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请神术与请仙术的交锋

“有福大哥,你应该不介意我使用武器吧?”

林墨一手拖着青龙偃月刀,另一只手握着关公像,身穿黄色茅山特制道袍,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尤其是夜晚,这种安全感爆棚。

邓有福点头道:“比赛使用武器很正常,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早就听说茅山的请神术为一绝,我很想见识一下比起我们萨满一族的请仙术(出马)如何!”

“我也正有此意。”

林墨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和关公像都不一般。

这把桃木制作的青龙偃月刀相传是茅山三位创建者,并称三茅真君花了九九八十一天精细炼制,在上面刻下神秘符箓,一直放在供奉关二爷雕像的手中,经历了几百年的供奉。

不仅材质变得坚硬无比,更是能最大发挥出请关二爷上身的力量。

由于威力过于强大,平时茅山不会使用,只有遇到灭顶之灾,才会将其请出。

茅山有记载只用过两次。

第一次是七十多年前倭寇入侵,第二次是几十年前一群黑衣人攻打茅山时用过。

据老祖王之灵的描述,当年一群黑衣人趁夜攻打茅山,就在这危急关头一名闭死关的老祖手持青龙偃月刀,仅仅一刀就劈死为首的黑衣人。

至于另一尊关公像,来历比起青龙偃月刀就差了一点。

不过也在茅山供奉了近百年。

这种关公像供奉的时间越久,能够请来的力量越大。

林墨之前用的关公像,在茅山也供奉了两年。

观众席上。

老天师张之维和茅山老祖王之灵并排站着,目光看向下方的比赛场,开口闲聊道:“小灵儿啊,咱们好像有二十年没见过面了。”

王之灵:“……”

“阿维,我可比你大一岁。”

张之维眯着眼道:“正所谓一日是你师,终生是你爸,当初你创造出金光符的时候,我可没少出力呢。”

“你忘啦,当初你可是强行要拜我为师,让我教你金光咒的原理!”

王之灵黑着脸:“呸!没有,绝对没有这事儿,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黑历史,这绝对是他的黑历史!

“有没有你我心里清楚……”

看着王之灵有发飙的迹象,张之维连忙摆手道:“行行行,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你这家伙……”

“性格还是如此恶劣。”

他们身后,坐在轮椅上的晋中正在和另一位茅山老祖有说有笑。

“你这家伙,这么多年没见,居然还活着?”

晋中笑道:“彼此彼此,当初咱们的赌约可不能不作数,看谁活的时间久,二十多年没见,我都以为你在茅山坐化了。”

“是呀,一晃二十多年,时间过得可真快……”老者的脸上带着一丝回忆。

“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清原本是一家!”

作为生活在一个大区的两个道门大教,他们之间固然会有很多交集。

好坏个有,基本上只要不涉及到香火的问题,两者就是一家人。

毕竟同为道门人,比起外人肯定要亲近一些。

他们年轻的时候茅山和龙虎山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友谊比赛,直到七十多年前倭寇入侵华夏,不管是茅山也好还是龙虎山也罢,同样损失惨重。

尤其是茅山,险些灭门。

自那以后两者各自发展,交集就变得越来越少……

场上,林墨和邓有福经过简单的试探,就决定拿出一些真本事。

只见邓有福在胸前竖起食指,右手握住左手的食指,同样伸出右手的食指,口中念念有词。

“小的邓氏第三代弟子有福,有请柳大爷……”说着,邓有福的头快速的左右晃动,最后更是出现了残影,口中发出阵阵低吼。

“上身呐!!”

一声高喊,一大团黑炁从邓有福的体内爆发出来,随着一声爆炸,黑炁瞬间弥漫整个场地。

林墨将关二爷的木雕顶在头上,一只手捂住口鼻,尽管不知道这股黑炁是啥,但警惕下还是不要闻。

万一有毒呢……

老天师张之维一口气吹散了面前黑炁,“这个邓有福请来的仙家不简单,单凭这股炁,至少活了百年以上。”

“哼!歪门邪道!”王之灵不屑的说道:“妖就是妖,非我同类,其心必异!”

他最看不起那种与妖合作之人。

须知人是人,妖是妖,同为有灵智的生灵,两者之间必有一争。

张之维无奈道:“你呀,这么多年没见还是这么固执,人家又没有招惹你,我们还是看比赛吧。”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扶命,普告九天,茅山弟子林墨,有请三界伏魔大帝显威灵……”

“急急如律令!”

林墨太阳穴旁青筋暴起,眼中隐约可见青色火苗燃烧,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遍布全身。

两人战斗一触即发。

邓有福舔了舔嘴唇,似乎在跟谁进行某种交流。

“真是的,没用的玩意儿,你要是能完全发挥出我借你的力量,还用得着我亲自动手吗?”

“放心吧,我会留着毛孩子一命。”

声音都变了,显然此时站着林墨面前的人已然不是邓有福,而且他请上身的仙家。

林墨:“这种阴冷感觉,是蛇?”

就在这个时候,邓有福和他那位蛇仙似乎交流完毕,一双蛇瞳看向林墨,开口道:“小娃娃,今天大爷心情不好,现在认输还则罢了,如若不然你柳大爷今天就好好教你做人。”

“这么嚣张?”林墨一愣,“这位蛇精先生,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关公像。

“武圣关二爷,你哪来的勇气在二爷面前嚣张?”

柳坤生:“……”

“关羽么,有点印象,不过那是你们人类的武圣,我们妖类讲究强者为尊,你拿一个死人的木雕就像震慑老夫?真是异想天开!”

“倘若那位关羽活着,老夫或许还会忌惮三分,都已经死了几百年,你这小娃娃还真有意思。”

“是一千七百多年……”

“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关二爷的力量!”

“斩!”

林墨一只手挥动着青龙偃月刀,体内的炁经过木刀的内部,炁不仅没有流逝,反而得到了不小的强化。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弯月状青芒被林墨一刀斩了出来!

邓有福双目红光一闪,竟然没有选择躲避,站在原地,大量的黑色炁将其全身包裹,一头黑色巨蟒的虚影在他头上一断徘徊。

露出两颗尖锐的獠牙,一口咬住林墨斩出的青芒,随后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凝聚成形的青芒下一秒就被咬碎。

邓有福的身形一晃,周身的黑炁明显减少一些。

“好厉害的攻击,要是再来几下可就真的挡不住。”蛇仙柳坤生借着邓有福的口嗨道。

林墨若有所思,然后又是两刀。

柳坤生:“……”

这次它学乖了,没有硬抗,控制着邓有福的身体不断的进行躲避。

然而林墨一刀接着一刀,仿佛那一道道巨大的青芒不要钱一般。

攻击速度越来越快,间隔的距离越来越多。

终于,在不知砍了多少刀后,林墨停了下来。

嘀咕道:“三十八刀,这尊木雕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吗?!”

目光看向邓有福,此时的邓有福左脸庞被划出一道口子,右臂上也有一道。

很明显,林墨的攻击还是让他受了一些伤。

更为关键的是桃木本身就有克制妖气的作用,经过青龙偃月刀内部斩出来的炁芒自然也有这种效果。

也就是说邓有福身上的蛇仙想要抵挡,需要花费更多的妖炁。

随着林墨攻击频率越来越快,场上给他躲避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实在躲不开它才会硬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