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这一期的节目——风骨大明!

等齐忠平和齐婉走后,宋刚还是犹如梦中一样。

“小唐,这宝剑,你真的就这么捐出去了?什么也不要?”

唐锋将剑无偿捐赠,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唐锋笑道:“这剑,是汉武帝的,又不是我的,它本属于华夏,就应该放在它该去的地方。”

宋刚一下子,对这个20多岁的小伙子,充满了敬意。

两天后,泰山的封禅台封禅仪式中,大汉天子剑又被放在封禅台的正中央。

仪式结束之后,此剑将被国家博物馆收藏。

唐锋是通过网络观看的封禅仪式。

封禅台前,上千人自发穿着汉服,参加封禅仪式。

当天子剑,被身着军装,仪仗队的军士,放到高台之上时,弹幕也是喷涌而出。

“大汉之威再现!”

“复兴有望!”

“大汉复兴!”

“居然能亲眼见证!”

“我爱华夏!”

唐锋也是满意地,微笑起来。

宋刚道:“小唐,节目准备的怎么样了,今晚就要开播了。”

唐锋说道:“嗯,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播出。”

“不用审一下吗?”

宋刚委婉地说了一句。

“小唐,现在这个节目可是备受瞩目了,可不要出什么差错呀!”

“宋导,您放心吧,还和那天的一样。”

当天晚上,10点15分。

电视屏幕上,伴随一阵震撼人心的鼓声,紫禁城,朱红色的午门,出现在了蓝天白云之下。

配这金色的房顶、青色的地砖,镜头中的午门,庄严,肃穆而壮丽。

“来了!来了!等了好久!”

“能打赏吗?一百万加更!”

“一百万太少了,众筹一千万!这电影基本,一百万不够!”

“上次看的我壮怀激烈!”

“午门!”

“这期是什么?辫子吗?辫子我就不看了。”

“飞鱼服!!”

眼见的观众,已经辨认出了,午门之下,身着飞鱼服,手持绣春刀的锦衣卫了。

“真帅!”

“这衣服的做工,还有这演员的帅劲,我就说一百万不行!”

“这次是谁?我猜是朱棣!”

“这气势,反正不是崇祯。”

屏幕上,唐锋依旧是身着墨蓝色的正装,从午门中间的门洞中,走了出来。

“烽火硝烟,几度盛衰兴亡。江山激昂,历尽变革风霜。”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见证震撼一刻:亲历华夏》,我是主持人唐锋。”

“今天,就请大家随我一起,见证形象了明朝的一次,可歌可泣的事件!”

说完,镜头快速推进,穿越了三大殿,进到了紫禁城的后宫之中。

可就是这么推进中的几个镜头,就让社科院中的几个学者,惊讶不已。

一个老学者说道:“这是是明代的紫禁城,我确认!”

“没错!和现在的故宫有些区别,现在的紫禁城是李自成焚毁后,在清朝重建的。”

“明代没错!之前,就明代紫禁城复原的工作,几十个人,用了好几年……”

“这个模型?不对,还有锦衣卫的演员呀!”

“也不是特效,现在是直播,没听过特效在直播中使用的。”

一时间,所有的学者都被这明朝紫禁城吸引了,都忘了今天是要看什么了。

镜头在紫禁城穿行,但没有出现皇帝的寝宫。

而是在转到了皇宫的一角。

这里,几个上了些年纪,但脸上光洁如镜的人,正跪在一个同样是一脸光洁,紫袍龙纹的人面前。

这事唐锋出现,解说道。

“今天,是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的七月的一天。”

“这一天,陪着正统皇帝长大的大太监,王振,将要忽悠皇帝做一件事,一件影响了大明国运的事。”

这时,一个白衣太监,走了进来,汇报道。

“公公,刘球已经死在狱中了。”

王振的脸色先是一喜,然后笑道。

“呵呵,这个刘球,居然和我抢功劳,找死!”

话音刚落,几个白衣太监连忙恭维。

“是,王公公当为大明第一将领!”

“王公公才是大明的支柱!”

“有王公公,这瓦剌也先的首级,已经在路上了!”

“王公公定当流芳百世!”

“……”

一句句令人恶心的赞美,投了过来,王振摸了摸那有些花白的鬓角。

“等我立了大功,也少不了你们这些人的,哈哈!”

“谢公公!谢公公!”

白衣太监们又是一阵歌功颂德。

弹幕中,很多观众发出了问号。

“这是今天的主角?”

“谁能告诉我今天是什么历史事件?”

“王振是干什么的?明朝太监我最熟魏忠贤。”

“正统是谁的年号?”

“……”

有疑问,就有解答。

弹幕中有人写道。

“这是土木堡之变!”

“大明差点也是靖康之变了!”

“今天的主角必定是我的偶像——于谦!”

“不是说相声的那个?”

“前面的注意,不要开英雄的玩笑。”

“……”

这时候唐锋出现,解说道。

“今天我们要讲的,便是土木堡之变。”

“讲这个事情,要先从正统皇帝朱祁镇说起。”

“这个朱祁镇,是明朝第六个皇帝,他9岁继位,而他的贴身太监兼老师,就是王振。”

“你那些自幼入宫的小太监不一样,王振入宫前是一个书生。”

“永乐年间,朱棣曾下了一道圣旨,凡各地的读书人可不用参加科举,可以直接入京为官。”

“而这个官,就是宦官。”

“试问,天下有哪些讲孝道的读书人,会做这样的事?”

“而王振则是一个异类,他积极报名,成为了宦官中鹤立鸡群的文化人。”

“他教育朱祁镇也非常用心,朱祁镇甚至都不敢称呼他的名字,只称呼他为先生。”

弹幕又是一阵。

“原来如此,这个家伙也不简单!”

“古代做公务员真的好方便!”

“哪里是一剪梅?”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各有志了……”

“真是个祸害!祸害完自己,祸害皇帝!”

唐锋继续解道:“也正是因为他与众不同,比别的太监,除了文化之外又多了一样东西——理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