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全性攻打龙虎山真正目的

张楚岚的心情五味杂全。

刚准备装一波X,就被打断了。

散去手中的雷光,刚才他在救下陆玲珑的时候,手中沾上一点枳瑾花的血液。

有了它,只要有人靠近枳瑾花,他就可以准确的放电。

“林墨道长,不能让他们逃掉!”

陆玲珑从树后冲了出来,却被身后的张楚岚拦住。

林墨冲这位少女翻了翻白眼,他要是能上早就上了。

眼看着这些金灿灿移动的功德,就这么从他的眼前溜走,心里有那么一丝不甘心。

他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已然是强弓之末,可没剩下多少战斗力。

真要打起来,输多胜少。

张楚岚显然也注意到这一点。

对于林墨,他有一些了解。

林墨真要是想打,刚才早就一刀砍了过来,可不会跟人家废话。

因为,他张楚岚也是这种人。

վ'ᴗ'ի

林墨丢下苑陶的尸体,径直走到奄奄一息的全性成员面前,一脚压在对方心口上,结束了他的生命。

至于为什么不留活口。

林墨表示完全没有想过。

其一,他被张楚岚的雷法击中胸口,导致肺部破裂,本来就已经活不了多久。

其二,就算能救活,林墨也没有打算救他。原因很简单,活着的他无法给林墨提供功德。

可能有人会觉得林墨现实,或者说很自私,他不否认这一点。

任何人,不管以什么理由结束他人的性命,都是一种自私。

林墨掏出两张灵符,分别贴在枳瑾花的双臂上,做完这一切,他才开口说道:“丫头,我暂时帮她简单做了止血处理,背着她去找你爷爷。”

陆玲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突然一愣,道:“你……你叫我丫头?”

“有问题?”

林墨面无表情。

“没……没啦。”

“张楚岚,龙虎山已经乱套了,你……”

铃铃铃~~铃铃铃~~

“喂?!宝儿姐,你没事吧?”

“听不清啊,我这手机山里没信号!!”

“不说了,咱们在前山的旅游区会合!!”

平静的夜里,各处厮杀声短短半个时辰就销声匿迹。

老天师出手,击败数人后,全性成员开始撤退。

龙虎山前。

一群人在这里会合。

一大波哪都通员工搬运伤者,正井然有序的将其送到山下医院接受更全面的治疗。

这一战,无比的惨烈。

双方都有极大的伤亡。

尤其是陆瑾门生和哪都通员工,他们没有料到全性这次行动竟然来了如此多的人,其中还有不少生面孔。

措手不及之下,差点崩盘。

龙虎山,一间屋子里。

一群人站在屋子里,气氛显得格外沉重。

张之维看着床上躺着的师弟,一时间无比内疚。

茅山老祖王之灵道:“放心,这老小子命硬着呢,死不了。”

原来,在龙虎山乱起后,茅山的另一位老祖担心好友晋中的安危,所以就过来看看。

恰巧看到一名小道童正准备对晋中下杀手,于是出手将其惊走。

本来他是想杀了两人,可是对方的手段都不一般,让其逃走了……

“师……师兄,那个秘密……”

晋中勉强睁开眼睛,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张之维一只手按了下去。

只听张之维声音平和的说道:“师弟啊,好好睡一觉吧,既然秘密已经泄露,一切就交给师兄,师兄会将所有事情处理好……”

说着,轻轻点了一个穴道。

晋中慢慢闭上眼,这一刻儿,他终于睡了过去。

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还是泄露了出去……

“大家都忙了一个晚上,都去休息一下吧。”张之维开口道:“其他人都离开,荣山留下。”

林墨站在一旁,转身离开。

如今龙虎山已经乱作一团糟,就连老天师的师弟田晋中都差点在这次混乱中死掉,老天师的心情能好才怪。

张之维摸了摸跪在地上的中年道士荣山的头,轻声道:“从现在开始,一刻都不许离开这间屋子,老田要是再出什么岔子,老夫唯你是问。”

说完,转身离开。

只留下长跪不起的荣山道长。

站在院子中,张之维拿出手机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

当天晚上,张之维将自己大弟子叫到房间,嘱咐了一些事情。

另一边,回到房间的林墨等人准备天亮就回茅山。

忽然,林墨道:“老爹,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

林爸疑惑道:“不回去?你是准备回东北?”

“不,这件事情我估计还没结束。”林墨摇头道:“好歹也是邻居,大家同为道门,龙虎山出了这档子事儿,咱们茅山怎么也该有些动作吧。”

“几十年了,茅山与天师府的友谊是时候要重新捡起来了……”

林爸皱眉道:“你是指?”

“只是有些猜测,你们先会茅山,我在这里等一天,如果是我猜错,我最多明晚就会回去。”

“行吧。”

林爸没有多问。

躺在床上,一股困意来袭。

林墨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压不住放松了下来。

第二天,当他醒来时,林爸他们已经启程回茅山。

所有不属于天师府的人,都已经离开的七七八八。

林墨除外。

只是林墨不想走,有人却来撵他。

此人名为张灵玉。

啃着馒头,林墨口中模糊不清的说道:“不走,我明天再走。”

张灵玉黑着脸:“不行,你今天就要离开龙虎山。”

“我代表茅山留下来帮忙。”

林墨反手就给张灵玉扣了一个帽子,表情不善的说道:“灵玉真人,我代表茅山,你如果再撵我,就是看不起我们茅山,看不起天下道门人。”

“我……”

张灵玉深呼了两口气,按住心中要揍他的冲动。

一大清早跑到他的房间,还吃他的早饭,怎么撵都撵不走。

现在反倒是他张灵玉的不对。

林墨打了一个饱嗝,道:“我说灵玉啊,你这早饭连个肉沫都没有,难怪比赛会败给我,不是没有道理。”

张灵玉:(▼皿▼#)

注意到张灵玉要发火,林墨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安了安了,放心,一饭之恩,贫道当涌泉相报。”

“有困难就去东北找我,不管是被老天师逐出山门,还是在东北遇到什么困难,找我保证妥妥的。”

张灵玉冷着脸,一言不发。

“哈哈哈……那我还真要替灵玉谢谢小道友啦!”

房间外传来老天师的声音。

林墨立马站了起来,惊讶道:“老天师?”

有点倒霉啊,正和张灵玉吹牛皮就被人家师傅逮一个正着。

张之维走进来,对张灵玉道:“灵玉,你去外面帮你大师兄维护秩序,我和这位小道友有些话要说。”

“是。”

张灵玉微微拱手,退步离开。

同时心中极为无奈。

这里明明是他的房间……

张之维一挥手,两扇门“啪”的一声自动关闭。

林墨咽了咽口水,“老天师,您这声控门看起来挺高级。”

张之维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别跟我扯犊子,说吧,你小子不离开反而留在我龙虎山有什么目的?”

“您老说笑了,小子只是想代表茅山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小子保证最多明晚一定离开。”

张之维没有回话,反而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去,目光静静凝视着他。

林墨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最后露出无奈的表情。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老天师。”林墨表情郑重的问道:“老天师,您是不是打算下山?”

张之维有些意外,自己确实有这个打算,不过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你是如何猜到的?”

林墨道:“我只猜到两个您不得不下山的理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