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茅山弃徒赵归真

不多时。

他们被邀请和马仙洪一起吃饭。

一个矮桌子,几个木板凳,大家围坐在一起。

饭局上,马仙洪问道:“三位,昨晚考虑的怎么样?”

林墨满不在意道:“你是知道我的,我和公司有合同,如果公然背叛公司,你这碧游村明天就得倒闭。”

马仙洪点头,丝毫没有意外。

这三个人里,邀请难度,他心里一直都有数。

林墨,无一例外是最难的。

况且他并不想和公司作对,就算林墨有兴趣,都不可能加入他们碧游村。

其次,就是这位王也道长。

马仙洪的目光转向王也,只见王也默不作声,就这样大口大口吃这面前的饭菜。

他不禁有些失望。

已经明白王也的选择。

他并不生气,他要寻找的是志同道合的伙伴,这一方面,从不强求。

“诸葛先生……”

“我同意。”诸葛青道:“目前来说,我对你们碧游村很感兴趣。”

“好,有诸葛先生加入,咱们碧游村又壮大了一分。”

马仙洪高兴的说道:“小亮,这么重要的日子,去把所有人都叫来,咱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对了,林墨道长,我这手下里有一位茅山弃徒,一年前不小心打伤同门师兄,逃出茅山,一会儿要是见面,还请林墨道长看在我的面子上手下留情可好?”

“行,没问题。”

林墨对自家的未来很是堪忧。

他也有听说,这些年茅山出了不少叛徒,没办法,茅山现如今的情况就是这样。

四个字来形容。

清贫苦修。

人数本来就很少,再加上那些刚入门不久的弟子需要种地,干活,很难有下山的机会。

这也导致很多人受不了这种苦修,尤其是那种半路出家,本身就不习惯山里的清苦生活。

所以对于那些逃跑下山的弟子,茅山没有选择追杀,反而随波逐流。

不过说实话,林墨还真没在外面见过一个茅山弃徒。

很快,碧游村在位的所有成员都被叫了过来。

傅荣、张坤、仇让、刘五魁、郭亮、赵归真……

都是他们碧游村的高手。

马仙洪为他们一一介绍。

从始至终,林墨的表情都很平静,尤其是在介绍到茅山弃徒赵归真的时候,林墨仍然没什么变化。

还热情的打招呼,并表示自己不会告诉茅山他在这里的消息。

这让心里紧张的赵归真,不免有些松了一口气。

林墨不认识他,但他认识林墨。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庇护所,而且这个庇护所还能给他提供力量,不到万不得已,他可不想离开。

赵归真心道:我偷学七煞攒身的事情,看来还没有人发现。

这对他来说倒是个好消息。

这场聚会,一直持续到中午。

林墨喝的迷迷糊糊被王也搀回到屋子,王也苦笑道:“老林,你咋就还能喝得下去呢。”

把林墨扔到床上,王也就离开了。

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林墨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指尖一道白光闪烁。

一道隔音符在空中画出,笼罩整个房间。

做完这一切,林墨随手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爹,帮我查一个人。”

“赵归真,一年前打伤师兄,叛逃下山的外门弟子。”

“顺便帮我查一下,咱们茅山有没有一种害人的邪术。”

“具体情况,嗯……需要杀害七个男孩才能练成的邪术。”

“什么?七煞攒身!”

“我去,谁研究出来这么邪恶的东西?”

“行吧,挂了……”

林墨打了一个响指,隔音符瞬间失效。

突然,他的耳边传来一丝动静。

闭上眼,林墨躺在床上,装作喝多了的样子,四脚朝天,打着呼噜。

窗外,赵归真贴着墙,目光小心翼翼地透过窗外缝隙,观察着屋内。

看到躺在床上昏睡的林墨,赵归真目光阴沉,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杀意,不过很快就被他隐去。

下一秒,消失在原地。

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林墨感觉周围没有动静了,不过他没敢大意,继续装睡,鬼知道对方会不会来一个回马枪。

这家伙还真鸡贼!

如果不是他能看到赵归真身上缠着的七个怨灵,还真看不出,这个看上去一脸正派人士的赵归真,竟是如此狠辣的一个人。

怨灵,人死后的一股怨气,真灵不愿意超脱前往幽冥,与怨气相结合,成为怨灵,通常会附着在杀人凶手的身上。

只是不出意外,过段时间,一般的怨灵就会承受不住阳气,最后在太阳光的照射下灰飞烟灭。

可是赵归真身上的七个怨灵,简直要和他融为一体,这就不简单了。

再加上茅山叛徒的身份,林墨这才会给老爹打去电话。

【二壮,帮我查一查赵归真这个名字在公司有没有备案。还有,这两年有没有一段时间发生七名男童死亡的消息。】

【收到!

(・‘ヘ´・;)ゞ】

十分钟的时间过去。

一大堆资料发到他的手机上。

不得不说,二壮的效率是真的高。

可惜都是一些没什么用的信息。

等等,似乎有一条有用。

“一年前,华东大区连续发生七起命案,七名男童先后被吊死在自家的房梁上,作案手法一致,没有留下线索,被定义为无头悬案。”

看到这条消息,林墨心里已经可以确定,这个赵归真就是杀害这些男童的杀人凶手。

时间能对上,个数能对上,就连作案手法都那么奇怪。

狗屁的打了师兄被迫逃下山,林墨很好奇,一个外门弟子是从哪里得到这种茅山邪术。

七煞攒身。

根据老爹的说法,是一百多年前一名茅山老祖在外斩杀一名修炼邪术的野茅,从对方身上搜到的邪术。

野茅,顾名思义,都是一些打着茅山旗号,却不被茅山认可的异人。

其实按常理来讲,那些野茅确实与茅山有一些关系。

在七十年以前,几百年前茅山建立之初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那就是师傅认可徒弟实力后,就会让大部分徒弟们自行下山,自己找地盘自己收徒,从而将茅山道术传承下去。

尽管这样做导致茅山弟子遍布全国,虽然很风光,却埋下了隐患。

这其中就包含着一些心术不正之人,再加上有一些茅山术剑走偏锋,或杀或抢或偷,让不少茅山术流落在外。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茅山口中的野茅。

一百年前,这些野茅只能低调做人,因为他们害怕茅山的报复。

那段时间的茅山是真的强大。

一旦打着茅山旗号干坏事,只要没有出国,肯定能给你逮到。

可是现在,一言难尽……

就算有人打着茅山旗号干坏事,茅山也是有心无力。

在外人眼中那是不在乎,只有茅山自己知道,那是他们无能为力。

现如今出了华东大区,茅山就没什么影响力了。

勉强守着一亩三分地。

“唉,就是不知道那位马村长对于这件事知道还是不知道。”林墨目光露出一丝复杂,对于马仙洪,他是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

对于他的志向,林墨不评价好也不评价坏。

有教无类,确实不错。

可是他没想过一个问题,不是所有人成为异人都能够安分守己。

有些人获得力量,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因为他们只会仗着力量去欺负一些善良弱小之人。

从此以往下去,善良的人就会越来越少,反之坏人就会越来越多。

只因善良没有活路。

本来林墨还想找机会暗中点拨一下马仙洪,现在想想,还是决定再观望观望。

【赵归真——阳德:-728】

林墨已经决定,不管这次行动如何,这个赵归真必须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