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林墨与陈朵的交流

“你的选择是什么?”

“要保他?”

林墨很好奇此时的马仙洪会做出什么选择。

马仙洪双手握拳,神情复杂,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马仙洪咬牙道:“如果是真的,我会清理门户!”

他不敢想象,自己这些手下虽然有一些不听话,喜欢擅作主张,可是他都不在意。

因为他认为这就是有教无类。

哪怕有一天手下人选择背叛碧游村,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有教无类,我只管教,自己的选择不需要别人做主。

“不需要。”林墨道:“我们自己会解决,你只要不打扰我就行。”

“对了,按照你的教义,你凭什么决定他的生死?你好像最多只能将他从碧游村除名罢了。”

“我……”

马仙洪非常憋屈。

“骚年,一看你就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如果你主动毁掉修身炉,跑得越远越好,趁着现在还来得及。”

马仙洪低头道:“我不会离开。”

“修身炉是我唯一的希望!”

“那就当我没说。”林墨说完,转身便离开屋子。

从始至终,林墨都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马仙洪也没有问。

有教无类的想法最好,可是也要明白方式方法。

林墨没见过商周时期的截教教主通天道人,可是他隐约能明白,那位通天道人的性格可能与马仙洪有些相似。

同样的只管教不管埋。

房间里,肖自在看着负责人发来的消息,一阵头疼。

他的目标好像被截胡了。

就算被截胡,他也发不了脾气。

【窦乐:老肖,真抱歉,只能下次找机会弥补你了。】

……

……

告别马仙洪的林墨,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找到陈朵住的地方。

当然不是想要对她动手。

看着大门敞开的房间,还有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陈朵,林墨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陈朵,我想和你聊聊。”

“嗯,没问题。”

陈朵平淡道:“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不,你误会了。”林墨摇头道:“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差不多已经了解,咱们聊之前。我想问一句,廖忠这个人对你来说算什么?”

陈朵目光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丝不解。

“没听懂?”

林墨微微皱眉,道:“那我换一种说法,在你心里廖忠处在什么位置?”

“如果不懂,我可以给你一点提示。”

“一,亲人,父女关系。”

“二,情人,爱情。”

“三,恨,讨厌。”

陈朵缩着腿坐在床上,平静的大眼盯着他,好奇的问道:“你刚才说的这些都是什么感觉?”

“额……”

“第一种父女之间大概是对他没有防备,只要有父亲在,就会很有安全之类的感觉。有父亲的地方,就会有回到家的感觉。”

“第二种爱情应该是……”林墨一下子卡壳了。

作为一只单身狗,怎么可能懂爱情?!

应该是一股酸臭味?

还好,陈朵突然恍然大悟道:“爱情我知道,电视上说想要给对方生孩子,推倒对方,一起睡觉就是爱情。”

林墨:“……差不多吧。”

“对廖叔,我并不讨厌。”陈朵语气平静的开口道:“如果真要说我想应该是第一种。”

“我确实有把他当做父亲看待。”

“每次有什么困难,廖叔都会帮我解决,有他在的地方确实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当我作出选择的时候,他为什么要拦住我?”陈朵很不理解,明明很希望她幸福的廖叔,为什么当她幸福来临的那一刻,却阻拦她。

“你想知道答案吗?”

一抬手,一团幽蓝色的火苗出现在掌心。

林墨道:“这里面是廖忠要我交给你的记忆,是他对你的记忆,你想要看吗?”

陈朵愣愣的打量着火苗,重重地点了点头。

“啊…这不对啊!”

“你不是应该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又是什么吗?!”

林墨挠了挠头,有些不理解陈朵的反应,脑回路有些清奇。

对了,感觉和冯宝宝很像。

“算了,本来就是他拜托我交给你的东西,别动!”

林墨直接将火苗打入陈朵眉心。

一秒钟过去。

两秒钟过去。

足足让他等了八分钟,陈朵才睁开眼。

一滴滴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

她终于明白廖忠不愿意让她离开的真相,一个残酷的真相。

在这段记忆中,当她提出想要离开的时候,她眼中无情的廖叔,内心竟如此的煎熬。

原来,从始至终。

廖叔都没有按下那个引爆装置。

“他……为什么要瞒着我……”

林墨轻叹道:“有些事情即便告诉你也不会改变什么,说还不如不说。”

在廖忠的眼中,公司高层手中同样有一个遥控器,可以远距离引爆陈朵脖子上的炸弹,他知道,一旦陈朵没有选择和他回公司,那么等待陈朵的不会是所谓的幸福,而是死亡。

当然,他并不知道马仙洪早就将陈朵脖子上的炸弹做了手脚。

这可能就是一个信息差。

又聊了几句,临走前,林墨对陈朵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你讨厌自己吗?”

陈朵没有回答,林墨也没有等。

陈朵惨吗?

那是肯定的!

她真的该死吗?

不一定。

林墨很想知道,如果廖忠本人都不准备追究陈朵的过错,那些公司高层会不会因此放过陈朵……

估计不太可能,除非想办法去除陈朵蛊身圣童的能力。

可是陈朵就是蛊,两者已经融为一体,一损一荣。

此时的陈朵在公司看来就是一颗会移动的核弹,充满不确定性,所以摆在陈朵面前的其实只有两条路。

带回公司审判(研究),或者选择死……

理智上,公司的选择并没有错。

他们完全可以在摧毁药仙会的时候连同陈朵一起杀掉,一了百了。

将其带回公司,或许其中有很多目的,这样做无疑会承担很多风险。

这件事情不存在对与错。

谁都没错,谁都又有错。

公司任务最后更新。

尽量活捉陈朵,必杀目标只有赵归真一人。

如果公司强烈要求击杀陈朵,林墨也没有什么办法。

在他看来,死亡才是新生。

……

“看来公司已经等不及了。”

“你们有没有什么计划?”林墨伸了一个懒腰,无聊道:“张楚岚,你平时鬼点子不是最多的吗?说说吧,准备怎么干?”

张楚岚也不客气,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没必要装模作样,开口道:“我觉得首先是赵归真,咱们在动手之前必须先对付他,要不然让他跑掉,公司那边不好交代。”

说着,将目光看向林墨。

“所有,老林你要比我们先动手。”

“没问题。”林墨道:“让肖哥陪我一起去吧,我想肖哥对于亲手杀死赵归真的事情比我感兴趣。”

蹲在墙角的肖自在一愣,挠了挠头道:“这样不好吧?赵归真毕竟是你们茅山的叛徒……”

“没关系,我只负责破他的道法,废了他的茅山术,就不再是我们茅山弟子,之后要杀要剐就交给肖哥了。”

林墨轻轻一笑,他猜到肖自在有着很大的心病。

放在古代叫做杀心过盛。

这种病唯一缓解的方法就是在敌人死亡的那一刻,亲手送他归西。

人道功德是公正的。

只要林墨参与,并确保赵归真最后死亡就有功德。

就算最后一击不是他,最多减少一些功德,全当和肖自在交个朋友。

很显然,林墨的这个举动确实让肖自在非常意外。

“林小兄弟,你这个朋友俺交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