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继承通天箓,得知真相

下午。

在万众瞩目的过程中,陆瑾亲自将通天箓交给林墨。

至于为什么不是给第一名的张楚岚,那是因为张楚岚选择继承天师。

再加上有老天师的撮合,陆瑾本人也没有意见,所以通天箓如愿以偿的落入林墨的手中。

当然,关于张楚岚成为天师的事情,这里面有一些讲究。

外界只知道老天师张之维认命张楚岚为下一任天师继承人第一人选。

没错,只是第一人选,而不是唯一的人选。

也不是让他现在成为天师。

本来得知事情真相的张楚岚,并不愿意成为天师,因为他猜到一旦他选择继承天师之位,那么老天师张之维必死无疑。

天师度。

天师府最神秘的东西。

只有历代天师以及天师府的长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真的清楚天师度秘密的只有历代天师。

就这样,张楚岚的身份变了。

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以天师府真传弟子的身份行走于世。

晚上,陆瑾的房间里。

陆瑾开始传授林墨真正的通天箓。

为什么要说是真正的通天箓。

只因今天下午在众目睽睽之下陆瑾交给林墨的书中,只是记载邓子布和陆瑾收集到各门各派的符箓。

可以理解为符箓大全。

但那并不是通天箓的核心。

“不要动,老夫这就将通天箓的种子种到你的意识海里。”

陆瑾伸出一根手指,抵在林墨的眉心处,微微皱眉,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紧接着,林墨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到他的意识海里,意识微微查看。

立马就发现意识海中多出来的东西。

那是一颗白色的球形种子,大概有米粒般大,在它进入林墨意识海的那一刹那,开始吸收林墨的神性。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与林墨产生一丝联系。

外界,陆瑾开口道:“行了,这通天箓算是全部交给你了,只要多加练习就可以做到临空画符的地步。”

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来,陆瑾右手在空中画出一道禁音符,让外面听不到屋子里的声音。

这才将一切缓缓道来。

原来大概在十三年前的夏天,林墨的爷爷林正德不知从哪里得知的线索,找到陆瑾,并询问关于邓子布和通天箓的消息。

尤其是关于杀害邓子布的凶手。

陆瑾起初还想隐瞒,毕竟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早已经没有证据。

即便告诉他也没有多少意义。

再加上王家与吕家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不管是在异人界还是普通人中,势力着实恐怖,两位当代家主还都是十佬之一,正值巅峰,告诉他也无济于事,反而徒增烦恼。

可是林正德却不管,并扬言自己已经脱离茅山,现在只想知道杀害邓子布的凶手,并且在陆瑾的面前长跪不起。

无奈,陆瑾只能暗示出王家。

得知林正德想要报仇,陆瑾就和他确定了一个计划。

被他们两人称之为引蛇出洞。

给王家散播出通天箓传人现世的消息,并且在指定地点埋伏。

林正德在明,陆瑾在暗。

因为身份的原因,陆瑾无法在明面上对付王家,只能躲在暗处利用通天箓的能力协助林正德。

结果也很显著,这一战,导致一半以上的王家高手陨落。

在那之后,林正德报仇的念头逐渐散去,两人就分开了。

由于没有全歼王家高手,导致林正德的身份暴露,为了不影响到茅山,林正德只能宣布加入全性保全茅山名义。

陆瑾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

可是他却猜错了。

半年后,他得知林正德的死讯。

而且告诉他消息的人,正是十佬之一,王家当代家主王蔼。

陆瑾知道王蔼这是在试探他,因为一直以来王家和吕家都怀疑通天箓在他的手中,毕竟最后邓子布是死在他的面前。

只不过因为陆瑾同样是十佬之一,再加上门生众多,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他毫不怀疑,如果他陆瑾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家族的成员,恐怕当晚就会被一群神秘人赶过来灭门。

不要怀疑当年异人界的残酷。

懦弱强食。

强者生,弱者跪。

普通人犯法有警察,异人犯法有哪都通公司……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变化。

说完这一切,陆瑾拿出一个日记本递给林墨,道:“这上面记载着老夫这些年对通天箓的一些心得,应该能让你少走一些弯路。”

“真相已经告诉你了,你的想法老夫不想管,也管不着。”

“作为老前辈,老夫只告诉你一句话。”

“陆老请讲。”林墨恭敬道。

陆瑾看着他,道:“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没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就不要去做,永远不要小看一个能站在异人界巅峰的势力,背地里到底隐藏着多少底牌。”

“须知打蛇不死,反被其害的道理……”

陆瑾的眼中露出一丝愧疚,他没有告诉林墨,当年他本来有机会救下好友邓子布,如果当年他做出另一个选择,或许就不会有这些事情……

从陆瑾老爷子的房间出来,林墨的心情很是复杂。

王家,吕家,异人界中的庞然大物,不是林墨一个人可以撼动。

回到房间,让林墨惊讶的是老祖几人竟然在他房间里等他。

很快,林墨就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出来。

“老祖,您怎么看?”

王之灵皱眉道:“确实是正德能做出来的事情,唉,八九不离十。”

“陆瑾应该没有说谎,和我们之前得到的消息差不多。”

房间内一度陷入沉默中。

王之灵很是无奈,因为以茅山现在这些人,一个王家都打不下来,更别说还有一个吕家。

更何况,茅山完全没有正面报复的理由。

不管是邓子布还是加入全性的林正德,一个是三十六贼之一,一个是全性妖人,被打上反派的标签,死了也是白死。

“这件事看来只能这么算了……”

此刻儿的茅山老祖王之灵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回想起师傅传位给他的那一刻,他明明在三清道祖面前立下誓言,穷极一生发展茅山。

可是看看现如今。

当年弟子遍布天下的茅山,如今已经落魄的只能固守在山上,无数外门弟子因为他的一个决定陨落,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

在异人界,师徒如父子。

谁又知道当王之灵说出这句话时的心情……

他又何尝不知林正德之所以没有将事情告诉他们,反而脱离茅山独自走上复仇这条路,就是在告诉他们。

一切恩怨从我这里结束。

可是真的能就这样结束吗?!

林爸一言不发的走出房间,林妈担忧的跟了过去。

两位老祖最后也走了。

林墨静静的杵在原地,耳边传来令人烦躁的手机铃声。

“喂……”

“嗯,好,我知道了……”

短短十秒钟,林墨挂断电话。

一个人朝着空无一人的后山走去。

电话是徐四打的,大概内容就是让他现在带上通天箓,一个人去后山引出全性妖人。

已经有人在那里布下天罗地网。

“全性,爷爷最后加入的组织。”

身为哪都通公司员工,林墨对全性有一定的了解,不过了解不多。

只知道是一群无法无天,罪恶累累的家伙。

一些犯了罪行的异人,都会选择加入全性。

走在丛林中,林墨立马察觉到背后一些若有若无的目光。

从出门开始就一直跟着他。

林墨没有管,看他们能忍到什么时候。

果然,在确定四下无人后。

几个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并且伴随着一阵冷笑声。

“林墨道长,这么晚一个人还要出来溜达,是想要偷偷练习新得到的宝贝功法吗?”

林墨转身看着突然出现的几人,开口道:“盯了我这么久,我要是不出来,你们恐怕都不敢现身吧。”

一身老式绿色上衣,戴着绿帽的苑陶,手中把玩着一串念珠,苍老的声音忍不住笑道:“林墨道长还真是上道,咱们也不为难道长,只要留下通天箓的副本,咱们就放你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