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首次尝试召唤关公意识

回到父亲风正豪的身边,风莎燕将林墨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叙述一遍。

风正豪面带笑意,张口道:“真有意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莫非茅山和王家有仇?没听说过呀!”

“莎燕,既然他是我们未来的盟友,你们年轻人找机会好好处一处。”

风莎燕无奈摊牌道:“老爹,我是真的不会勾引人,上一次张楚岚的事情您忘啦?!”

“你要让我处一个兄弟,我保证给你带回来一群,可是处男女关系,您就饶了我吧!”

风正豪:“……”

“咳咳…那还是算了吧。”

一想到自己女儿的性格,风正豪不禁摇头。

虽然表面上非常乖巧,实际上内心却有着叛逆一面。

自己这个做老父亲只是想给她找一个看得上眼,并且门当户对的男朋友有错吗?!

别看现在张楚岚就是一个苦逼大学生,还是个穷逼,可是谁都知道这次罗天大醮就是为他准备,人家的背后可是站着龙虎山。

十佬之首张之维!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潜力股。

没想到自己女儿竟然败给了一个看上去很邋遢的哪都通员工。

时也命也……

“小墨,这边。”

不远处,老祖王之灵对他招手。

林墨走上前,拱手道:“拜见老天师,陆瑾前辈和几个老前辈。”

“这就是茅山的新一代,比起我那小孙可是有礼貌不少。”

说话这人正是王蔼。

林墨微微一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人畜无害。

真想锤死这个老东西啊!

王之灵笑道:“小墨,一会儿下场不要紧张。”

陆瑾接着道:“没错,不要在意我们这些老家伙,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林墨的目光闪过一丝明悟。

难怪今天十佬的几位都来了,原来如此……

王蔼应该是给孙子王并镇场子。

王蔼十佬的身份,他在场,哪个异人敢对王并出手过重?

要是换做一般的异人,说不定还会装模作样的过两招后放水认输。

陆瑾老爷子则是来给他镇场子。

至于风正豪,可能是来看热闹,当然不排除也是带着一定目的。

吕慈他不熟悉。

老天师作为东道主,这几位十佬一起出现,他肯定也会一起来。

不过怎么感觉老天师好像被谁给揍了,林墨偷偷看了眼老天师,一只眼眶发紫,两腮红肿,真的有点像是被什么人打的。

错觉,一定是错觉!

“时间到,选手入场!”

裁判还是我们熟悉的复德道长。

很快,林墨和王并两人依次入场。

王并看着林墨,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昨晚爷爷王蔼的嘱咐。

王蔼:“小孙,明天比赛不要留手,除了神涂,其他手段任你使,哪怕打残也没有关系,只要不打死就行。”

王并露出残忍的笑容,道:“林墨是吧,记住我的名字,王并,这个名字会让你终身难忘!”

“哦~”

“是吗?”

“可是我怎么感觉我的名字会让你终生难忘呢?!”

“选手到场,比赛开始!”

“那就别怪我了!谁让你挡我路了!”

王并张开手掌,一大团黑色的灵体出现在他的手中,看着形状,应该是某种狼类。

“这是我让人从大老远的大雪山中抓回来雪狼的灵体,虽然不咋地,但好歹能增加一份力量。”王并的嘴角露出疯狂般的笑容。

张口对着手中雪狼的灵体就咬了下去,伴随着大片黑炁落入他口中,雪狼的灵体出现一声声尖锐的惨叫。

不长时间,就被王并全部吃了进去。

“来,受死吧!”

“敢跟我做对的人,从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很不巧你惹到我了。”

就在王并想要进攻的时候,林墨伸出一只手。

“停一下!”

王并一愣,讽刺的道:“你该不会想要认输吧?”

“不是。”林墨摇了摇头,朝着老天师他们的方向喊道:“那位王蔼老先生,他是您的孙子吧?”

王蔼眯着眼,说道:“小友不必在意我,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必特意因为老夫的关系留手。”

“那个,您误会了。”

林墨道:“我的意思是,我有一招请仙上身的底牌,但是那位仙家脾气可能不好,战斗中要是不小心伤到您那位孙子的话,可就不好了。”

“那么请问老先生,您要是允许我使用,到时候要是真的伤他,您老可不能判我故意伤人,借此取消我的比赛资格……”

王蔼尖锐的眼神打量着林墨,突然笑道:“没问题,老夫我岂是那种不讲道理之人。比赛中收不住致人重伤的情况也发生了不少,只要不搞出人命,哪怕在战斗中不小心砍断我这小孙的腿,老夫也不会怪你。”

“卧槽,这就是十佬的胸襟!”

“真是长见识了!”

“活该人家是十佬!”

很显然,王蔼这波操作让在场大部分观众都心生敬佩。

这才是真正大佬应该有的心胸。

王蔼心里冷笑一声,请仙上身?

可笑,难道他不知道他们王家专门克制那些灵体?!

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林爸紧张的问道:“老婆,你教儿子请仙术啦?他哪里找的仙家?”

林妈摇头,“没有,咱们茅山的请仙术不就是请神术么……”

“看着吧,儿子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林爸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话。

风正豪的风星瞳当听到林墨要请仙家上身的时候,面色一变,对着风正豪紧张道:“老爹,不能让他召唤仙家啊,会出事的!”

身为拘灵遣将的传人,风星瞳在昨天和王并的比赛中惊人的发现,王并竟然也会拘灵遣将,并且对方的手段明显比他高明,要不然昨天他也不会惨败。

就连从小陪伴他的一只灵体,也被他不得不解散。

深刻明白这一点,风星瞳听到林墨要请仙上身才会如此紧张。

拘灵遣将完全是灵体的克星。

哪怕再强大的灵体,只要使用者一个念头,灵体都必须完全服从拘灵遣将的命令。

风正豪非常淡定,道:“别着急,看着吧,说不定会有反转呢。”

不到最后关头,谁会知道输赢。

正好借这机会看一看这位可能成为盟友的小子有何等手段。

王并打量着林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请仙家?那我倒要看看,你那位仙家能不能让我满意。”

昨天由于风星瞳解散了一只他准备吞噬的可口灵体,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极不美好,再加上昨夜爷爷的嘱咐,他想到很多手段将林墨玩残。

没想到今天会有意外之喜。

林墨今天轻装上阵,没有带上青龙偃月刀和关公像,轻轻闭上眼。

【阴德:0】

【阳德:2(不可转换)】

【上清大洞真经一层(79%/100%)】

【请神术(100%)】

【火雷本命符箓(29%)】

【奔雷拳(12%)】

百分之百的请神术,今天他就要试试到底能不能召唤来关二爷的意识降临。

调动全身之炁,林墨双手握在胸前,拇指食指中指捏成剑指,六指朝天,点在自己的眉心处。

泥丸宫中,一股乳白色的先天之炁冲入其中,并且以特殊的形式,勾画出一道神秘的符箓。

泥丸宫为上丹田,藏神之地,也被称作为意识海。

灵魂栖息之所,人体中最为神秘的一处穴位,连接着灵魂与肉身。

与膻中穴和关元穴并称人体上中下三大丹田。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林墨到底有多么疯狂。

从来没有人敢尝试让炁进入自己的泥丸宫,因为但凡尝试着,不是死掉就是事后变成疯子。

就连全真的出阳神,也不过是控制灵魂从泥丸宫到中丹田膻中穴,最后以一种近乎灵体的方式短暂脱离肉身的法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