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阴德箓,我能加点升级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扶命,普告九天,茅山弟子林墨,有请三界伏魔大帝显威灵……”

林墨一手托着关公像,手捏剑指,大喝一声。

“急急如律令!”

刹那间,林墨眼前一黑,黑暗中一抹红色划破漆黑的时空,紧接着一股能量在他体内爆发。

睁开眼,两道红光从双目中射出,关二爷那孤傲而又强大的气场由内而外遍布全身。

这一刻儿,林墨心中没有任何恐惧,如平静的水面,喜怒哀乐等情绪荡然无存。

然而还没等林墨好好感受这份力量时,体内强大的力量就如同潮水一般快速褪去。

林墨懵了。

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这算是成功还是没成功?

三秒真男人?!

【阴德:159】

【阳德:42(可转换)】

【上清大洞真经一层(1.2%)】+

【请神术(0.9%)】+

林墨道:“出现幻觉了吗?”

在确定不是幻觉后,林墨的目光变的若有所思。

阴德?

这个他知道。

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阴行者必有昭名。

简单来讲就是做好事。

当初林墨到地府后,判官告诉他阴德在100点以上才能投胎做人,反之就要做几世畜生,把阴德提升上去。

阴德的多少,会决定下一世的出身,自然是越多越好。

在阳间做好事有阳德,身死后阳德转变成阴德。

至于这其中如何计算,那名判官说大约是二比一。

两点阳德等于一点阴德。

以前在茅山,林墨曾特意去查过记载阴德和阳德的书籍。

发现阴德与阳德还有些区别。

人一出生,会有一些固定的阴德,在死之前不会增也不会减。

阳德为0,随着时间推移,做好事会增加阳德,做坏事会减少。

死后阳德会转为阴德,若是阳德为负数,就会从阴德中扣除。

阴德要做好事不留名,不要报酬或少要,最好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样才能获得更多阴德。

这也是很多电影中,那些茅山道士下山斩妖除魔,帮助别人不要报酬或少要的原因。

茅山中有一术语叫了却因果。

我帮你家驱鬼降魔,收了你一个铜板,咱们之间两清再无因果。

有点中间商赚差价的感觉。

阳德等于阴德却不同于阴德。

阳德又名现世报,放在古代就是贤名。

经常做好事,让自己的事迹被更多人广知和传颂。

身有贤名者,不管是当朝为官还是其他,都要比常人顺利。

这种阳德,其实在生前差不多都会用掉。比方说当朝为官,你的这些事迹让一些大官听闻,那么就会对你产生好感,一些本来不属于你的工作岗位同样有机会得到。

机会变多,多子多孙等等……

虽然阴德与阳德同为功德,其中却有着细微的差别。

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这里面自有一些说法。

回过神来,林墨将目光转移到下面。

阳德……还可以转换,这很好理解,阳德转换阴德。

目光再往下移。

【上清大洞真经一层(1.2%)】+

【请神术(0.9%)】+

都是他学会的功法和法术,后面有加号,莫非是要他加点升级?

“要不,试试……”

“可是这东西好像不是实物,要怎么操作呢?”

【上清大洞真经一层(1.2%/100%)】

就在面板出现变化之后,他体内的炁竟然不受控制的在全身围绕大周天游走。

每游走一圈就会增加一丝炁,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此时的林墨不喜反惊,如果炁一直这样运行下去,他会死掉的!

人类繁衍至今,不仅是血肉之间的继承,还有一种抽象力量的传承,那就是炁,炁使生命变得有自主意识……

人类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衰老并走向生命尽头,这一切都是炁流逝的原因……这种炁又被称之为先天之炁!

什么是炁体?

将实物(固体、液体或者气体物质)研磨到粒子消失,就得到了没有粒子性的非质点物质,也就是虚物、奇点物质,命名为炁体。

炁是一种真实存在的能量。

也就是说增加一丝炁,就会导致身体内很多用来供应五脏六腑的能量消失。

大周天一次行炁最多三十六循环,再多就会伤身体。

别看林墨昨晚运功一夜,其实是他第一次运气打坐,一晚上炁围绕着大周天就转了九圈。

时间在林墨忐忑中悄然度过。

索性炁在围绕大周天行驶十八圈后回到气海穴,再也没有其它动静,林墨这才不免松了口气。

一股饥饿感涌入心头。

看了眼时间竟然才过去两个半小时,这行炁速度不快也不慢。

【阴德:87】

【阳德:42(可转换)】

【上清大洞真经一层(3.1%/100%)】

【请神术(0.9%)】+

林墨嘀咕道:“一下子扣了这么多阴德?”

