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知愁滋味 周家少主
  • 最强修炼系统
  • 少爷不丑
  • 3057字
  • 2022-04-24 14:55:24

幽静的林道上一个八九岁的男孩站在参天大树下望着树顶默默发呆,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个男孩的眼神呆滞。就这样一站就站了好几个时辰。

当听到远处“少主,少主“的呼叫声时才回过神来。眉头微微一皱,眼神闪过一丝无奈之后,渡步走向那个呼喊他的方向去。不错,他——叫周剑南,是已经被灭亡的周氏家族仅剩的唯一的男丁,也是周氏家族的少家主。那呼喊他的人是带他逃出那个已灭亡家族的管家,被上代家主赐姓为周,可以算是半个周氏家族的人。

周家所在的大陆叫九州,九州上一共有三个大国,分别是蓬莱国,安路国和临安国。周家是临安国的一个三流世家,主要以贩卖药材为生,其家主叫周浩天,是一位修炼木系心法的后天七层高手,也是周家中拥有最高武力的修武者。因为习练木系功法的缘故,周家之人从不仗势欺人所以平时并无大敌,但因为家中一挖药材农在深山中挖到一约三尺长的血红人参,周家主一看就知是千年血参是习武之人所看中的重宝。

周家不仅是一个药材世家,也是习武的武林世家。临安国中有着许多修炼不同心法和武技的人,他们被称之为修武者。修武者分为后天和先天两大级别,两大级别中各分十层。传说先天十层之后就能破碎虚空飞升神界。但听说至今无人能突破先天十层,因为仅仅是后天十层想要晋升到先天就难如登天可以说是万中难以出其一了。可是这千年血参却能将后天巅峰高手的后天精气全部转化为先天**,使后天高手进军至先天层次。所以周家家主马上封锁了一切关于血红人参的消息。

但天不从人愿。周家一药材掌柜贪图荣华富贵,将此事告知了临安国华南郡的郡主,华南郡郡主姓雷名截,是临安国最有权势的家族雷家的嫡系,雷家与临安国皇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其家主夫人是皇上亲妹妹,是临安皇最疼爱的妹妹。雷家家主叫雷霆,修炼雷家一脉单传的雷动天下。已经是修炼到第八层,在大陆上已经是一位后天十层高手。已经触摸到十层巅峰的边缘。当雷家家主雷霆听闻此事后,马上派遣雷家执事前去购买,但周家虽然不是靠武起家,但家主明白只有拥有了临驾与一切的实力才能使自己家族更加长久的生存下去。所以周家家主委婉的拒绝了雷家的意图。

雷家执事见事无转机,就与华南郡郡主雷截一起密谋给予了周家通敌卖国之罪,并请示了雷家家主雷霆,得到皇命之后,雷家执事协同华南郡的军队一起抓捕了周家所有人。因为大陆上有三大公国,时常发生战争,所以通敌之罪是灭满门的。周家家主虽然是一位后天七层高手但是在同样后天七层高手的雷家执事下只能束手就擒,因为修习木系功法的缘故,战斗并不是他所擅长的。幸运的是周家家主之子——周剑南在其父亲的帮助下与老管家带着家族至宝一本至今无人修炼成功的奇异功法和害的他家破人亡的血参向蓬莱国逃亡。

老管家虽然不曾有高深的武技仅仅是一位后天三层武修,但他经验丰富,在他的帮助下,周剑南一路平安的逃过了追捕他的临安国军队,逃亡到了蓬莱国鸿宇镇的一个无名山上生活。

蓬莱国不同于临安国,蓬莱国不是以修炼武技和心法为主,他们修习的是飞剑和精神力,称为修真者。修炼飞剑之人主要是以精神力控制飞剑,精神力越强,飞剑就越快也越远。精神力主要以天地来划分,分别对应着修炼武技的先天和后天。天地也各有十个层次。因为武技与飞剑的差别,使得这些修炼的人也分别站在了不同的阵营,造成了蓬莱国与临安国时常的战争。安路国是一个十分开放的国家,里面不仅有修武者也有修真者,还有属于蛮荒的的原始部落勇士,他们是以力大,速度快而著称的。他们认为自己就是天生的战士。因为修武者与修真者的缘故安路国在三大国中是最弱小和混乱的。

