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三更时分会见老天师

“胜者——林墨!”

裁判的呼喊后,场上一片沸腾。

不是因为兴奋,也不是因为看到一场精彩的对决,而是一种凄凉。

大概的意思如下,有请我们的受害者依次进行发言:

“不——我的小钱钱!!”

“我半年的工资全压给灵玉真人,他竟然输了,我要跳楼,都不要拦着我!”

“楼上的心理素质真差,我半辈子的积蓄都压在张灵玉的身上,身为一名赌徒,既然投了钱就应该能想到赔得精光的画面……”

“等等,楼上的,你先别说别人,你要去哪儿?那个方向好像是龙虎山的悬崖!”

“呜呜呜呜……”

枳瑾花一脸无语的看着捂着嘴痛哭流涕的少女陆玲珑,道:“我说,你买了多少张灵玉赢?”

陆玲珑嘤嘤道:“一个月的生活费!呜呜……花儿,张灵玉竟然输了,连决战都没有挺过去,我这个月该怎么过?”

枳瑾花暗道:“还好我买的张楚岚一路挺到了决赛,只要明天张楚岚最后一场取得胜利,我就可以获得一大笔的小钱钱啦!!”

“250赔率呢……”

((((っ´θ`)っ$$$

“亲爱的花儿,要不你再援助我一些,明天的比赛我要买林墨真人,一定会把我的生活费赢回来!”陆玲珑可怜兮兮的说道。

枳瑾花:“……”

恐怕这才是重点吧。

“话说,你就这么不相信张楚岚的实力?”

陆玲珑没有回答,反而比了一个中指。

这一下给枳瑾花整不会了。

晚上,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墨以为老祖他们会问关于火雷本命符箓的事情,没想到只字未提。

额……其实也不是啥都没说。

吃完饭的时候,老祖王之灵欣慰的说道:“不错,很不错!”

随后大笑着离开。

让林墨一时摸不清楚头脑。

半夜里,林墨看了一眼时间,轻轻推门走了出去。

他准备去老天师的房间。

按照比赛规定,罗天大醮获得第一名并且拒绝成为天师的人,才能得到通天箓。

然而比赛规则却没有说。

如果第一名不要通天箓,可不可以传给第二名?!

没错,林墨在左思右想之下,还是决定放弃第一名。

不是因为打不过张楚岚,而是没有这个必要。

打败一个张灵玉已经够本。

他来参加罗天大醮的目的只有两个,找寻真相,赢得通天箓。

如今他已经进入前二,达成陆瑾老爷子的要求,第一条目的达成。

至于通天箓,他这不是准备去找老天师和陆瑾老爷子商量一下。

如果他们没有商量的余地,明天林墨就算冒着得罪龙虎山的风险,也要赢下这场比赛。

通天箓,茅山势在必得……

同一时间。

天师府,老天师的住处。

老天师张之维正在发愁,因为现在的结果和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按照他的推测,明天最后一场对决应该是张灵玉和张楚岚的战斗。

属于他们龙虎山的巅峰对决。

他明明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本来他还发愁诸葛家的那个小子可能是变数,可是王也的到来却让他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走了一个诸葛青又来一个茅山林墨。

现在咋整?

按照这个情况,张楚岚对上林墨可没有多大胜算。

关二爷一出,他都不敢保证稳赢。

张之维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绿色的小药瓶,目光陷入沉思。

这东西叫剪径散,汉代流传下来的一种方子,又名神仙丸。

神仙吃了也要中招的东西。

唯一的功效会堵塞炁的运行,本来是他给徒儿张灵玉准备的东西,打算靠着它在关键时刻让张灵玉输掉。

虽然有些对不起徒儿,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啊。

张楚岚必须获胜。

可惜,现在是没用了。

“不行,找那老小子商量一下。”

不到万不得已,张之维并不想用这种下作的手段让张楚岚取胜。

咚咚咚——

“老天师,您老睡了没?”

张之维眯着眼,林墨?这小子怎么来啦!

心虚的将药瓶藏了起来,张之维盘坐在床上,开口道:“进来吧。”

门被打开一条缝隙,林墨将脑袋伸了过去,看到张之维嘿嘿一笑。

“老天师,这么晚您还没睡?”

“是林墨啊,这么晚有事?”

林墨随手关上门,笑道:“老天师,小子想跟您做一笔交易?”

“哦?交易?”张之维多鸡贼,立马就明白他的意思。

摸了摸胡须,张之维说道:“既然是交易,那必然有要求,说吧,想从老夫这里获得什么?”

“小子甘愿放弃明天的比赛,只不过您老也知道,我们茅山这次的唯一目的就是通天箓。”

“陆老前辈只是说获得第一名却不想继承天师位的人才能得到通天箓,却没有说第一位如果不要,能不能转给第二名……”

张之维一愣神,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没有说第一名如果不要,可不可以转给第二名的规则。

按照他对陆瑾的了解,这种事情还真的能办到。

“你小子,脑瓜够用啊……”

他怎么没想到,还可以这么玩。

张之维干咳一声,道:“说来说去你小子还没提要求呢?”

林墨搓了搓手,腼腆的说道:“老天师说笑了,小子能有什么要求?不过是不想看到咱们道门两家因为这件事被外界耻笑罢了。”

“正所谓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清原本是一家。”

“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看着给就行……”

张之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招以退为进用的妙呀。

此子和张楚岚一样有前途。

张之维笑眯眯的看着他,“既然如此,那老夫就替楚岚谢谢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

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了。

林墨表情微僵,看着笑眯眯一言不发的老天师,一时间有些尴尬。

靠!

老天师不会准备白嫖吧?!

“行了,不逗你小子了。”张之维笑道:“你小子能找到我这里,就说明已经惦记上老夫的东西,说吧,只要不是雷法那种涉及到天师府传承的东西,老夫不会吝啬。”

林墨听后小心询问后道:“老天师,小子现在缺一门攻防一体的法门,不知……”

“攻防一体?”

张之维无奈道:“你直接说你想要金光咒不就得了。”

“行吧,跪下拜师吧。”

林墨:“???”

“还愣着干啥?想要金光咒,就像你祖师那样,拜老夫为师,老夫收你做一个记名弟子,传你金光咒。”

“不过记名弟子只有使用权,没有世袭权,也就是说在没有老夫允许的情况下你不能将金光咒传给其他人。”

“否则,老夫会亲自找你理论。”

林墨吓了一跳,还可以这么玩?!

“这……这么容易?”

他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已经做好退而求其次的准备。

张之维没好气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到底学不学?”

“学……”

十五分钟后。

林墨离开老天师的院子,走在昏暗的小道上。

“真没想到,老祖居然也会金光咒。”林墨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老天师的记名弟子,老祖也是,那么自己以后可以管老祖王之灵叫师兄啦。

算了,还是不作死了。

金光咒身为天师府的不传之秘。

尽管传承意义不如雷法,但却是天师府的一大标志。

如果换做一般人,恐怕只有拜入天师府才能习得金光咒。

只要有一点眼见的异人见到金光咒就知道是天师府的弟子,轻易不敢得罪。

恐怕老天师是看在老祖和茅山的面子上才收他做记名弟子,并且传授他金光咒。

记名弟子不像其他,和佛门的俗家弟子有些类似。被师傅传了一手功夫,便可以自称记名弟子。

弟子分为三种。

真传弟子、关门弟子、记名弟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