其实想想也正常。

如果按照正常修炼,他最快也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将上清大洞真经的第一层修炼圆满。

可是现在他感觉,只要身体摄入足够多的能量,这种不用打坐的挂机行炁行为,简直不要太爽。

理论上只要他不停的吃,很快他就会成为一名大高手。

将阳德转换成阴德,结果却让他大为吃惊。

比例居然是5:1。

比地府2:1的比例还狠。

他这十八年攒下来的阳德,换成阴德竟然只有五分之一。

又是浓浓的中间商赚差价的感觉,而且这次的中间商显然更狠。

五点阳德,死后地府只收走一半,也就是二点五。

这就忍了,好歹地府掌管轮回转世,就当给地府交税了。

可是脑海中的这个小东西,五点阳德居然收走四点,就给他剩下一点阴德,要不是看中这小东西挂机修炼的能力。

林墨现在就敢抹脖去下面告状有人抢地府的生意。

……

清晨,吃早饭时。

林二叔一家被林墨的饭量惊呆了。

“已经第八碗了。”林晓荷惊异的问道:“大哥,你是天蓬元帅转世吗?”

林墨没有回话,埋头狼吞虎咽,其实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体内。

随着身体对食物的消化,气海穴中的炁果然开始工作,围绕着大周天缓慢前行。

尽管很慢,却不用特意引导。

这种开挂的感觉,爱了爱了!

林华东同样有些惊讶,不过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林墨开始修炼后消耗变大,开口道:“不要大惊小怪,小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在小墨这个年纪,我最高记录一顿吃十二碗饭。”

“老婆,以后煮饭多煮几碗。”

林二婶微微点头,记得二十多年前两人刚在一起,林二婶就被林二叔的饭量惊呆了。

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林二婶多少也知道一些异人的事情,所以并未感觉太奇怪。

八碗饭下肚,林墨舔了舔嘴唇没有再吃,不是说不能吃,而是饭不多了,这么短的时间,肚子里的食物已经消化过半。

林二婶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的饭量会增加这么多,只煮了平常量,这其中还带着他们母女俩中午的午饭。

坐上二叔的宝马(五菱宏光),两人前往哪都通。

车上,林华东问道:“修炼的怎么样?”

林墨回道:“还不错。”

“现在大周天可以行炁几次?”

“十八次。”

“第一天行炁呢?”

“九次。”

林华东皱眉道:“你是昨天才开始炼炁的吧?之前没有炼过?”

“对。”

“嗯,虽然比不上你二叔我当年第一天行炁二十二次,不过比起一般异人强不少,努力吧少年。”林华东表情十分轻松的说道。

其实他的内心并不平静,并且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

记得当年他第一次尝试行炁大周天,行至一半就散炁了。

一年的时间才勉强做到一晚大周天行炁二十二次。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

林墨一阵汗颜,二叔不会以为他真是个萌新,什么都不懂吧!

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

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赶到大仓库的林墨继续干着相同的工作。

午饭时,林墨端着满满一大盆的饭菜坐到刘海柱的对面。

刘海柱:“???”

看到林墨抱着铁盆大块朵颐的样子,刘海柱不甘示弱,两人吃完一盆又打了一盆。

就这样,食堂出现罕见一幕。

别人都用碗或餐盘吃饭,唯独这两人各自抱着一个大盆。

“我去,竟然有人能和刘海柱比饭量,这是人谁呀?”

“好像是林二爷召来的新人。”

一盆,两盆,三盆……

他们只看到林墨和刘海柱不断来回打饭的身影。

最终在吃掉满满五大盆后,刘海柱吃不下去了,肚子感觉快撑爆了。

捂着肚子,对林墨竖起了大拇指:“服了!”

六大盆饭下肚,林墨用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唇:“基操勿6。”

众人一看刘海柱在饭量上竟然输了,纷纷感慨。

“我以为在饭量这块儿,刘海柱已经天下无敌了,没想到竟然有人比他还要勇猛,这是谁的部将?”

“饭桶这个称号要换人了。”

“我感觉应该叫干饭王才对。”

“牛逼……”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八奇技再一次现身江湖了,还是传说中的炁体源流。”

此话一出,场面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