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警员陆云升

1965冬,寒风凛冽。

红星轧钢厂,一处寻常普通的警员巡逻岗点。陆云升穿着身58式警服坐在房间里,正慢条斯理端着个白漆大茶缸喝水。

他整个人卖相不俗,一道细剑眉斜插入鬓,被白色警帽遮住的脸庞棱角分明,蜂腰狼臂。

只是下颔没有蓄起胡须,显得有些少不更事。

白瓷茶缸上热气氤氲,里面几颗孤零零的枸杞泡的都有点泛白,尽管如此,在物质条件极度稀缺的情况下,这几枚泡过的枸杞,还是有人眼巴巴在旁边瞅着。

比如说那个叫棒梗的小家伙,正领着两个步履蹒跚的妹妹站在窗户口吞咽口水。

贾梗嘴馋已经成了技能,比如说现在,他正边咽口水,边用一种充满渴望的目光凝视着陆云升,那股可怜兮兮的劲儿。

要不是陆云升是看过电视剧的后世人,估计还真着了这个小白眼狼的道。

说来也是奇怪,三天前,那时他还是豫省某三流小城市的扑街网文作者,某晚跟着老母亲看完热播年代剧四合院睡着后。

一觉睡醒居然就稀里糊涂穿越到六十年代的京都,而他在这个世界身份,则是一个街区派出警卫,负责在红星轧钢厂巡逻的军装警卫。

有一个叫做何雨水的女朋友,还有一个能做一手美味饭菜的大舅哥,这还不算完,关键是还有一个院子里的坏邻居。

这些坏邻居中的显赫者,就是以东方吸血鬼著称的秦淮茹一大家子。

特点是逮谁吸谁,一吸就没完没了。

更可怕的是被动技能尤为牛叉,能够将被吸的人大幅度降低智商,例如何雨柱兄妹,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陆云升这三天旁敲侧击可没少劝何雨水远离秦淮茹,结果收效甚微,甚至差点儿被贴上了没有同情心的标签儿。

“唉,家里有个傻媳妇,属实是累呀!”

陆云升从自己的内兜里掏出一捧刚炒过的花生,剥了壳之后美滋滋塞进嘴里。

花生的香味儿让他嘴里舒服了不少,再美滋滋喝上一杯热乎的枸杞水,任凭棒梗在旁边灌迷魂汤,也懒得搭理这家伙。

这是什么?这就是生活!

“云升哥,我妈说你是个憨厚的好人,平日里让我跟你多亲近亲近,说你比傻柱子人更好!”

棒梗用袖子擦了擦鼻尖被冻出来的鼻涕,挤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说完就要爬上窗户口,想进来夺过大茶缸抿上那么几口。

如果能在抢到几颗花生,那就更完美了。

“憨厚的好人?可别可别,这个高帽我可戴不起,你还是去对面轧钢厂食堂找你的傻柱吧。”

陆云升端起茶缸灵敏避过了棒梗的爪子,他对这个小白眼狼可是没有半点好感。

忘恩负义不说,而且品行极其不端,用到何雨柱的时候说话还好听点儿,但凡傻柱没有用了之后,就会像丢厕纸一样随意的将其丢弃。

平常更是个惯犯的小偷,不是偷吃的,就是偷穿的,手脚这么不干净还有一堆人护着他,属实是让陆云升心里犯膈应。

看到这小白眼狼朝自己伸手,陆云升要不是顾及自己身份,早就赏他几个耳光了。

“别计啊,云升哥,那是啥?花生是么?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尝过是什么味道呢,你忍心看我槐花妹妹和小当妹妹忍冻挨饿吗?亏你还是个警员,连点同情心都没有。”

