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无毒不丈夫

  • 吕布传:天威飞将
  • 冰糖味的橘子
  • 2116字
  • 2022-02-06 20:05:51

一种无法直视,不可名状的气息,渐渐涌动……

刹那间,如浩瀚星空般驳杂的记忆如同海潮般涌入脑海……

那些驳杂的记忆,如同破碎的玻璃,不断地切割着吕布的灵魂,又在不断地融入其中……

此刻的吕布周身竟然散发出不可描述之光芒,那种光芒如同深渊,不可直视。

他胯下的赤兔马,在这一刻,再也承受不住吕布身上所绽放的诡异之息,哀鸣一声,连同着已经半昏迷状态的吕布一齐倒在了地上……

“主公!”在记忆里最后的片段,吕布听到了成廉的声音……

……

再说孙策,此刻的他心绪颇为复杂,他曾经以为自己才是武的化身,然而中原一行,对战吕布后,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不过是坐井观天。

摸着胸口上的伤痕,孙策不自主的回忆起吕布的最后一招,那种恐怖的无法揣测的天威,每次忆起,心脏都会如同被一只巨手狠狠捏住,那种窒息的,令人失去意识的感觉,是如此让人绝望。

“今日方知何为武,何谓,武之极……”马匹上,孙策叹息,虽然不服气,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吕布真的是他所见过的最强武人。

一旁的徐盛接过话茬:“主公,你还年轻,身体状态距离巅峰还早着呢,倒是吕布估计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闻言,孙策摆摆头:“若是吕布能突破武境巅峰,达到另一种境界……”

想着,孙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也不知道那另一种境界,代表着什么,不过,他有预感,他若能百战不死,定会突破武境巅峰。

也许,那传闻中,神勇千古无二的项籍,正是突破了武之极限,才能达到以一敌万的能力……

“主公,这是某寻来治疗外伤的草药。”说着话,太史慈将一个包裹递给孙策。

“有心了,子义。”掂了掂手中的包裹,孙策又说道:“对了,军队指挥权暂时交给你了,此次与那吕奉先对战,某深有感触,得去消化一番,顺便疗疗伤。”

“喏!”太史慈拱手,又给了徐盛一个眼神。

那徐盛很快便明悟太史慈的意思,当下便说道:“主公,某来驾驭马车吧。”

已经登上马车的孙策,在听到徐盛这话后,回头看了他一眼,才笑骂道:“混账,不过一点小伤罢了,还能要了我孙伯符的命?!”

“不敢,不敢……”

“真是……罢了,那就让某看看文向的御马之术如何。”

三天后。

“主公,前方就是无主之城合肥了,需要入城歇息吗?”坐在马车的三角架上,徐盛的一只脚伸在马车边上晃荡。

“无主之城吗?嗯……入城吧,休憩一番。”说着话,孙策一撩车帘,走了出来。

此时的孙策容光焕发,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有我无敌的气势。

“看来主公这几日收获颇大啊。”徐盛起身拱手行礼。

见此,孙策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略有感悟罢了。”

说完话,孙策又情不自禁的想起那日吕布所施展出的无双一击,这越了解武,越会惊恐于这无双一击的威力,那种浩瀚天威,简直无可匹敌……

想着,合肥城越来越近了,在临近城门之时,孙策眉头一皱,一股寒意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身上。

“怎么回事?”孙策暗想,警惕的目光环视四周,这还是他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

“主公,怎么了?”一旁的徐盛自然发现了孙策的异样。

就在徐盛说话的一瞬间,孙策突然感觉身上一轻,那种若有若无的压力,似乎瞬间消失了。

看向徐盛,孙策捏了捏腰上的佩剑,开口道:“文向……”

正在等待下文的徐盛见孙策不再言语,只能抬起头看向那已然陷入沉思的孙策道:“主公,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嗯?”孙策回神,看了看徐盛,又捏了捏下巴,这才说道:“没事……嗯……吩咐下去,不入城了,在城外安寨扎营吧。”

“喏!”虽然有些迷惑,可徐盛并未询问,只是将命令传递下去。

入夜。

孙策盘坐在营帐之内,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先前与吕布之间的战斗。

且不管吕布品性是否如传闻中那般轻狡反复,若是单论武艺,这吕布确实是天下无双。

就在这时,营帐外走过一道人影,此人虽说脚步放轻,可寂静无息的夜晚,难免会有声响随着脚步响起。

脚步声入耳,孙策并未睁眼,他知道这是亲卫徐盛的脚步。

“主公!”徐盛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一种焦虑的感觉。

“进!”孙策睁开双眼,透过昏暗的月光,恰巧看到徐盛紧皱的眉头。

见此,孙策疑问道:“文向因何事愁眉苦脸?”

“主公,没什么事,就是属下这心里有些慌乱,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嗯?”孙策凝目,显然是将徐盛的话放在心上了。

毕竟,今日他也心有所感。

想着,孙策吩咐道:“去把子义叫过来……”

然而话还没说完,孙策骤然间寒毛炸现:“等等!!!”

“现在是什么时候!”孙策起身,虎目圆睁。

“这……”对于孙策的反应,徐盛显然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开口道:“此时应该是夜里十点左右。”

(PS:为了省事,看的明白,就不用亥时表达时间了)

“……”

听完徐盛的话,孙策悄无声息的将手搭在了佩剑上,目光冷冷的看向徐盛。

这一眼,直接让徐盛如坠冰窟,他呆呆的看着孙策,不明白,孙策为何会这样看着他:“主……主公……”

唰!

月华一闪而逝,隐入徐盛体内。

“主……主公……”徐盛哆嗦着嘴唇,双目无神的看向没入身体的佩剑,那是孙策的佩剑。

“为……为什么……”大脑一片空白的他,意识渐渐陷入昏迷……

看着侧头歪倒的徐盛,孙策眼神闪烁,似乎……不是徐盛……不过出弓哪有回头箭,他心一狠,直接抽出佩剑,一剑封喉……

抿抿嘴,孙策迅速换上一袭黑衣,腰间别着几把手戟,便借着月色潜行出去。

这期间,他的盔甲换在了躺在他卧铺的徐盛身上。

夜……黑暗笼罩……

徐盛的尸体,被潜入孙策帐内的黑衣人,大卸八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