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茅山任务,带薪摸鱼

哪都通货车上。

林墨问道:“海柱哥,你知道他们说的八奇技是什么吗?”

专心开车的刘海柱回道:“听我师傅以前提到过,好像是几十年前凭空出现的数种神奇能力,一共八种,被称之为八奇技。”

“炁体源流就是其中之一?”

“好像是。”刘海柱感慨道:“都过去几十年了,八奇技的出现,意味着平静生活将被打破,异人界要乱了。”

“哪都通作为异人界的官方,咱们接下来说不定会有大任务……”

林墨微微皱着眉,他感觉自己很倒霉。

几十年都很平静的异人界,偏偏在他加入哪都通之后就出事了。

问题是他还没发育起来呢。

要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小心被人干掉可就亏大了。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

卸货搬货,每到一个地方重复此动作……

夜晚,二叔家,林华东突然把林墨叫到书房。

“什么?”

“二叔你让我参加一个半月后龙虎山的罗天大醮?那是个啥?”

林华东解释道:“罗天大醮是龙虎山天师府广招天下异人,竞争天师府下一任天师继承人的比赛,第一名可以成为天师府下一任天师。”

林墨仔细一想,疑惑道:“不对呀二叔,天师府可是咱们道门的龙头,按理说即便要选下一任天师,那也应该从自己门下挑选才对,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按照他的想法,天师府作为现在道门中最强的势力,突然搞出这什么罗天大醮也太奇怪了吧。

三十岁以下的异人都可以报名参赛,第一名可以成为下一任天师,怎么想都觉得很草率。

他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确实是这个理儿。”林华东点头道:“刚得知这个消息时,我也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消息是你爸告诉我的,应该错不了。”

“你爸的意思是要你代表咱们茅山参赛,不求排名,哪怕第一轮被淘汰都没关系,全当见见世面。”

“可是我这工作……”

林华东道:“放心,咱们茅山这点面子还是有,已经请好假了。”

“可是我才工作两天。”林墨犹豫道:“这样是不是不太……”

“带薪休假。”

“好……没问题!”

林墨眼前一亮,同意了下来。

“……”

林华东最后道:“明天跟我去见咱们东北大区负者人,到时候你还要回一趟茅山。”

“行,我也有很长时间没回去过了。”林墨对此完全没意见。

回到房间,林墨看着自己仅会的法术,最终下定决心。

……

第二天一早。

在哪都通二楼办公室,林墨总算见到了哪都通东北大区的负者人——高廉。

一个看上去有些威严的中年大叔。

一见面,二叔林华东一屁股坐在高廉的办公桌上,介绍道:“老高,这是我大侄子林墨,已经跟上头打过招呼,休一个半月假,准备让他参加一个月后的罗天大醮。”

高廉显然早就知道,坐在办公椅上笑道:“没问题,东西给他办好了,只要不出国哪里都能去。”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黑卡。

“二壮呢?”林华东瞟了一眼高廉放在桌上的手机。

嘀咚——

这时手机屏幕突然亮起。

【大叔,我在呢!(笑脸)】

林华东见此没好气道:“小丫头我正要找你呢,我女儿是怎么知道我给主播打赏的事,是不是你又偷偷潜入我的手机里偷看了?”

【大叔没证据,可不能随意污蔑我(可怜兮兮)】

“别跟我来这套,小荷被我打一顿都招了,就是你干的!”

【什么!(震惊)】

【小荷怎么可以出卖朋友(伤心)】

林华东冷笑道:“老高,你女儿承认了,你看这事咋办吧?”

这时对方也反应得过来。

【!!!大叔你好狡诈,竟然骗人!(生气)】

高廉笑了笑,充当和事佬。

“老林啊,二壮还小,要不这样,今晚我请你下馆子,咱俩好好喝几杯?”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林华东一拍大腿,大笑一声:“今晚必须喝趴你!”

“咦,小墨你怎么还没走?”

林墨:“……”

那我走?

几个小时后。

一架飞机从城市的上空飞过。

飞机上,林墨百般无聊的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他要回茅山,坐飞机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着实有些无聊。

叮咚——

【同事,你是林晓荷的大哥吗?(好奇)】

林墨拿着手机,看着一张笑脸表情包头像微微愣神。

他都开启飞行模式了,这人是怎么将信息发过来的?

等了好久都没等来林墨回话。

对方有些不耐烦了,一条接着一条信息疯狂轰炸。

【哇哇哇……难道不在?】

【看到信息请回复!!!】

【请求打开前置摄像头——】

【你竟然在看!(吓),为毛不回复?(气嘟嘟)】

林墨翻了翻白眼,没有搭理这个人,将手机关机。

没想到手机竟然自动重启。

“……”

华东机场。

下飞机的林墨一路打车。

终于在下午四点前来到茅山。

茅山,一直都富有一些传奇色彩,被评为道教起源地之一。

在普通人眼中,茅山的地位并不比龙虎山差。

都是有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再加上茅山和龙虎山都在华东大区,相互衬托之下,两者的社会地位相差无几。

当然,只是在普通人眼中。

在异人界,龙虎山的地位不可撼动,比起现在处于半隐退的茅山不知强上多少倍。

现如今的茅山,怎么说呢……

有些落魄。

茅山功德殿里,林墨见到几位正在打扫大殿的师兄。

他们的年纪都在三十岁以上。

相互打了声招呼,林墨从后门进入茅山最核心的基地。

穿过一片竹林,一座充满古风气息的四合院映入眼帘。

这里是茅山几位老祖的住处,平常基本不会离开此地。

茅山的全部秘密都在这里面。

走到院门前,林墨就看到老爹和两位老祖站在院子中。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看见到来的林墨后,摸了摸小胡子,没好气道:“臭小子,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拜见两位祖师爷!”

这人正是林墨的生父。

林墨不敢怠慢,走上前对着两位身着布衣的老者一一拜见。

“是小墨啊,没想到一晃你都这么大了……”白发老者感慨道。

话音刚落,另一老者也道:“还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小墨,你来的正好,我们得到最新消息,正在考虑应不应该让你参加这次龙虎山的罗天大醮。”

林墨疑惑的看着老人:“祖师爷,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被林墨称呼为祖师爷的老者正是茅山上一任掌门,也是很多年前想收林墨为徒的茅山老祖王之灵。

林爸解释道:“就在你来之前,龙虎山那位老天师给你祖师爷发消息,说陆家的陆瑾老爷子决定将通天箓拿出来,当做罗天大醮第一名却不想要继承天师之位的奖励。”

“通天箓?”

“没错,通天箓,八奇技之一,与我们茅山有着极深的渊源。”林爸皱眉道:“同样和你爷爷的死有些关系。”

“什么!”林墨一惊,这是老爸第一次和自己提起爷爷的死因。

对于爷爷的死因,不管是老爸老妈都在林墨面前绝口不提,似乎这其中隐藏着极为可怕的事情。

这时,王之灵一只手搭在林爸的肩膀上说道:“还是由我来跟小墨说吧。”

“小墨,我知道你很想知道你爷爷林正德的死因,这些年不告诉你是因为我们也不知道。”

王之灵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你爷爷,老夫的大弟子,就是死在追查通天箓下落的路上。”

“师弟……”

另一名老者担忧的看着他。

王之灵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缓缓将茅山埋藏多年的耻辱讲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