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老婆是长乐?

贞观七年。

长安城郊。

今天的长明乡格外的热闹。

林秋呆呆的伫立在集市的入口,在他的身边,新婚不久的媳妇丽质正挽着他的手,脸上阴晴不定。

而在他们的周围,一圈一圈的禁卫军他们团团包围,每个人的脸上严肃无比,看向林秋的眼神如临大敌。

这……什么情况?

作为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理工男,林秋哪里见过这阵仗。

一时间,密密麻麻的冷汗从他的后背留下。

苍天在上,我只不是过是想上集市买点菜,犯不着派禁卫军包围吧。

虽然有些害怕,但他更多的还是疑惑。

光天化日之下,禁卫军怎么会把矛头指向自己?

难道是来抢媳妇的不成?

林秋灵光一闪。

对啊!

自己从前看过的古装剧里,那些强抢民女的纨绔子弟可是大有人在。

穿越过来这么久,终归还是让他碰到了!

林秋想着,看向了一旁的丽质。

嗯!

肤白貌美,前凸后翘!

不说沉鱼落雁,怎么着也算倾国倾城。

不愧丽质之名!

这样一看,林秋愈加确信,对方就是冲着自己的媳妇来的!

想到这,他一步朝前,将丽质轻轻的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对于自己这个天仙媳妇,林秋可是宝贝的不行。

六个月前,丽质带着一身的伤晕倒在自己的家门口。

好在伤势不重,自己仅仅花了一周,便治好了她的伤。

苏醒过来的丽质,只是说自己乃是富商之女,糟了匪患。

林秋只能将其收留。

也就是在这期间,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仅仅三个月,便在林秋的府邸成婚。

尽管丽质知书达理,气质非凡,也让林秋意识到,自己的媳妇可谓来头不小。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自己爱她,这就够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期间,保卫着他们的禁卫军忽然让出了一条路,一名身披金甲的壮汉骑着汗血马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

林秋只觉得壮汉的视线扫过自己后,便停留在了自己老婆身上。

再仔细一看,那眼神中分明带着几分火热和激动。

靠!

真的是来抢媳妇的!

林秋不禁大怒。

但对方接下来的行动,却让他彻底傻了眼。

只见壮汉一踩脚蹬,整个人瞬间腾空而起,落在了两人的面前。

“末将李靖,参见长乐公主!”

李靖单膝下跪,双手抱拳,饱经风霜的脸上热泪盈眶。

轰隆!

仿佛一个炸雷在心头响起,林秋蒙了。

啥啥啥!长乐公主?

他扭头看向丽质,满脸的不敢置信。

但后者却是微微叹了口气,握着林秋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

相顾无言,李丽质似有千言万语想说,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唉……”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李丽质幽幽开口。

“启禀公主殿下,半月前长明乡的乡长偶然间在集市见到了您,回头便将您的消息上报给了皇上。”

“皇上便命属下带着禁卫军快马来此,探查公主的下落。”

“另外,皇上于两日前也已经亲自动身,估计今日便可抵达长明乡。”

听到这话,李丽质大吃一惊。

“什么,父皇他竟亲自来了?”

“是的。”李靖肯定的点了点头,“估计再过一会陛下便会到达。”

“停停停!”

林秋头皮发麻,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了。

闹了半天,自己这便宜老婆,竟然是李二最宠爱的女儿——长乐公主?

丽质……

李丽质……

不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长乐公主,还能有谁?

这么说,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当朝驸马?

妈耶!

“相公,对不起……”李丽质拉了拉林秋的衣袖,满脸委屈,“这么久以来,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向你坦白我的身份,我担心你知道后,会离我而去。”

随后,她将自己的遭遇和盘托出。

原来,六个月前,不满李二赐婚的李丽质决意逃婚,却在出京之后,在一处荒郊野岭中跌下马,因此才会浑身是伤的出现在林秋的门前。

“对不起!但是……”

李丽质眼角含泪,小心翼翼地看着林秋。

林秋温柔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放心吧傻媳妇儿,你相公我成婚当晚就发过誓,这辈子绝不离开你。”

“更何况,当朝驸马这种美梦,我可是做梦都想,还多亏了媳妇你帮我圆了梦呢。”

说罢,他狡黠一笑。

看到林秋不以为意的样子,李丽质的神色也缓和许多。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氛围渐渐回暖之时,林秋突然觉得空中的气氛一变,再回首时,只见周围密密麻麻的人们纷纷跪下,不敢抬头。

“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齐声高呼,声音震耳欲聋。

不远处,一身龙袍的中年男人在几名太监的陪同下,从人群让开的路中缓缓走来。

如山的气势压了过来,此人,不怒自威。

深吸一口气。

林秋盯着这个号称天可汗的男人。

李二。

“丽质……”

一见到李丽质,李二的双手便止不住的哆嗦,滚烫的泪水充斥了他的眼眶,一时间竟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哪里还有一丝皇帝的威严。

“父皇……”

李丽质哽咽出声。

“丽质,朕终于见到你了。”李二无视了一旁的林秋,快步上前握住了李丽质的手,“你没事就好,朕不该逼你成婚……”

“丽质,你就回来吧,父皇和皇后都……很想你啊。”

此时,一代皇帝老泪纵横。

“父皇……”

李丽质也是泣不成声。

可听了李二的话,她看了看一旁的林秋,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望向李二道:“父皇,原谅女儿的不孝,恕女儿不能和您回宫了。”

“在这六个月内,女儿已经遇到了可以相守一生的人。”说着,她抓起了林秋的手,“父皇,女儿已经成婚了。”

“什么!”

听到这话的李二犹如晴天霹雳。

但当他看到林秋和李丽质紧握在一起的双手时,一腔怒火直冲脑门。

“大胆!”

他厉声高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