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全性夏柳青,初见陈朵

“我的劲力渗透到你的体内,只会温柔的抚摸你的神经和经络,这种奇妙的触感,你一定从没体会过吧。”

“这就是我的杰作,爱之马杀鸡……”

林墨被呛了一下。

果然,能成为临时工的,没有一个简单。

“震球,停手吧……”

一个身穿哪都通员工衣服,身材有些矮小的中年男子,从树林中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我是西北的,大家叫我老孟就行。”

老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震球,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就是感觉这样做对她太可怜了。”

“不,不止二位,大家现在应该都在吧。”

“我,我想求求各位,能够放陈朵一条生路。”

王震球沉默片刻,伸手摘下那名黑衣女子的头疼,果然是位黄发美女。

“你刚才说,让我们放陈朵一条生路?”王震球注视着西北的老孟,问道:“你们什么关系?”

老孟沉声道:“我相信陈朵的资料大家都看过,把她从药仙会带出来的人就是我。”

肖自在盯着他,“什么意思?你是叫我们放弃这次任务?”

“不,不是这样。”老孟急忙解释道:“肖哥,我的意思是陈朵躲一条命就好,活着把她带回去,总公司自然会处理她的事。”

王震球歪头道:“我记得任务简报上说过,陈朵是已经消灭的邪教药仙会的蛊身圣童,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随后,老孟将关于蛊身圣童和药仙会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最后,他更是抱怨道:“我这个人长得不招人待见,说话也笨,其实我并不爱和人打交道,之前我经常抱怨,要不是别处混不好,我才不会做临时工这份危险的工作。”

“可是当我看见陈朵,我什么抱怨都没有了。”

“因为和她比起来,我不知幸福到了哪里去了。”

“虽然这么说对不起老廖,知道她成为临时工,我是替她开心的,即便依旧不能像其他女孩一样生活,但至少活得像是一个人。”

“怪人也是人啊……”

他的一番话,打动了众人。

能够成为临时工,哪一个又是正常人,他们与坏人不同的地方,往往在于他们有一个底线。

最终众人商讨决定,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抓活。

来到梅金凤隐居的地方。

众人见到了一个意外出现的人。

全性,夏柳青。

一个早已过六十的光头老者。

只见对方全身是血,靠在房间旁表情极为凄惨。

夏柳青勉强眯着眼,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莫非跟那个邪门的小丫头是一伙的?”

站在肖自在身后的王震球,明显情绪出现一丝波动。

哀叹一口气。

王震球大笑道:“我去,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怎么这么巧!”

“对呀,听到金凤这个名字,我就该想到是你。”

夏柳青一愣,莫名的松了口气。

“王震球儿……你个黄毛小子怎么出现在这里?”

“夏老头,瞅瞅你现在这样子,以前不是很狂妄吗?”王震球一副阴阳怪气的说道:“当初为了跟你学东西,我还差点答应加入你们全性呢。”

夏柳青:“……”

“夏柳青,我见过你。”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林墨开口了。

借着月光,夏柳青仔细瞧着他。

突然面色大变。

“是……是你!!”

显然认出林墨。

随即面如死灰说道:“这就是命,杀了我吧……”

王震球来到林墨身边,双手捏着林墨的肩膀,嘿嘿笑道:“哥们,这老头好歹是我师傅,就放他一次吧。”

林墨眼皮跳了跳,无奈道:“我又没说要杀他?不至于这么紧张。”

夏柳青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他认出林墨是哪都通公司的人,看着王震球诧异道:“混球儿,你难道加入了公司?”

显然,他并不知道王震球是临时工的身份。

王震球摆手道:“我是干嘛的您就别打听了,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们应该是来对付你口中那个邪门小丫头。”

“是吗?那就好!”

扑通一声,夏柳青跪在地上。

“球儿,我这辈子没有正式传人,你算半个,当初还忽悠了我。”

“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报答报答我这个把得意手段传给你的老头子。”

“求求你!”

“去把金凤救回来吧!”

林墨见状,走到一边,对于这种事情,他并不想过于参与。

更准确来说,他大概能猜出事情的经过。

蹲在地上,林墨打量着几只已经死掉的黑色虫子。

周围一巴掌的青草全部枯萎。

这应该就是陈朵的蛊虫。

【东北:各位,刚刚我去确认陈朵的位置,发现事情有些大条了。】

【东北:他们躲在城郊的一处非工厂休息,集中除了陈朵外还确定了另一个人的身份,但事情诡异就在这里,那个人叫做黄涛,我请我的上级帮忙彻查了一下这个人,发现任何有关异人档案都没有他的信息,什么都没有查到。公司这边的结论,这个人一直到今天判定都是普通人。】

躲在一棵树后的张楚岚,小声的对冯宝宝说道:“宝儿姐,我现在可以确定林墨和东北临时工不是一个人。”

他一直在暗中观察林墨的一举一动,发现他在东北临时工发消息的时候并没有使用手机。

从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出,林墨和东北临时工不是一个人。

而从始至终,这个东北临时工都没有露面的情况下来看,这个人很有可能隐藏着很大的秘密。

甚至,不想露面。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又花了将近十五分钟赶路。

他们终于见到目标陈朵。

陈朵带着几个蒙面人,来到他们面前。

老孟率先开口道:“陈朵,我们又见面了……”

然而,陈朵格外的有礼貌。

“您认识我?”

“您是……公司的人?”

老孟苦笑一声,果然认不出他了。

也难怪,毕竟当时他穿着防护服。

调整了一下情绪,老孟质问道:“陈朵,为什么要杀死廖忠?老廖那么好的一个人!”

陈朵的脸上看不到情绪。

“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挡了我的路。”

“这……”

不理会惊讶的老孟,陈朵平淡的叙述着一切。

“我姑且承认廖叔是个好人,在他看来,我之前的人生可以说十分的不幸,所以他尽可能想让我过得好一点。”

“教会我如何以一个正常人类的方式生活,并且为我安排新的身份——临时工。”

“我相信他是真心为我好,并且认为这样的安排会让我更幸福一些。因此我一直很感激,但是,当真正能让我幸福的机会降临之时,他为什么要挡在我的面前?”

陈朵道:“我个人是否幸福为什么要由他来判断?”

老孟激动的挡在众人面前,大声的喊道:“陈朵,我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你一定是误会了老廖!”

“你还是个小姑娘,有些事情你不懂,跟我回公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墨站在一旁摸着后脑勺,这个叫陈朵的小姑娘,怎么说呢。

看上去非常理智呢。

“陈朵大师,不要跟他们废话了,这些人是不会懂我们的理想。”

“兄弟们,干他们!”

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就在这时,林墨无意间发现一个身影。

是他!

看了眼已经打起来的众人,悄悄退出战场。

朝着那个身影追了过去。

林墨一直吊在那个人的后面。

不知过了多久,对方的速度开始变慢,到最后干脆停了下来。

“我没记错的话,你叫郭亮吧?”

没错,这个人正是前不久刚有一面之缘的郭亮。

好像是那个新截教的成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