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众人齐聚六盘水

【西南:肖哥,我和你去,不知道陈朵那丫头手段高不高。难得各区临时工一起出动,要是不能尽兴可就没意思了,嘿嘿!】

【酆都大帝:算我一个。】

【西南@酆都大帝:对了,兄弟你是哪个区的?】

【酆都大帝:东北,我是群主明面上的马甲。】

张楚岚盯着屏幕无语了。

这些人都好会玩,敢情楼主和这个酆都大帝其实是一个人。

不,也可能是两个,和他们一样。

【华中:各位,陈朵的情报都是我个人的线人提供的。我也是最早赶到六盘水的人,可是当我赶到线人那里才发现,他已经被杀了!】

【华中:创口与记录中的蛊身圣童陈朵的手段不符,陈朵很有可能有同伙!大家不要掉以轻心。】

半个小时后。

当林墨赶到指定地点时,就看见两个人在路边等待。

林墨笑道:“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

“东北——林墨。”

肖自在也跟着笑道:“没事,我们也刚到没几分钟。”

“之前在群里介绍过,华东——肖自在。”

林墨目光看向另一人。

眼皮微跳,身着体恤配热裤,外露大长腿,一头卷发倾泻而下,乍眼一看还以为是一名女神。

结果一开口,却是个汉子。

“西南——王震球!”王震球仔细打量着林墨,突然惊讶道:“我想起来啦,你是龙虎山罗天大醮的那个小杀神林墨!听说前不久跟着老天师去我们西南,杀了四十多个全性成员,可惜没能遇到你们。”

站在旁边的肖自在,很不自然的揉了揉双眼。

心里不自觉的开始兴奋。

深呼了口气,才勉强压了下去。

肖自在沉声道:“球儿,以后尽量不要在我面前提杀人,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王震球:“???”

不过他马上明白,肖自在可能也有一些奇怪的问题。

毕竟这年头能成为临时工,身上多少沾点不正常。

叮咚——

林墨低头一看手机,是二壮单独给他发来的消息。

只有一句话。

【华北临时工就在你们附近。】

林墨将手机塞回兜里,要是他没记错,华北临时工应该是冯宝宝。

不过按照冯宝宝的性格,不可能这么谨慎,早就第一个暴露出来。

所有,会是张楚岚?

那个老阴-逼,绝对能干出这事。

毕竟,他能代替二壮,张楚岚也可以代替冯宝宝。

三人来到一家小吃店。

店里只有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大叔,正是他们的目标,万老板。

他们三人各自点了一份羊肉粉。

肖自在一边吃着一边不经意的询问关于陈朵的一些线索。

最终得出结论。

陈朵来这里是向老板打听一个叫做梅金凤的老婆婆,这位万老板曾经接待过一名姓梅的老婆婆,那位老婆婆对他的羊肉粉赞不绝口。

这才让这位老板记忆犹新。

有一次来店里,那位老婆婆说自己不爱出门,成花大价钱让他将做好的粉送到自己的隐居处。

陈朵就是来这里要那位老婆婆的地址,而肖自在很快就询问出那位老婆婆的具体住址。

本来那位大叔是不想说的。

一个小姑娘来问那老婆婆的住址也就算了,这又来三个大汉。

只不过肖自在显然准备很多,当场就拿出一张警察证,这才交代出来。

并且对方还给了一封信。

说是陈朵留下来的,并且吩咐他如果有人来打听她的消息,就把这封信交给来人。

路上,肖自在将得到的消息,大概都发到群里。

王震球舔了舔嘴唇,“这家的羊肉粉是真的好吃。”

肖自在打开手中的信,眼神露出一丝惊讶,道:“白纸?”

“吱!”

肖自在扭头一看,一只红着眼的大老鼠正向着他张牙舞爪的奔来。

自然不会惯着它,一个回身踢送这只老鼠归西。

“这里怎么会有老鼠?”肖自在面色不变道:“有些不太对劲……”

“吱吱吱——”

“吱吱吱~吱吱吱~~”

数以十计的老鼠从路边的排水道内钻出来,纷纷朝着肖自在三人的方向跑去。

王震球没有动,静静的低头看着从他脚下跑过的群鼠。

“果然,目标只有老肖……”

林墨道:“应该是一种蛊术吧。”

“……”

肖自在双目发着微弱的红光,缓缓抬起右掌,用力下压。

正张开嘴,准备撕咬的群鼠,像是受到了某种挤压,纷纷爆体而亡。

王震球咬着手指,“肖哥,我要是没看错,你这应该是大慈大悲掌吧?”

肖自在表情冷漠道:“两位,嘱咐你们一下……”

“不要试着跟我套近乎,另外,当我要求你们离我远点的时候,一定要听话……”

“要不然,我发疯起来就分不清敌友,免得误伤了你们。”

林墨:“……”

王震球:“……”

【华北:各位,刚才拜托华北的同事查了一下这个梅金凤,居然是全性成员,而是还是四十年前就加入全性的元老级人物……】

林墨顿时眼冒精光,竟然能遇到全性元老级人物,他仿佛能看到一颗耀眼的太阳在移动。

他们向着地址的方向赶去。

“靠,怎么越走越偏僻?”

“难怪那老板说花了大价钱让他送吃,这地方,胆小的晚上都不敢来。”

林墨眼神环顾四周,他们已经进入了一处比较荒凉的树林。

肖自在突然停下脚步,警告道:“小心,有埋伏!”

话音刚落,几个带着头套的蒙面人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其中一名偏瘦,明显为女性的蒙面人淡然道:“追着陈朵到这儿,你们是公司的人?”

肖自在微微皱眉道:“你们呢?是什么人?”

他总感觉这一趟不简单。

好像不止是要他们追杀陈朵。

“少废话,此路不通。”

说完,几个蒙面人就冲了过来。

肖自在扶了扶眼镜,道:“咱们要不要分一分?”

林墨道:“三个人,一人一个。”

“没意见。”王震球道:“那个女人交给我!”

两分钟后。

两名黑衣人倒在地上。

林墨皱眉道:“实力不咋地,不过身上竟然都有法器。”

肖自在补充道:“而且法器的级别还不低。”

只不过再厉害的法器,也要看使用者是什么人。

“咦,这两个人怎么抱一起啦?”

看着王震球抱住黑衣女子,完全不撒手的样子,手竟然还不老实。

黑衣女人显然一阵羞怒,大喊一声,双手上红色的光剑拼命的朝着王震球劈砍。

王震球不断躲避,显得十分轻松。

“被你发现了?”

王震球轻笑道:“嗯,之前对你的攻击无效看样子是一件防御法器,不过有些低级,不能称作法宝,自动防御只会对恶意作出反应,还不错。”

“下流胚!”

“别以为吃了姐一下豆腐就能得意。”黑衣女人再次攻来,口中喊道:“只要你打算伤害我,就必须要产生恶意!就算间接布置陷阱,那上面也会附着着你的恶意!”

“这是一种无解的法宝!”

王震球摇了摇头,暗叹她的无知。

这招要是换做对付别人,恐怕真的是一种无解的定律。

可惜,遇上了他这个混球。

王震球在躲闪之际,用手狠狠的在对方身上摸了一把油。

黑衣女人吓了一跳,后退两步:“你干了什么!为什么法宝没有保护我?!”

“因为我对你没有恶意,也没有攻击你啊。”王震球一脸调笑道:“放心,我根本不会伤害到你,只会爽到你……”

“其实,要解决一个人暴力不是唯一的手段,娱乐也能!”

王震球快速上前。一只手压住对方的脖子,诡异的是对方的法器竟然没有丝毫反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