所以老管家将周剑南带往了蓬莱国,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周剑南慢慢的走向老管家,老管家远远的看见周剑南就疾步赶了上去“少主,该吃饭了。”“少主?我现在还是以前的少主吗?周老您就叫我剑南吧!我不在是一年前的周家少主了,我仅仅是一个比普通人力气稍微大一点的废材啊。”周剑南颓废的对着周老说道。“少主您不要灰心,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你一定会有机会报仇的。走吧!少主,我们先去吃饭,不然饭菜又要凉了。”“天无绝人之路,我天生丹田无法聚气,连父母亲的冤死都无法报仇,我还能做什么啊!”周剑南默默的想着。

周剑南走在周老的前面,两人都无声的向前面的茅草屋走去,着就是他们的家。简单一个素菜和荤菜就解决了这顿饭。周剑南默不作声的回到旁边的一个小屋,坐在简陋的木床上心里咆哮着,“难道我只能一生都做个普通人,躲在这个森山老林里让整个家族的至亲冤死在九幽之下吗?修武我是个废人,修真又没人肯收我,我到底该如何啊?”周剑南起身将放在床底的一个玉盒拿了出来,将放在玉盒内的那本无名、秘籍那了出来。

周剑南曾经也寄望于这本家族的至宝,但对于里面的修炼之法却一窍不通,什么以天地之精髓灵力灌周身之百穴,夺天地之造化。吸纳宇内之精气,提炼身体之内的浊气等等。周剑南虽然是一个废人,但从小的教育就是气运丹田,不断吸收着游离在自然中的精气将之缓缓的在丹田聚集,等到再也无法扩充的丹田内充满了后天精气,就不断的提炼丹田的后天精气,不断的压缩,去除后天精气中的杂质,转换成先天**。但在这个过程中却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不慎,丹田内的后天精气就会因为不断的提炼和压缩在没有控制好的程度下精气消散于身体中,从人的身体上的毛细孔中溢出,消散于天地间。这还是简单的,危险的是有时因为体内的精气不够而无法继续进行提炼而功亏一篑,实力不仅没有进步反而会倒退。所以进军先天的难度可想而知。正因为如此,周剑南才不明白,穴道如何修炼,如何将天地的精气灌输在穴道内,如何提炼自己身体的杂质。

周剑南也不是一次两次的的试过了,但每当他静下心来吸纳天地之间的精气与身体内之后,将体内流转的精气不断的在流经的穴道上冲击时,却好无建树。因此周剑南在半年前就放弃了修炼着们功法的意图了。今天将之拿出来也是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希望出现点奇迹。周剑南又试着将天地的精气不断的冲击着穴道,但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身体内的精气最后在丹田消散。一时沮丧、悲观、气愤等等情绪涌上了他的心头。“啊!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个废物,爹娘,孩儿没用,孩儿不甘。孩儿真的好不甘啊!”周剑南跪到在地上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少爷,您快起来啊!不然九幽下的老爷夫人看了会更伤心的。”从门口进来的老管家周老看到自己的主人跪倒在地上哭泣,连忙上前劝慰,毕竟周剑南害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啊!周剑南哭着哭着也就昏睡了过去,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孩每天生活在痛苦和仇恨下,心灵不是一般的疲惫。周老将周剑南抱了起来,轻轻的将之放在了木床上,摇摇头,留下一声叹息过后,无声的走出了房间。

夜晚,周剑南睁开了他那双无神的眼睛,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一次了,每当周剑南无法面对现实所给予的压力时,他都会在哭泣中区释放自己。看着照进来的月光,周剑南又开始对着月亮发呆了。这时那本随意仍在床头的书却散发出了淡淡的血红色的光芒,这淡淡的光芒刺激了周剑南的眼睛。将他从呆滞的情景中召唤回了现实中。

“啊!”毕竟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看到这奇景,周剑南那幼小的心灵遭受了惊吓,他连忙向着另一边的床尾爬去。等到看清是自己今天随手仍在床头的那本无名秘籍是,惊骇的心灵也平稳了许多。周剑南慢慢的爬了过去,眼睛仔细的看向了那本释放着淡淡血红色光芒的无名秘籍。只见那本秘籍中的字体不断进行的游动,最后终于停止了下来。周剑南拿起还释放着光芒的秘籍,一瞧之下心中升起了喜悦和恍然两种情绪。原来根据这本秘籍上所说,白天秘籍上的字只是这本书的大纲,现在所现的内容才是真正的修炼之道。只有一定缘分的人才会有机会习练这门功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