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错误的开始

唐锋解说道。

“别的太监就是贪权贪利,而王振的理想更是高远!他是要名垂千史”

“王振曾经派人,将朱元璋在皇宫门口,立的一块三尺铁牌拆掉了。”

“而那铁牌上写的,正是:内臣不得干预朝政。”

“而他之所以杀死刘球,就是因为这个大臣,写了一封奏折。奏折上指出,瓦剌首领也先,觊觎华夏,应当给予当头一击!”

“王振认为,上这份奏折的人应该是他,他要给后人留下一个大才、强硬、辅佐大明战胜瓦拉的形象!”

“王振要做一个堪比燕王扫北的功业出来,以至万世流芳!”

弹幕热烈的响应了起来。

“真是一条有理想的咸鱼!”

“还不如咸鱼,害死了多少人!”

“人才!把皇帝也搭进去了!”

“人家瓦剌本来就想抢点钱,结果收了一个皇帝!”

“……”

镜头一种转换,一片蓝天之下,大明的将领和军士,站在了午门前。

大风吹动旌旗,马上的将军,盔缨随风摆动,威风凛凛。

真是刀光闪闪,枪矛如林。

正统皇帝朱祁镇,也是金盔金甲,骑着一匹青葱大马,犹如天神下凡一般。

他的身旁,一样是金盔金甲的王振,挺着胸,昂着头。虽然是太监,可这盔甲还是给他增加了一丝英武之气。

午门之上,一个太监,开始大声念诵讨伐的檄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瓦剌贼寇,也先……”

檄文洋洋洒洒,气势如虹。

就在那太监朗读檄文的时候,唐锋站在了午门之上,面容沉重地交代道。

“此次出征,历史记载为50万人,而史学家据推测,至少应为20万人。可以说大明精锐尽出,毫无保留。”

“唯独有所保留的,正是兵部侍郎于谦。因他多次弹劾王振,再加上兵部需要有人留守京城。”

“于谦的留守,便成为了土木堡事件中,皇帝做的唯一正确的事情,他为大明留下了最后的希望。”

弹幕中,人们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这场面也太大了!”

“这里绝对是午门,实景拍摄吗?”

“我对唐哥的节目崇拜到了极点!”

“这期的主角是于谦!于谦,YYDS!”

“六环外老BJ人,赞一个!”

“唐哥求你了,我做一个群众演员好吗?”

“……”

此时,就见王振挥舞大刀,尖着嗓子,犹如鸡叫一样喊了一声。

“大军出征!”

弹幕一阵调侃。

“就这一句我差点尿了……”

“这是哪里找的演员,他是不是真做过手术?”

“绝对做过!”

“这场仗,胜负已定!”

“华夏再流行几年娘炮文化,也是这个德行!”

“我觉得娘炮还不如太监……”

“不如+1”

“……”

马队开始向前,先是骑兵,接着是扛着火枪的神机营,最后是拿着长矛盾牌的步兵。

唐锋站在两排队列的中间,说道。

“此次大战,7月中旬收到的战报,出兵日期为7月17日,可见王振是多么想打这场仗。”

“可这个外行根本不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20万大军行进,光准备就要一个月的时间。”

“兵械,粮草,战马,军装,支援前线的民夫至少要忙碌一个月!”

“其实,后援准备还在其次,最为重要的是,此次出征的计划根本没有。”

“去哪里、去打谁、怎么打,完全是凭心情。”

“而这种打法,是瓦剌骑兵的特点。瓦剌骑兵,机动力高,又是骑射模式,不需要后勤,真的是疾如风,掠如火。”

“而大明的20万士兵,基本是靠两条腿的,面对骑兵,若展开阵型,还有一战之力。”

“若是混战,只能被宰割。”

“可惜的是,大明军队并没有来得及展开阵型,与也先作战,他们选择行进。”

“行进的原因并非寻找敌人,而是为了王振想带着大军回家一趟,光宗耀祖。”

“只可惜,后来因为担心蔚县的粮食,会被大军践踏,行至半路,王振又改变了行军路线。”

“如此一来,大军别耽误了,回到鸡鸣驿的最后机会。”

“其实,一路之上,明军有很多次可以死里逃生,可是,就在王王振这一次一次的瞎指挥下,明军最后,只等全军覆没的命运了。”

镜头调转,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数万明军,瞬间混乱了起来。

迎面,一阵箭雨射来,大明士兵东倒西歪。

接着,又是成百上千,穿着皮革、铁甲的骑兵,挥动着弯弯的马刀,向明军队伍劈砍。

刚才还是整齐的队列,现在已经乱成一团。

看着屏幕上,士兵绝望的眼神,伤口中,股骨流出的鲜血。

再加上撕心裂肺的惨叫,让观众也是惊恐异常。

“太惨烈了!”

“这场仗怎么打成了这样?”

“20万人,一冲就没了?”

“这个王振瞎指挥,朱祁镇用这样的人,也是昏君无疑!”

“朱祁镇年轻,算不上昏君!”

“给国家带来这么大的灾祸,不是昏君吗?”

“……”

弹幕中,你有了争论。

这时,只见一个明军将领,一身血污,拖着一柄金瓜铁锤,急促大喊道。

“陛下!陛下在哪里?!”

接着,就看此人抓住一个,正在慌忙逃窜的回军士兵,大声问道:“见到陛下了吗?”

“没有见到!”

又抓着一个来问,士兵依然回答,没有见到。

唐锋出现,解说道。

“此人为护军将军樊忠,此时的樊忠,心急如焚。他已经知道此战必败,而自己也是必死无疑。”

“可是,护军的誓言,还是让樊中不放弃,寻找皇帝的责任心。”

就见这樊忠拎着铁锤,一边拼杀,一边大叫着“皇帝!”、“皇帝!”

只可惜,他却一直没有看到皇帝。

就在他焦急万分之时,看到几个穿着白衣服的人,保护着一个身穿紫袍龙纹的人,向后方逃去。

只见樊忠脸色变得凶狠起来,咬牙切齿,大步走上前。

“嘿!”

只见他一声暴喝,铁锤砸在一个白衣人的头上,那人登时倒地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