“打的好!打的痛快!”

“我也想给他两下!”

“这种人死有余辜!死不足惜!死了也臭块地!”

“早就应该打死他!”

“多好的一个人呢,可惜死晚了!”

“……”

一阵大雨突如其来,战场上面血红一片。

几个瓦剌士兵手持长矛,在战场上来回巡视。

只要看见还有垂死挣扎的明军士兵,或是装死的人,他们就上前,一矛直刺咽喉。

另外也有一些瓦剌士兵,在对死去的明军进行搜检,将他们身上的值钱物品,全部拿走。

不时,还会传来这些人谈笑的声音。

他们对刚才的一场屠杀,似乎是意犹未尽,对屠戮之后的收获,也是颇为满意。

就在这时,一个瓦剌士兵突然发现,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端坐着一个身穿华服的汉人。

那人大概20多岁,脸上白皙。不仅衣着华丽,身上的配饰也绝非等闲。

瓦剌士兵残忍一笑,提着长矛走了过去。

走到那人身前,瓦剌士兵举矛便刺。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汉人居然扬起了头,毫无惧色地看了他一眼后,又看向了天空。

瓦剌士兵震惊当场。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有几秒钟,最后,瓦剌士兵瞪着眼睛,慢慢后退。

有了一定距离后,瓦剌士兵向后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哇哇地说着什么。

弹幕中。

“有气概!”

“这就是大明的皇帝!”

“能力先放一边,骨气还是有的!”

“大明风华!”

“老朱家的人够硬!”

“……”

唐锋也是适时出现,站在了朱祁镇的身旁。

“抓到了明朝皇帝,这是让出乎也先意料的大喜事!”

“可是,没过多久,也先便发现,这个人实在是个烫手的山芋,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除了之后,大家知道的,明朝另立了一个皇帝外。”

“似乎土木堡之变后,朱祁镇这个皇帝性情大变,他变得更加坚强,变得更加沉稳,再加上他本身的学识和个人魅力。”

“将也先身边很多的瓦剌将领、贵族,甚至是他的弟弟赛刊王,都折服了。”

“甚至到了后来,有高级瓦剌将领劝说也先,释放朱祁镇,甚至在朱祁钰成为皇帝后,他们要求也先派兵,帮助朱祁镇夺回皇位。”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除了说明朱祁镇那温玉的君子品格之外,对于朝廷的意义不大。”

“而此时,京城,却已经乱成了一团。皇帝的弟弟,朱祁钰,无奈里被拥立为,暂代皇帝行使权力的人”

镜头再次给到了金銮殿。

金銮殿之上,一个身穿红袍的少年,除了惊恐的表情之外,苍白的脸上,眼泪还没有流干呢。

就连他身上的袍子,都在微微颤动。这个红袍少年,就是朱祁钰。

大殿之下,文武百官全部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嚎啕之声震动金銮殿。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帝死了,这些官员们是在哭丧。

而实际上,这些官僚们的心里,确实也是这么想。

朱祁钰哭着说道:“众位臣公,小王代理皇兄不假,可是,你们却让小王做如此决定,安的什么心啊?!”

这时,一个白发苍苍大臣,抹了抹眼泪,站了出来。

“臣有本启奏!”

这大臣一句话,朝堂上的官员串通好了一般立刻,收声,开启了朝议模式。

朱祁钰看着那白发大臣,说道:“徐大人,快说,你有什么好办法?”

“王爷,如今BJ空虚,瓦剌大军定然乘胜追击。”

“况且,陛下还在瓦剌军中,成为了人质,我们也无法去进攻。当下,也只有和谈,赎回陛下,才是上上之策。”

“不过,这瓦剌人,一向是能打下来,绝不和谈。”

“臣断定,不出两个月,瓦剌大军必将到达BJ的城外。”

“臣斗胆妄言,请王爷迁都!”

朱祁钰听了,冷汗直冒。而殿中的百官,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迁都,虽然十分丢人,但从眼前来看,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

朱祁钰想了一下,说道:“徐大人的建议,得再商议一下。”

话音刚落,另一个上了年纪的大臣,也站了出来。

“王爷,徐大人所言甚是,陛下命悬一线,若不想办法救出陛下,我大明有何脸面?”

“另外,瓦剌人残暴无信,且贪得无厌,想必他们一定不会轻易放陛下回来。”

“况且,现在形势迫在眉睫,不允许殿下多想了,殿下必须当机立断!”

“王也可以先到应天,成祖迁都,应天也有朝廷官员。”

“不如王爷坐镇应天,此地有重臣守卫,与瓦剌谈判。”

“若能谈下,陛下回朝,则万民之幸。若是真有意外,有应天在,依靠长江天险,大明依旧占据半壁江山,为陛下报仇,也是在须叟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