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请神符箓的变异

重点是,过去几十年后。

就在他们都放弃通天箓时。

有一天他们突然得知通天箓使用者现身的消息,他们王家当晚就派人过去调查,并且都是他王家高层。

其一是过去确定真伪,其二如果是真的那就将他抓住,逼问出通天箓的传承,当年王蔼就在那一次行动的名单中。

十二名高手当晚出发。

当他们赶到场地时,没想到却中了埋伏,而且埋伏者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布衣老者。

他永远忘不掉那疯魔般的身影。

那一战,他们王家损失大半都没能留下那个身影。

后来他们做了一个局,将其引到一个绝境之地,一番车轮战下来才生生耗死对方。

之后经过他们暗中调查才知道,那个人叫林正德,邓子布的师兄,使用的是请神术,请的是钟馗,半年前背叛茅山,加入全性组织。

报复,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他们没办法报复茅山,只能将这个苦水自己咽了下去。

虽然那个时候他们王家已经位列十佬之一,茅山已经落寞,可一旦主动对付茅山,谁都保不住他们王家。

谁让七十多年前,倭寇入侵,茅山出力非常多。

再加上当时的林正德已经叛逃茅山,加入全性,就算他们想抓住这一点打压也没理由。

毕竟谁家还没有几个叛徒。

最后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不管是茅山还是王家都安静了下来。

如果是因为邓子布和林正德,王蔼并不感觉奇怪。

追杀邓子布是他们王家与吕家,至于杀死林正德,抱歉,加入全性就没有性命保证,全异人界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王蔼低声道:“希望只是一个孙子为爷爷报仇的故事,而不是茅山向我王家复仇……”

除了那件事,茅山完全没有理由报复他们王家。

那件事所有知情者事后都被王蔼和他父亲暗中合理的处理掉,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不可能有人会知道。

当初攻打茅山就是他们干的……

……

……

龙虎山,天师府。

林墨口中吃着一名小道士送来的早饭,心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昨天被关二爷附体的时候,他并不是像那时表现的那样完全没有当时的记忆,那种感觉就像是站在上帝视角,观看着场上的一举一动。

最后关二爷也是他主动解散。

当时林墨尝试和脑海中的关二爷取得交流,只是让他无语,全程关二爷都没有搭理他。

意识进入泥丸宫,一块黑色玉简漂浮在其中,林墨没有管它,因为这东西就是他的金手指。

阴德箓

昨晚无聊已经研究了一个晚上。

自从昨天使用请神术,在泥丸宫里刻下神秘的请神符箓,自己又开出一个天赋。

只要沉下心来意识就能进入泥丸宫,这一发现让他甚是惊奇。

他的注意力全部在阴德箓不远处的一团青炁上。

原来那个位置是神秘的请神箓,现在取而代之却是这个东西。

林墨知道这团青炁就是关二爷。

按理说林墨解除请神术,关二爷应该会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算是怎么回事?

就比如请茅山祠堂那几位灵体老祖附体,解除之后他们就会返回茅山祠堂。

可能是关二爷的灵体和请神符箓两者之间发生了某种化学反应,从而发生异变。

林墨只能想到这种可能。

很快,没研究出什么所以然的林墨准备退出时,异变却突然发生。

本来平静无比的青炁,表面产生剧烈的波动。

林墨死死地盯着这一幕。

圆滚滚的青炁,竟然化作人形。

=͟͟͞͞(꒪ᗜ꒪‧̣̥̇)

“你……你是关二爷!!”

林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此时霸气的关二爷出现在他的泥丸宫里,浑身青光闪烁,只见关二爷一手持着青龙偃月刀,下意识的摸了摸胡须,回道:“正是关某!”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关二爷好像是Q版出来的一样。

头大脚轻……

随后我们的关二爷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关某的脑袋怎么肿了?”

忽然,关羽的目光无意间的扫向青龙偃月刀光滑的刀面,借助刀面的反光,看着自己此时的形象,脸色涨红,气愤的说道:“照魂如照人,小辈,关某在你心中的形象竟是如此?!”

林墨尴尬的笑了笑。

他隐约听明白了,关二爷现如今的形象应该是根据他心中所想。

关羽道:“小辈,你可是汉人?”

林墨点了点头。

关羽有些激动道:“可是后来我大哥成功光复汉室?”

“额……那倒不是……”林墨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知道关于那段时间的历史讲了出来。

尤其是刘备为关羽报仇发动的那一场夷陵之战,蜀汉惨败,刘备白帝城托孤。

又讲到诸葛亮一生进行过五次北伐,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关羽沉默了。

“不曾想,某家和大哥三弟奋斗一生的理想终究没有实现……”

林墨看着心情低落的关羽,小心翼翼的问道:“二爷,您现在是什么情况?”

关羽摇头道:“某家也不知道,某家只记得睡了很久,期间关某每隔一段时间耳边都能听到呼唤声,只不过每当关某要醒来时声音就中断了。”

林墨若有所思。

不出意外,应该是之前一些茅山先辈们用请神术请关二爷力量,只不过无一例外都没能彻底唤醒关二爷。

“那个,二爷知道死后自己去了哪里吗?”

关羽道:“不知。”

看来关二爷并没有关于那座残破山洞的记忆,林墨这样想着,突然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二爷,您现在是什么状态?还能回去不?”

关羽道:“不知,不过关某好像回不去了,算了不说了,某家先去睡一觉……”

林墨:“……您老都睡了一千多年还没睡醒?!”

关羽撇了他一眼,“你个小娃娃懂个啥?某家现在可是灵体,无法通过普通的食物来维持身体所需,只能通过沉睡来减少灵力的流逝。”

外界,林墨眼前一亮。

赶忙到天师府找了一个道士,从他手中要了几根香。

他猜到关公应该不是普通的灵体,说不定能够通过香火来回血。

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可是为毛要他来吸收香火?!

用关二爷的话来讲,小娃娃与关某一体,关某无法离开这里,只能借助娃娃的身体作为媒介。

就这样,林墨喜得一只关二爷。

这恐怕就是老人口中所说的请神容易送神难。

他把关二爷请来了,却送不走。

尽管目前来看利大于弊……

“算了,养就养着吧,至少接下来请二爷办事儿就容易多了……”

“走啦,今天对战张灵玉。”

扫了一眼时间,林墨走出房间前往比赛场地。

只是没想到刚出门就遇到老天师推着一个老者。

林墨打招呼道:“老天师,晋中老爷子早呀!”

“咦,老天师您的脸怎么比昨天还要肿?”林墨惊讶道。

“咳咳咳……”老天师张之维干咳了几声,道:“这不是最近自创了一门功夫,昨晚又试了一下,没想到行炁又出现了岔子,把脸就给憋肿了。”

林墨惊呼道:“能让老天师变成这个样子,这门功夫一定非常厉害!”

张之维:“嘿嘿嘿……”

晋中却笑道:“别听他瞎掰,这老家伙昨天因为灵玉的事情又被陆瑾那老小子揍了一顿。”

“又?”

林墨:“???”

张之维无奈道:“师弟,能不能给师兄在小辈面前留点面子?”

同时心里嘀咕道:教徒不严,灵玉这个臭小子竟然让老夫背锅,这次罗天大醮结束第一时间罚他去藏书阁抄书一千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