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弱者

  • 吕布传:天威飞将
  • 冰糖味的橘子
  • 2045字
  • 2022-01-28 18:25:04

许昌。

在吕布与袁绍之间的战争打完后,曹操在这半月之间疯狂扩兵,四处寻陵。

这一日,议政厅内。

“诸君以为吕布何故而胜?”曹操微抬双眼。

“丞相,在下以为,吕布胜,有五点。”说着话,郭嘉竖起五根手指。

“其一,吕布扫平境内,除却一孙策,再无忧患。”

“其二,吕布骁勇,战前大败颜良文丑这两位纵横河北的骁将,使袁绍军士气大落,塑造出布之神勇,万夫莫敌的形象。”

“其三,吕布善用人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其四,背后有陈宫出谋划策。”

“其五,便是袁绍军没有合格的主将,不知何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说罢,郭嘉的手指,也全部收入掌心,顺势拱手后,便退回原位。

在听完郭嘉的话,曹操点点头:“不错,奉孝说的极是,那诸君以为,孤与那吕布相比,如何?”

“丞相,吕布那厮,可是被丞相从西头撵到东头,如丧家之犬啊!”曹仁一说完,众将就哈哈大笑起来。

确实,那以寡敌众,威震天下的吕布,不也是被丞相打的狼狈逃窜吗,没道理他们打不过袁绍的。

“哈哈哈!”曹操起身,猖狂大笑:“孤二十余岁,仰慕袁绍,因为他,祖辈四世三公,而孤,不过宦官之后!”

说着话,曹操走向众将:“等孤三十余岁,在同朝为官之后,便开始轻视他,因为他,引董卓入京,酿成天下大乱,而孤,早就劝过他,这是引狼入室!”

说罢,曹操仰起头颅轻蔑一笑:“如今孤已有四十余岁,甚至已经开始蔑视他,因为他,身为人主,多谋少断,色厉胆薄,任人唯亲,兵多将广却无统一!”

顿了顿,曹操又说道:“身为人父,却任由自己的儿子,拥兵自重,争夺世子之位,由此可见,孤曾经仰慕之人,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过是一个徒有虚名之辈,不足为虑,覆灭他,易如反掌!”

说罢,曹操一挥衣袖:“自孤起事以来,收兖州,占司隶,迎天子,灭袁术,败吕布,每逢战事,战必胜,攻必取,无一败绩!”

“可那袁绍,不过刚刚平定北方庸人,竟敢妄图中原,结果呢?一战陨十万,还是败在了被孤撵的四处逃窜的吕布手上!”

“由此可见!这十个袁本初绑在一块,也不及我曹操万分之一!这十万大军,也不如我军一万精锐,战力雄厚。”

“更何况,我等六万精锐,若不覆灭他六十万袁绍军,我曹操的名字,倒过来写!”

“……”

短暂的寂静后,郭嘉出声道:“丞相所言极是,袁绍之辈,不足为虑,在下以为,胜袁绍有十胜十败之论……”

等郭嘉说完十胜十败论后,荀彧也上前说道:“丞相,奉孝已经说了十胜十败,在下也略有所得,虽不及奉孝所言,却也有四胜四败……”

待到荀彧也说完后,曹操哈哈大笑:“哈哈哈,孤十四胜,袁绍十四败……”

这连番的鼓舞,使得将士们士气高昂,恨不得马上提刀与那袁绍大军来场交锋,而曹操则趁着这股劲,直接率领两万精锐,马不停蹄冲向宛县。

他四周之地,除却张绣威胁最大,再无其他,雍州李傕、郭汜二人内斗不止,没空理他们,荆州刘表,守成之君,不敢妄动。

如果硬要说威胁的话,只有孙策了,但是,孙策不敢妄动,他要动,吕布定然会直捣黄龙,破其都城,建业,等到袁绍收到信,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两日奔袭。

宛县,只见城门大开,士兵褪下甲胄,立于两侧,城墙之上竖着一杆白旗,这是,投降了。

见此,曹操微眯双眼,本来以为会有场恶战,没想到……是贾诩的主意?

对于贾诩,曹操可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好个毒士,不就是睡了你主公的婶婶吗,至于要留下我儿还有典韦的性命吗?

想到这,曹操就心里不痛快,虽然子嗣众多,可曹昂是他的长子,一直被曹操当做世子培养,每逢出战都会带上他,只可惜,丧子之痛啊,还是爱子……

一旁的郭嘉看出了曹操心里的疙瘩:“丞相,大局为重,身为主帅,当舍弃一些……”

舍弃什么呢?郭嘉没说,可曹操明白了,因此,他重重的呼了口气,微笑道:“奉孝,安心。”

说罢,曹操就见城门口单骑奔出一人,那是宛城之主,张绣。

“丞相,末将自知丞相天威,不敢反抗,望丞相接收此城,希望丞相,饶了城中百姓。”

下了马匹,单膝跪地的张绣又说道:“末将自知罪孽深重,甘愿赴死……”

说罢,张绣将手搭在佩剑上,顿了顿,直接就抽刀欲要往脖子上抹。

“住手!”这时,曹操说话了,他下了马匹,将张绣手中的佩剑取下,扔在一旁,又将张绣扶起,拍了拍微弓身子的张绣的肩膀说道。

“佑维将军还未为孤建功立业,何故自寻短见?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孤并非没有容人之量。”

“丞相!”张绣大惊,他不单单惊讶于曹操的度量,更惊讶于军师贾诩的话。

他说,只要你开城投降,曹操绝对既往不咎,他需要立这样的人设,为他广罗天下贤才,为他在战斗袁绍时提升将士的忠诚。

毕竟,曹操用人,本就只论贤而不论德,如果再有这种度量傍身,那天下贤才绝对会如过江之鲫,纷纷涌入曹操麾下。

“谢,丞相,末将必不负丞相。”张绣感激涕零,有几分感激除他之外,没人知道,但是涕零是真的,不过片刻,就泪流满面。

这,应该是悲哀吧,弱者的悲哀,残酷的世界……眼前的曹操……自己的婶婶……可笑,荒唐……

终究是负了内心,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活着……

至于曹操,则不管那些,不费一兵一卒收下了宛城,又得一位大才贾诩外加猛将张绣,这让曹操满心欢喜,早这样多好。

话说,邹氏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