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初见老天师,陆瑾老爷子

张之维皱眉道:“老陆啊,自从得知通天箓落在你的手中,他们说不定会认为你就是当年的凶手。”

“你去见见那位茅山小友,把事情说开,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陆瑾老爷子不屑道:“怎么?还要老夫主动与他们和解?”

“别开玩笑了,当初我那位好友被追杀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到他们茅山派人来救援?”

“一群懦夫而已。”

张之维很无奈,认识这么多年他自然非常清楚陆瑾的性格。

可是站在茅山的角度,他们的选择并没有错。

总不可能因为一个勾结全性犯下大错的弟子,让他们整个茅山灭门吧。

当初他们天师府又何尝不是这种选择,一旦站出来,那就是与整个异人界正派为敌。

不追杀也不救援,站在一个门派的角度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确定不去见见?”

陆瑾没有回话。

张之维接着说道:“那孩子叫林墨,听说是茅山林正德的孙子。”

陆瑾的眼神微微动容,思索片刻儿,道:“明天就去见见吧。”

“林正德……”陆瑾陷入回忆,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

……

第二天一早。

龙虎山上下人山人海。

林墨吃过饭后,在一名小道士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凉亭。

本来林墨是不想去,可一听到是老天师的邀请,肯定无法拒绝。

他不是孤家寡人,来到天师府的地盘肯定要代表茅山拜见那位老天师。

赶到凉亭,两位老者正在凉亭中下棋。

林墨立马认出其中一身西装的老者就是陆瑾,陆家老爷子。

同样是异人界十佬之一,通天箓的拥有者。

疑似杀死他爷爷林正德和师叔祖郑子布的幕后黑手……

林墨深呼吸口气,走上前对另一名老者拱手道:“茅山弟子林墨,拜见老天师。”

老天师张之维笑着点头,对陆瑾道:“老陆,你看人家孩子对你的意见可不小呢。”

陆瑾苦笑一声:“老天师,能不能让我单独和这孩子说几句话?”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什么事竟然还要瞒着我?”张之维嘴上虽然这么说,却还是起身向远处走去。

不多时,凉亭里只剩下陆瑾和林墨两人。

许久,陆瑾开口道:“孩子,你想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吗?”

林墨反问道:“您会告诉我?”

陆瑾一愣,苦涩道:“孩子,原谅我现在无法告诉你真相,不过只要你能在这次罗天大醮中夺冠,告诉你也无不可。”

林墨眯着眼盯着他。

【陆瑾——阳德:1293】

恐怖,好恐怖的阳德数量。

这是要做多少件好事才能攒下如此多的阳德!

他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阳德竟然可以破千……

在他认识的人中,阳德最多的当属茅山老祖王之灵,整整九百八十七点。

眼前这位老者难道拯救过银河系?

林墨道:“我只问一句,我爷爷的死,与您有没有关系?”

陆瑾闭下眼,道:“有。”

下一秒,林墨握紧拳头,眼中青光大放,一股强烈的杀意扑面而来。

与此同时,远在茅山供奉的一尊巨大的关公像,眼中同样闪烁着两道青光,像是在回应林墨。

“孩子,事情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张之维叹了口气,手掌拍在林墨的肩膀上,无奈道:“老陆,不是我说你,你就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这孩子不好吗?”

他其实并没有离开太远。

陆瑾冷笑道:“你说的轻巧,那你怎么不将张怀义的事情现在就告诉他孙子张楚岚?还特意搞出这次罗天大醮,直接告诉他不好吗?”

张之维:“……”

╮(╯_╰)╭

陆瑾扭头看着林墨:“孩子,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这其中有些事牵扯到一些人,这些人想要暗中对付你不要太简单,老夫贸然说出来只会害了你。”

“老夫不在乎通天箓,要不然也不会将它拿出来当做这次罗天大醮胜利者的奖品。”

“这样,只要你能进入前三,证明自己有实力能知道这些事,不管最后能不能夺冠,事后我都会将你想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林墨看了眼老天师,咬牙道:“行,看在老天师的面子上,我姑且相信你。”

在林墨走后,张之维对陆瑾道:“为什么不将事情说出来?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件事。”

陆瑾道:“怎么说?难道要我告诉他杀害他爷爷的凶手,此时就在这龙虎山上?大大方方的坐在观众席上,享受着万人景仰?”

“你呀,就毁在这一张嘴上。”张之维无奈的摇头。

陆瑾道:“你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面对张楚岚该怎么说吧。”

离开后的林墨,一路上心不在焉的走着。

一个没注意,脸似乎撞到了什么。

只不过在看到对方的脸,林墨瞬间就像被泼了盆凉水。

在他面前是一个女人,准确来说是一个长相平凡的中年妇女。

林墨有些拘束道:“抱歉,刚才走神没注意到。”

只见对方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厚嘟嘟的大嘴唇,一只很粗糙的手抵在林墨的下巴处,对着林墨抛了一个媚眼。

“好帅气的小弟弟,这一身的阳气隔着大老远都能看见,姐姐真的好想得到呢……”

轻轻的吐息落下林墨的脸上,伴随着一阵香风,他的脸色逐渐变得通红。

“我说老婆,你老公我还在这里呢,可不可以收敛一点?你这是在打我脸啊。”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好吧好吧,知道啦……”

中年女人一脸不满的说道。

随后在临走之前,手指贴在嘴唇上,回头给林墨来了一个飞吻。

林墨:(||๐_๐)

啊这……

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等等!

林墨突然反应过来,“不对,我的守宫砂怎么没有起反应?!”

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林墨嘀咕道:“那女人该不会真的想……”

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溜了溜了——!

“……”

叮铃铃~叮铃铃~~

“喂,是林墨小兄弟吗?”

“我们到山下了,一会儿我们在天师府大门前汇合吧。”

挂断通话,林墨若无其事的朝着天师府前院走去。

昨晚他已经和那位徐四取得联系,只不过对方还没有到,他们约定今天早上到后汇合。

在他离开后,林墨浑然没有注意到有两个人站在树下静静注视着他的背影。

中年女人背靠着树,语气无所谓的说道:“沈冲,我们要不要这么谨慎?”

中年男人无奈道:“我说夏禾你能不能收敛一点,咱们现在可是在龙虎山上,这样迟早会被你害死。”

夏禾打了一个哈欠:“没办法,谁让人家见到帅气的小哥哥就走不动路。”

“安了安了,咱们都易容成这个样子,只要不动用炁,又或者直面老天师,谁能发现咱们?”

“你呀……”

沈冲表示自己很无语。

他们现在可在敌军阵营中,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这女人怎么一点都不自觉。

“不行,为了以防万一,你下山一趟让千面给你易容成男的!”

“哈?”

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全性的四张狂之二的刮骨刀夏禾与祸根苗沈冲。

此次他们出现在龙虎山可不是来游玩,而是他们全性最近将会有一次大动作。

至于理由那就是没有理由。

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

他们全性中没有规矩,崇尚绝对的自由,解放天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没有道德,没有法律约束。

想杀人就杀人,想搞破坏就搞破坏,行事完全没有一丝底线。

这也是他们全性被异人界称为妖人的原因之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