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罗天大醮,开始抽签

林墨没有久留,反正他与这些人都不熟,没必要在这里耗下去。

所以他选择提前去后山。

因为罗天大醮的比赛就在后山进行。

来到后山,一点路都没有,就像完全没有开发一样。

走了不长时间,穿过一片丛林,入眼是一道深沟,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名天师府道长站在中间,看到赶来的林墨道:“道友如果没有其他手段,就只能借助这几根绳子过去。”

林墨目测了一下深度,普通人掉下去必死无疑。

再看深沟的宽度,至少有七八米之长。

中间只有三根麻绳连接着对岸。

林墨没有做出行动,反而决定看看其他人是怎么过去的。

之后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异人到来,他们过去的方式五花八门。

有人让别人将自己扔过去,也有人踩在绳子上走过去,更有甚者直接选择跳过去。

见差不多后,林墨掏出两张灵符拍在双腿上,轻轻一跃便来到深沟的中央,脚点在一根绳子上,当做助力的跳板,身体再次跃起。

腾空、旋转、跳跃……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稳稳的落在对岸。

此乃轻身符,能让自己在短时间之内加大对地心引力的排斥,从而达到一种近乎轻身的状态。

这种轻身符一般是茅山弟子在紧急赶路时使用。

“道友好手段!”

林墨回头看去,只见王也正笑眯眯的在麻绳上行走。

林墨淡淡道:“王道长也不差。”

两人结伴而行,一路上他们从道法聊到自身的一些琐事,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

本以为这位王也道长从始至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还以为很不好相处呢。

没曾想两人性格竟有些类似。

“王也道长,你为什么要来参加罗天大醮?”

“你说这个呀,本来我是不想来的。”王也挠了挠头,笑道:“天意让我不得不来,你呢?”

“我只是想知道一些真相,顺便要是能得到通天箓就再好不过。”

林墨来参加罗天大醮只有两个目的,弄清楚杀死爷爷和师叔祖的真正凶手,第二点就是要将通天箓带回茅山。

王也笑道:“祝你成功。”

林墨笑道:“借你吉言。”

……

时间流逝,转眼间这座巨大的圆形比武场已经聚集了好多人。

林墨安静的坐在观众席上。

“这比武场,怎么看上去有点像古罗马的斗兽场?”

圆形的高墙将四面八方围住,观众坐在高墙上面,而比赛选手在高墙下的中心。

前后高墙各有两个门,应该是选手入场的地方。

不知等了多久,老天师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场面顿时一阵沸腾。

“天呐,老天师来啦!”

“还不止呢,十佬中的几位也出现了。”

“大佬们难道会观看咱们比赛?”

老天师走到中间,轻咳了一声说道:“各位,让你们久等了……”

场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罗天大醮历来除了祭祀以外,都是咱们这些练炁之人交流的机会。”

“当然,你们来此自然不会像我等这些老朽一样坐下论道,老朽也是从血气方刚的年纪过来的,我很理解……”

“所以既然大家想要切磋,那老朽就不在这里磨叽,就开始吧!”

老天师刚说完,和十佬中的几位一起走到观众席上,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另一边,一名道士搬过来一个红色的大箱子,对着众人喊道:“下面请各位逐一抽取箱子中的纸条……”

比赛选手们排着长队,林墨就在人群中。

观众席上。

一名坐着轮椅的红眼老者盯着下面的一个人,说道:“师兄,那个就是怀义的孙子,张楚岚吧?”

“怀义这大耳贼的孙子长得倒是蛮端正。”

说着说着,老者的目光陷入回忆,叹气道:“唉,师兄你说当初我下山要是能找回怀义,他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晋中,不要再说了。”老天师张之维苦涩道:“我后悔当初放你一个人去找怀义,要不然也不会让你这一身本领尽废。”

老者对此倒是看得很开。

当全部选手都抽完纸条后,张之维站出来道:“各位,由于我们的比赛场地有限,天干就代表你们进场较量的顺序。”

“至于天干下面的小动物,每一个小动物都有四只,拿到相同动物的人一起进场比试……”

林墨看着自己的纸条。

戊——黑熊

“四个人同时比试,其中只有一个人能获得胜利么……”

这样的规则其实并不公平,如果在比赛过程中,三个人选择一起先淘汰一个,这也在比赛规则内。

林墨开始考虑自己接下来的战斗策略。

他有两种选择。

一是一挑三,以绝对的实力将对方碾压。

不过这样做有一点坏处,他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实力。

接下来的比赛有可能会被对手分析出来克制的方法。

这第二种,让自己表现出无害的样子麻痹对手,在另外三个人打的差不多的情况下进行收割。

就算最后胜利,也要表现出自己是惨胜,从而让接下来的对手忽视,放松警惕。

林墨想了想,他个人更偏向选择第二种方式。

因为第二种选择对他来说更加保险。

火雷本命符箓用过一次,想要使用第二次至少需要半个月的冷却充能时间,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使用的底牌。

请神术虽然可以连续使用,但毕竟属于外力,请神的力量有多强身体便要承受多大的损伤,有着极大的时间限制。

如果在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一旦请神时间结束,就会让他陷入被动中。

伸手摸了摸口袋,那里面放着来之前准备的一点点符箓,林墨心里瞬间有了主意。

只能这么办了……

在林墨思考策略的过程中,第一场比赛也已经开始。

只见三个打扮像极小混混的男子一起走到比赛场,一脸嚣张的抽着烟,其中一人道:“运气不错,哥几个竟然被分到一组。”

“是呀,不知道谁会这么倒霉的遇到咱们……”

“咋还没来?该不会听说咱们小桃园的名号害怕的不敢来了吧?”

“哈哈……有可能!”

林墨低头看着手机,里面正是他们三人的详细资料。

这些都是二壮帮他准备,但凡在哪都通有网络备案都可以查到。

“刘放、关龄儿、张才……”

“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一起拜入师门,一起被逐出师门,号称天津卫小桃园儿。”林墨看着他们的几个案例,虽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但为非作歹的事情也没少干。

上面最新一次记录,还是他们在去年犯事,被华北负责人徐四带着临时工冯宝宝狠狠收拾了一顿。

“让我看看他们的对手。”

林墨抬头看着入门漫步走来的身影,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中露出一丝玩味。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注意到四名选手全部入场,身为裁判的复德道长开口道:“选手到齐,失去意识或主动认输者视为淘汰,伤人性命者视为淘汰,并将严惩!”

“淘汰场内其他三人者为胜,现在比赛开始!”

在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后。

小桃园儿三人开始了日常垃圾话攻击。

“哎哟,还是个小女儿!”

“别怕,哥哥们会很温柔的……”

“小妹妹,抬头让我们哥几个好好瞅瞅!”

冯宝宝双手插兜,缓缓抬起头。

小桃园儿三人:“……”

=͟͟͞͞(꒪ᗜ꒪‧̣̥̇)

“宝,宝儿姐——!”

三人一脸震惊,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恐。

关龄儿嘴里的烟吓得直接掉在了地上,支支吾吾道:“宝儿姐!我不是做梦吧,您咋来了?”

冯宝宝歪着头,双手抱在胸前道:“我?我来抽你们啊……”

“话说回来,你们三个谁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