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别人的婆娘
  • 吕布传:天威飞将
  • 冰糖味的橘子
  • 2012字
  • 2022-01-29 13:31:42

“话说邹氏呢?”

曹操想着,却没有问出来,毕竟贾诩的智谋,张绣的武勇在之前的宛城一战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对于这样有用的人才,曹操不介意为他们舍弃一个女人。

与此同时,身居历阳的孙策军迎来了一位贵客。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乔太尉,居然光临寒舍,真是荣幸至极。”孙策笑道,同时请乔玄入座。

入座后的乔玄张着干裂的嘴唇,对孙策拱手道:“将军客气了,草民早已辞官归隐,若非所居之地被流寇劫掠,妻儿有生命危险,怕是不会来打扰将军。”

“哦?”孙策一挑眉:“流寇?”

见孙策似乎不知此事,乔玄起身,虽然灰尘仆仆,却衣着得体。

“将军,皖县前几日被一伙流寇占领,据说贼首是韩暹、杨奉。”

闻言,孙策捏了捏下巴,随后吩咐周瑜道:“公瑾,带上一万兵马,平定贼寇!”

“喏。”

至于乔玄在听到孙策愿意派兵解救,顿时心生感激:“多谢将军大恩!草民没齿难忘!”

“劳烦乔先生带路吧。”说话的,正是周瑜。

让乔玄带路,并非是周瑜不认识去皖县的路,而是不知道乔玄将妻儿老小安排到了什么地方。

快马加鞭,两日后,皖县到了。

马匹上,上了年纪的乔玄强忍身体上的不适,看着紧闭的城门,眼中不安之色越发浓郁,他颤颤巍巍道:“将军,看来流寇已经知道我们来攻了。”

“哼,无碍,不过土鸡瓦狗之辈,纵然占据天下第一坚城,也不足为虑。”把玩着手中的令旗,周瑜面色从容。

说罢,周瑜直接迎风举起令旗,下令包围城池,很快,城池四角被围的水泄不通。

见此,城墙上的韩暹色厉胆薄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周瑜,周公瑾!”

“周瑜?”韩暹疑惑的看向身旁的杨奉:“好像是小霸王的异姓兄弟?”

“是……”杨奉皱眉,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紧要关头,孙策要派兵攻打他,好像没得罪过此人吧。

城墙上,两人嘀嘀咕咕一阵子,而后,杨奉这才扯着嗓子道:“原来美周郎啊,不知美周郎来此所为何事?”

“寻人。”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让韩暹、杨奉二人脸色黢黑,他们只是想进城劫掠物资,然后返回山头的,只是没想到还没劫掠完就被困住了,这被困住的原因更是让两人频频吐槽。

“这样吧,周将军,你带人撤远点,我等这就开城门离去,绝不耽误周将军的事情,你看如何?”

闻言,周瑜想了想,觉得此时不宜起战事,也就答应了二人的请求。

见周瑜带兵退去,韩暹示意手下开启城门,同时让他们每人不许携带太多物资。

远处,看着流寇们不断从城门涌出,但是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个小小的行囊,周瑜点点头,这二人还算是个聪明人。

其实这小小的行囊就是用来避嫌,毕竟,这么小的行囊是装不下一个人的。

不多时,流寇们撤离殆尽,只剩下满地疮痍的皖县,见此,周瑜也不拖沓,在乔玄的指引下,在一处破旧不堪的小院里,成功寻回了他的家人。

只是,那两个姑娘是谁?竟生的这般国色天香,周瑜心跳加速。

周瑜赤裸裸的目光,自然是被乔玄所注意,他微微一笑,将二女单独叫了出来,说道:“周将军,这两位是草民的爱女,姐姐是大乔,妹妹是小乔。”

“嗯……”周瑜点头,灿烂一笑:“乔老先生真是好福气啊……”

“哈哈哈,将军客气了,若是能为她们二人寻得如意郎君,这才是草民的福气。”乔玄若有所指。

孙策他见过,英武帅气,眼前的周瑜更是拥有美周郎的称号,他心里是颇为希望自己的爱女能够被他们所看中。

毕竟,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如果不背靠一方大势力,是不太可能在乱世之中安稳生存的。

当初选择求孙策援助也是有此原因,与自己交好的曹操目前情况不明,虽然他觉得曹操胜率很大,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万一呢……他可是身处四战之地的中原,若是失败,必然会消亡。

而孙策就不一样,背靠江东,哪怕失败,不过修养几年,便可再度卷土重来,更重要的是,他年轻啊。

“如意郎君吗?”周瑜看了乔玄一眼,胸中了然:“乔老先生不如举家搬迁到建业如何?”

“这……”乔玄略微推脱一番,也就顺势应了下来。

几日后,孙策纳妾大乔,周瑜纳妾小乔。

等这个消息传到曹操耳朵里时,他沉默了,半晌才说出一句话:“乔玄说,他要把两个女儿交给我的啊……”

一想到二乔被孙策、周瑜捷足先登,曹操气急的同时,一股躁动也慢慢升起……别人的老婆……妙啊……

在曹操想着二乔的同时,许昌的一处府邸中。

“奉孝,吕布他……”说罢,贾诩不再多言。

而郭嘉则瞬间明悟,贾诩的意思是,吕布终究是个祸害,恐其反复无常,若是袁绍来攻……虽然不太可能,但是总不能将自家的性命交给他人掌控。

想着,郭嘉拜别了贾诩,返回郭府,这次来,是他在曹操的授意下来的,曹操本人则在忙活着战前准备。

时间似流水,三个月的时间眨眼便过,珍惜它的人,总会有所收获。

此时,河北的袁绍。

“主公……”文丑披头散发,灰尘密布的脸上划过两道水痕:“主公,末将请罪……”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不说其他……”袁绍激动的拍了拍文丑的肩膀,丝毫不在意他将自己一尘不染的衣衫染黑。

可文丑见到袁绍这般既往不咎,更是心中惭愧,他低着头,不言一语。

看着眼前的爱将如此,袁绍心里也不是滋味:“叔恶,胜败乃兵家常事,无需自责,打起精神来,你可是我袁绍手底下的无双上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