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缚颜良,擒文丑

  • 吕布传:天威飞将
  • 冰糖味的橘子
  • 2026字
  • 2022-08-04 22:44:23

迅速将碗中的肉糜倒进腹中,颜良一抹嘴唇,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看向纪灵所在之处。

见纪灵还蹲在那里,颜良面色一黑:“混账!你小子还要蹲多久!”

可惜,并无回声。

见此,颜良眼神一眯,发觉有些不对劲,这人怎么一动不动?

心中升起一抹不妙的预感,颜良大步走去,只是走着走着,他就放慢了步子,那是甲胄,纪灵,逃了。

背对众人,颜良脸色难看,而后,又若无其事般反身离去。

此事,不能声张,若是被士兵们知道,恐怕事情不会太妙。

“将士们,吃饱了,该打仗了,某还是那句话,只要悍不畏死,肉食管饱!”

颜良迅速组织军队,只是这时,一处营帐突然起了大火,那是做饭的地方!

见此,颜良暗道不妙,这种地方可不能被士兵们发现啊!

就在颜良欲要开口之时,军中就有人先一步呼喊道:“快救火啊,那是我等吃饭的地方!”

话音一落,就见将士们急冲冲的涌向营帐,纵然颜良大声呵斥,却依然有那么一小股人冲了过去!

那是,追随纪灵的降军!

该死!

颜良睚眦欲裂,一想到逃跑的纪灵,他就明白,自己被算计了,当下,他迅速做出反应,一手提起审配,叫上文丑之后,便冲向幽州弓骑。

就在颜良离开没多久,士兵们也发现了着火营帐的秘密。

只见那一摞摞的尸体,如同货物一般被随意摆放,另一处,甚至还有被割下皮肉的骨头架子,纵然经过大火的灼烧,尸体骨头有些焦黑。

但众人还是明白了,他们刚才吃的是什么,那是战友……这一刻,士兵们通体冰凉,如三月寒冬冰凉了人心,甚至有人直接瘫坐在地上,情不自禁泪湿双目。

“啊!”

呜呼哀嚎声响彻四野,这一刻,远在城墙上的吕布都被惊动了,他面色不定的看向袁绍军的位置,那黑压压人群所发出的恸哭声,竟让吕布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这是怎么回事?!”

吕布呢喃,此时他也恰巧看到有一队骑兵正在远离,这更让他摸不着头脑。

就在此刻,城池前有一个人影渐渐放大,那是徒步奔袭的纪灵。

见状,吕布直接下城,骑上赤兔宝马,冲了出去。

两人刚一见面,纪灵就大声呼喊:“将军,快,追上那队骑兵!颜良!要跑了!”

“什么!”有心细问的吕布,心知机不可失,当即便率领贪狼骑冲向幽州弓骑,心中的疑问等回来再说。

等吕布军经过袁绍大军时,只见所有人都跪伏在地,痛哭流涕,见此,吕布当真是觉得纪灵是个狠人。

竟然让这十万大军一瞬之间丧失所有士气,当真恐怖。

也不管这些待宰的羔羊,他相信陈宫能控制住场面。

当下,他便驱驰赤兔马率领贪狼骑,再次加快了速度,所幸,贪狼骑胯下宝马,乃世间一等一的良驹,纵然幽州弓骑提前逃跑,可贪狼骑还是很快追上了。

“呔!颜良!哪里逃!”吕布拿起宝雕弓,欲要射击,可等伸手摸向箭篓时,才恍然,原来箭已经射完了。

无奈,吕布只好再次提起方天画戟,挥舞格挡幽州弓骑射来的箭矢,至于贪狼骑,他们没有吕布这样的技巧,只能纷纷举着大盾左右格挡,倒也没有损伤,毕竟都是万里挑一的精锐。

说起马上射箭,除了那个已经被自己宰了的董卓能入他法眼外,当今世上他还没见到有另一个人,能做到如董卓那般左右开弓。

另外,自己这左右开弓的技巧也是偷学董卓所得,若非手上没有箭矢,吕布非得用行动告诉这群人,什么是弓骑。

想着,吕布觉得自己应该抽空教一教自己手下的射箭技巧,毕竟真正玩的转弓箭的弓箭手,可都是战场上的大杀器。

甚至,训练有素的弓箭手,在同等兵力的情况下,就算是拿起大刀也足以碾压寻常步卒。

很快两军对接,面对颜良的无能狂怒,吕布冷哼一声,一招半月斩,瞬间扫空前方一切障碍。

天威飞将,恐怖如斯!

眼见这一幕的颜良等人更是心中骇然,完了,全完了。

……

缚了面无血色的颜良等人,吕布又迅速率兵返回,那里还有七八万的袁绍大军,在等待吕布处置。

“主公!”陈宫面色凝重,眼神忍不住扫过颜良,而后压抑道:“主公,这些士兵,全部食了米肉。”

“米肉?”吕布疑惑。

见吕布不理解米肉的含义,陈宫咽了口唾沫,说道:“就是,人身上的肉……”

“!!!”

半晌无话,回过神后,吕布抿抿嘴,瞥了眼被成廉押向牢房的审配,暗暗感叹,狠人,十足的狠人!

此等毒计,如果不被纪灵的士兵们发现,后果将不堪设想。

幸好当初安排了苦肉计,也幸好纪灵没有背叛。

呼,重重的呼了口气,这一刻,吕布忽然明白,原来战争竟是这般黑暗残酷,甚至湮灭了人性……

看着眼前待宰的羔羊,吕布闭上了眼睛,随后,他眼神平静道:“魏续,将这些人驱赶到那座山上……”

后面的话,吕布没说,他相信魏续会明白的……这个锅,他不能背。

听到吕布这么说,魏续眼神闪烁,微不可察的瞄了面无表情的吕布一眼后,这才“喏”了一声。

等魏续离开,吕布一把抓住陈宫的手,笑道:“公台先生,此战我们胜了啊!”

“是啊……全赖主公神勇……”

“谦虚了公台,走,回城,咱们得好好庆祝庆祝……”

夜。

此时的开阳城百姓,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安心,哪怕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席。

可是,深夜之中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与月为伴。

城墙上,吕布一袭素衣,负手而立,他的眼睛飘到一处山林,他在等,等那潜在的祸患,彻底消失。

“主公……”迈着轻缓的步子,陈宫走到吕布身旁。

“这么晚了,公台怎么还不歇息?”吕布诧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