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来自公司的愤怒

“关押、研究……”

“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结局。”

“当然,我的想法对于公司来说并不重要,毕竟我这种对于公司可有可无的小人物,有想法也不会在意……”

电话那头的赵方旭板着脸道:“小子,有事儿说事儿,你小子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不动声色的就解决那么多全性成员,你的胆子可不小。”

“咳咳咳……”

林墨轻咳了一声,道:“赵叔,那我就说一说我的想法。”

“我希望你们不要为难陈朵,我知道公司不是您的一人堂,陈朵杀害华南负责人廖忠的事情,其实还有缓和的余地。”

赵方旭皱眉道:“小子,单凭这一点,我们就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更不要说她身为临时工,公然叛逃公司,如果不给予惩罚,你让下面的人怎么看我?怎么看董事会?”

“如果,我是说如果廖忠本人站出来同意原谅陈朵的过失,站在人道主义上,公司还会追究她杀害华南负责人的事情吗?”

赵方旭疑惑道:“什么意思?”

“冒昧的问一句,廖忠的尸体是不是还在?”

“你小子打算干什么?”赵方旭语气不善的问道。

林墨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讲起了故事。

“大唐年间,一名官员离奇死在家中,大理寺追查无果,恰巧有一名道士路过,开法坛,将死者的灵魂从幽冥引了回来,至此真相大白……”

赵方旭皱眉:“你小子是不是在诓我?”

他咋就那么不信呢?!

林墨无奈道:“这件事情在我们茅山卷宗里有记载,恰巧,我说的那名道士正是我茅山一位老祖。”

“我没必要拿这种事骗您,成与不成反正马上就能知晓,还是说,您老压根就没打算放过陈朵?!”

电话里一下子没了声音。

但是林墨知道,对方有在听。

“就算我们不追究,她身上的问题……”

“她身上的问题我会解决,出了问题我来负责。并且,真到那个时候我还会将通天箓交给公司。您老就痛快的一句话,放还是不放!?”

这时,赵方旭沉默的时间更久,显然心里在衡量。

最终,赵方旭没有正面回答。

毕竟公司不是他一个人的。

只是说如果林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么公司这边可以考虑放陈朵一马,一切的事情回公司再说。

挂断电话,林墨明显松了口气。

只要赵方旭这位公司董事长愿意松口,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林墨抬起头,刚准备说话,看着所有人目光直直的盯着他,嘴角一抽,“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刚才说的事情是真的?”王震球好奇的问道。

“茅山术真的能将灵魂引回来?”

林墨道:“额……算是吧!”

刚才他讲的故事其实是真的,不过一些细节他没有说。

比如那名官员死的时间没有超过三天,那名茅山老祖只是做法将对方的灵魂唤醒。

专业术语名为通灵。

廖忠的真灵出现在幽冥,显然已经过了通灵的时间。

幽冥不开,鬼门关不显,就算对着尸体通灵到死都没有用。

不过这并不代表林墨没有办法。

虽然可能有些费劲……

由林墨接引,阴德箓代替鬼门关,关二爷在幽冥发力,送一个阴灵过来应该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这是他最近才有的想法。

阴德箓既然能带着他穿梭幽冥与人间,自然代表着它可以开辟出一条通往两界的道路。

林墨能带着关二爷去幽冥,显然也能带着人回来。

并且他昨晚还曾试验过一次,结局表明没有问题。

要不然他可不敢放这种空话。

到时候打脸就完蛋了。

京城,哪都通公司。

开会的地方,一个工作人员突然闯进来,正在商讨事情的赵方旭等公司高层一愣。

“不好啦,押送马仙洪的人员全部失联!”

“什么!!”

赵方旭大喊道:“定位,立刻让最近的人去那里看情况!”

“是!”

黄伯仁疑惑道:“莫非有人劫车?”

“全部失联,八成出意外了。”毕游龙道:“或许是那个郭亮。”

“不可能,他没有那个实力。”赵方旭当场否决。

为了押送马仙洪,他们出动的成员虽然比不上那些临时工,但都是一些哪都通的精锐成员。

他可不相信一个小人物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没过多久,事情被证实。

押送马仙洪的人员无一幸免,全部被残忍杀害。

并且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一些战斗痕迹,疑似两股人出现。

“给我查,所有高层立刻开会!”

赵方旭这次真的怒了。

老实说,这还是公司近些年来第一次遭到明目张胆的劫杀。

一直以来公司都在维护异人界与普通人的和平,他们虽然没有主动承认官方的头衔,但哪个异人不知道他们就是一个官方机构。

虽然这其中多少水分没人知道。

可是如此挑衅公司的行为,显然已经让这个庞然大物愤怒了。

不长时间,一道道指令从公司董事会传出。

当然,对于这些,林墨等人还不知道。

不过就算知道马仙洪逃了,也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对方又不是在他们手中逃的。

公司就算想要迁怒,这份怒火也不会落到他们身上。

前往京城的一处飞机场,众人按时上了飞机,一起前往京城总部。

一路平安的到达京城。

各大区的负责人都来接他们。

高廉招了招手,“上车。”

林墨带着陈朵钻入车中。

坐上车,高廉隐蔽的问道:“情况如何?”

林墨摇头道:“不知道,高叔,现在开始有什么事情都别问我。”

高廉眼冒精光:“一会儿坐板凳你准备怎么办?”

“再说吧。”林墨耸了耸肩,道:“一个测谎机器而已,我就不信还能难得住我。”

“大不了就实话实说,并且这件事我全程参与很少,这其中有很大的操作空间。毕竟,还要看他们怎么问,问的又是什么问题……”

“你心里有数就行。”

高廉一脸淡然,从始至终他都没有问过林墨想要做什么,他只是暗中安排张灵玉和刘海柱去找林墨。

其实对于林墨想要干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只是对他说一旦成功,二壮就可以离开供氧舱。

身为一名大区负责人,他不应该做这种事情,可是身为一名父亲,他更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一辈子都躺在那个地方。

他隐约猜到,林墨做的事绝对是一件公司不想让他做的事情。

他没有深究,虽然不久前他已经坐过小板凳,不过事情远没有结束。

“对了,马仙洪不久前被人救走,对方还杀了押送他的所有员工。”高廉目光瞟了他一眼。

他的眼神在问,这不是咱们的人干的?!

林墨眉头微跳,心里一突。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绝对不是他的人能干出的事情。

果然,高廉的下一句话,才让林墨彻底松了口气。

“疑似有两伙人来抢夺马仙洪。”

张灵玉加夏禾加刘海柱,一个主攻,一个干扰,一个肉盾,这样的组合除非天师下山,又或者哪位不要脸的老家伙出手,否则绝对不会输。

全程陈朵都在沉默。

不管是高廉还是林墨,都没有将问题引到她的身上。

到了公司,林墨被带到一处会客厅,就看到王震球翘着二郎腿,瘫软在一张按摩椅上。

表情格外的荡漾……

正应了那首诗:春风拂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

林墨对陈朵嘱咐道:“一会儿不管他们问什么,按照我教你的那么说。”

“晓得。”

“混球儿,肖哥他们呢?”

王震球有气无力的回答道:“不知道,刚才还在这里,好像被人给带出去了。”

“多此一举,公司就是不相信咱们才搞出这些事情。”王震球显然对于公司的一些举动并不买账。

“但愿能早点结束,还是回到自己的地盘舒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