眼见自己的计划没有得逞,棒梗气愤之余更有点无奈,索性指了指寒风中两个泪眼汪汪的妹妹,想要打感情牌。

按照他的经验,只要他把博取同情心这招用出来,几乎没有人能够抵抗过三秒。

所以说完之后,棒梗便满脸期待的继续看着陆云升,顺便盘算起那些花生的吃法。

结果,三秒过去了,陆云生除了简单的哦了一声之后,再也没有抬眼看他。

三分钟过去了,兴许有点感冒,陆云升用旧报纸撕下一角,薅了一把鼻涕隔着窗户扔到垃圾桶里,仿佛是对棒梗三个人最大的回应。

“陆云升,你就是个地主扒皮!没有半点同情心,你等着吧,当心我让雨水姐跟你分手,雨水姐看上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棒梗胸腔中的愤懑再也抑制不住,几乎是恶狠狠的威胁道,他知道陆云升与何雨水的关系很深厚,肯定会卖给他几个面子。

然而陆云升却仍旧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反倒是把手里的花生分给了旁边跟他一起执勤的警员:“来来,天赐,尝尝家里面炒的土花生,味道挺甜,就是有点皮实耐嚼,没点儿牙口还真咬不动。”

警员天赐姓陈,刚从部队文艺部转业过来,也是20来岁的模样,在一次投弹训练中炸伤了手,只能托关系到基层做警员,人长得倒是很腼腆。

一嘴糯米般整整齐齐的白牙齿让人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此刻见陆云升递过来土花生,道了声谢之后,满脸好奇的问道。

“云升哥,我看这孩子挺机灵,咋不跟他分点儿?况且这么冷的天鼻涕都能冻成冰。”

陆云升微微抿了一口茶,苦口婆心的劝道:“你是不知道,这家伙叫棒梗,跟我对象住在一个大院里,整天偷鸡摸狗,性格恶劣的很,要不给他点教训,等到之后长大成人了,指不定留下祸害。”

说完,陆云升又跟陈天赐普及了一些棒梗平常为非作歹的例子,这才用戏谑的目光上下打量棒梗。

意思很明显:怎么着,难道我说的不对?

“哦,原来是这样,偷东西这种事确实不好,如果不改正的话,倒也是个问题。”

陈天赐听完棒梗的丰功伟绩,露出一种释然的表情,打开哨门走了出去,把那些花生分给了槐花小当两个女孩子,唯独错过了怒目而视的棒梗。

眼见花生落到了槐花小当两个人手里,陆云升长叹了口气,倒也没有阻止。

槐花,小当两个人虽然也有品行不端的地方,但比起棒梗来说,那可实在是强太多了。

“天赐,给完花生就回来吧,省得棒梗那兔崽子缠着你抢!到时候惹得一身骚。”

陆云升起身摘下自己的大檐帽,准备找几本儿报纸看看实事儿,顺便阴阳怪气的背刺句棒梗。

听到这话,已经越过窗户爬进来的棒梗更是怒火中烧,心里面对陆云升的怨恨简直达到了阀值,凭什么大家都给了,就是单独不给自己?

棒梗越想越气,趁着陆云升转过身的功夫,在对方视觉肓线的位置上,连忙三步并做两步冲到他后背,想从制服褂子兜里抢走花生就转身跑路。

结果,当他用手触摸到那冰凉凉的机械物件时,整个人瞬间呆若木鸡,下一秒就撞上了陆云升简直要吃人的目光。

“云,云升哥,我真不知道你配的有枪!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千万别抓我!”

棒梗整个人吓得腿都快软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陆云升这个普通的警员居然配的有枪,而自己居然傻乎乎的冲过去偷枪。

想到这件事儿,棒梗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两股筛糠般抖个不停,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尿意的袭来。

而转过身来的陆云升,同样满脸震惊。

检测到目标人物出现,警员成长系统正式开启。

熟读网文多年的陆云升默念了下系统面板,只见巴掌大的属姓板马上显现出来。

匚宿主:陆云升

职业:警员

年龄:21

技能:军体拳,

装备:五四式手枪

物品:新手大礼包x1

任务:棒梗偷鸡案件,奖励太祖长拳精通,随身空间(未完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